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二


  当然,这时侯的赌场是空的,只有一个女人在扫地。

  赌场没有人,一是因为时辰太早。

  而且,没有人会在上午就去赌场里找乐子的。其二,则是胡家大院今天已被人包了下来。就算到了黄昏时分,会不会有赌友前宋玩钱,胡四海可知道得很明白。进不了门,又如何来赌。

  所以,他先引七格格到空的赌场。

  黄娟娟瞪着眼,皱起了眉头。

  她指指那些空着的桌椅板凳,道:“胡四海,这就是好玩的地方?”

  胡四海一笑道,“是!”

  黄娟娟大眼睛一眨,道:“是?你还好意思说是?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你还敢说是?”

  胡四海道:“格格,这儿是很好玩,只是,时间还没到嘛……”

  他笑笑:“每天一到晚上,这个大厅堂,可真是座无虚席呢!”

  黄娟娟皱眉道:“到晚上?要到晚上?为什么?”

  白千山笑了:“格格,白天的时侯,大家忙着赚钱,要到晚上他们才会想办法去花钱。这儿,就是最能叫人花钱的地方!”

  黄娟娟失声娇笑道:“哦?原来花钱的事,大概都是见不得天日的,是不是?”

  胡四诲听得呆了一呆。

  他可没想到这位来自关外的郡主,居然能一针见血,指出了男人花钱的罪恶。

  白千山、老齐也为之心中一震。

  究竟他们也是男人。

  只要是男人,大概不会不对这句话深感不安。

  秋桐例外。

  因为,他还没有成年。

  所以,他微微一笑道:“黄姐姐,你说的对,男人花钱的时候,都见不得天日的。”

  黄娟娟摇摇头向外走去。

  胡四海吃了一惊,连忙赶了过去。

  他可不敢让黄娟娟自己乱跑。

  他这胡家大院可真有些地方是女人去不得的。

  “格格不喜欢这儿的话,胡四海为你带路去看别的地方……”

  黄娟娟看了胡四海一眼,冷笑道:“你到挺会献殷勤的啊!”

  胡四海一笑,道:“这——您远道而来,乃是胡家大院的客,胡四海怎敢怠慢!请……”

  黄娟娟脸色忽然变得十分不好看,她寒着脸时,的确也很吓人。

  胡四海微微吃了一惊,硬着头皮,又说道:“格格,请啊!”

  黄娟娟没理会,只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四怪。

  四怪中两个断指的突然上前一步。他们看了胡四诲一眼,一左一右,伸手一抓,向外一抛。

  胡四海的块头不小,但在这两个僵尸般怪人一摔之下,被抛出了一丈八尺开外。

  若非二怪手下留情,没有暗中使劝,这一下子,就足够令胡四海趴在地上永远爬不起了。

  胡四海当然爬得起来。

  不过,他爬起以后,黄娟娟她们那一伙已经走了。

  他摸着脑袋,额头上碰了—个大包,还好是既没流血,也没要了他的小命。

  但他有点迷糊,站在当地直发愣。

  扫地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是个十七八岁的大丫头,粗手粗脚,浓眉大眼,狮鼻虎口,看起来还真有点吓人。

  但是,胡四海瞧着她却觉得不坏。

  至少,她觉得眼前这个大丫头朦艨胧胧地很有趣,走起路来,竟也像风中摆柳,摇曳生姿。

  大丫头走过来,是来搀扶他。

  胡四海自己还不觉得自己似乎站不稳,他只觉得好像多喝了几杯酒,飘飘欲仙。

  而且,他在想,怎么过去没有注意到这么一个撩人欲醉的丫头呢?

  大丫头把他扶到隔壁的一间雅房中。

  这间雅房有一张床,这本是借给赌得太痛快的人,找别的一种快乐的人准备的。

  现在,胡四海就躺在这屋里的床上。

  那个大丫头笨手笨脚的帮他按摩。

  胡四海做梦也没想到,这丫头的手,却是十分灵活,本来晕晕糊糊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因为,他忽然发现穴道被制,浑身都不能动弹了。

  大丫头也忽然变得不再是浓眉大眼,狮鼻虎口。

  他只不过抹了一下脸,就变了一个人。

  这是胡四海所见过最漂亮的女人的脸。

  胡四海像一个傻瓜般睁着眼。

  他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美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美女却在笑。她的手自然早已离开胡四海的身体,但她却并没有离开胡四海的鼻子,因此,胡四海就觉得很难受。

  当然,他并不明白,他所以能清醒的原因,就是她的手正在捏着他的鼻子。

  美女的声音也很好听:“胡四海,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谁?”

  胡四海点头,点得比任何人都快。

  他唔呀着,鼻子不太通气的说道:“想,想得要死!”

  美女笑道:“我叫林天香,你听说过么!”

  林天香?天香楼的主人,胡四海呆了。

  胡四海当然听说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