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一


  秦流水掠了一掠鬓角,低声道:“金大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飘香道:“你……你也跟胡四海一样,要撵我们走么?”

  金北岳哼了一声,道:“我是要你们走,但跟胡四海不一样!”

  花飘香和秦流水都笑了。

  她们互看了一眼,同时道:“怎么不一样?”

  金北岳道:“他要你们走,不一定有效,但我说你们该走,你们就别无选择。”

  “哦?”花飘香略感意外,摇了摇头道:“金北岳,你很有自信……”

  金北岳道:“是!”

  秦流水嫣然一笑道:“金公子,如果我们不走呢?”

  金北岳道:“不可能,你们非走不可!”

  秦流水道:“是么?”她忽然咯咯一笑,“金公子,你是把我们拖出去?还是一个一个的抱出去?”

  抱出去?金北岳几乎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

  这些女人,真是疯。

  他再看看那一直在热酒的白发驼叟。

  甚至,连那四个丫头也在笑。

  金北岳终于自己也笑了,他笑得很天真,道:“疯女帮的女人,很喜欢男人抱着,不是么?”

  秦流水娇笑着:“是!”

  金北岳道:“很好!”

  他一震两臂,骨骼居然发出了一阵咯咯声音:“区区这一双手臂,力气并不大,只不过能夹死一头牛、一只豹和一只狗熊……”

  他看了二女一眼,又道:“熊的肉比较厚,所以,当区区夹死它的时候,述有三根肋骨没有碎。”

  花飘香和秦流水脸色大变。

  她们有些不相信地瞧着金北岳。

  金北岳在笑:“牛跟豹子就差多了,区区只一夹,他们的骨头就像麻秆般,碎了……”

  秦流水呆呆地:“你……你能生裂虎豹?”

  金北岳一笑:“一次也生裂不了多少,顶多不过八只而已。”他忽然看看齐敢,“大叔,她们好像也刚刚来了八个女人,是么?”

  齐敢道:“好像是……不过,小岳,你别忘了,她们都还没到虎豹之年,他们还像小羊般嫩。”

  金北岳大笑:“那……次夹死十六个也不难……”

  齐敢叹了一口气:“也许你还能多一点,也许能夹死二十四个……”

  花飘香看着秦流水。

  秦流水也看着花飘香。

  她们似乎有些不相信金北岳会做出这种事。

  但她们还真不能确定他会不会做出这种事。

  因此,二女也迟疑不决了。

  不过,真要她们走,当然也不是凭着金北岳这两句话就可以。

  至少,她们也得看到足以令他们非走不可的理由。

  何况,她们是有事而来,岂能正主儿还没见到,就空手而去呢?

  花飘香冷冷地-笑,道:“金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真忍心杀死我们?”

  金北岳也冷冷一笑道:“我为什么不忍心?胡家大院是区区包下来了,谁来,都得经我同意,否则,一概格杀勿论。”

  他忽然转向齐敢:“大叔,你说是不是?”

  齐敢仍然在笑:“当然是!小岳,要不要大叔重为冯妇?大叔当年,可是一流的杀手啊!”

  花飘香和秦流水也许不怕金北岳。

  但是,他们却不愿惹齐敢。

  当年的第一号冷酷的杀手,究竟是很吓人的。

  齐敢的话音一落,花飘香就退了一步。

  秦流水虽然没有退,却也不敢再笑了,她看看齐敢,道:“齐老,你……你……”

  齐敢忽地一眨眼:“老夫好久没有杀人了,手自然有些发痒……”

  他又看了金北岳一下,道:“小岳,虽然这一回要杀的是女人,但总比没人可杀有趣。”

  金北岳笑道:“是!大叔,如果你怕杀八个女人太累,我可以要胡四海来帮你的忙……”

  齐敢大笑:“不必,胡四海还不够料,要我跟他同时杀人,大叔不干。”

  金北岳认真的点点头道:“说的也是……”

  他瞪了二女一眼,笑了笑道:“大叔,我看,还是我们一人一半吧!”

  齐敢大笑:“好!”

  他忽然就站了起来,双目精光暴射,直瞧着花飘香。

  花飘香和秦流水又互看了一眼。

  金北岳怎么说,她们都还不怎么放在心上,因为,她们没有见识过他的武功。

  但齐敢不然。

  她们知道,就算帮主来了,也不一定是齐敢的对手,所以,要她们与齐敢动手,她们不愿,也不敢。

  秦流水叹了一口气,道:“齐老,你真的……也要赶我们走?”

  齐敢大笑。

  花飘香皱了皱眉头:“齐老,你……这有什么好笑的?你要我们走,我们不敢不走,不过……”

  她忽然看了金北岳一眼;“胡家大院是他包下来的,他是不是仗着你老人家的威望才能这么人五人六的呢?”

  这几句话,话中有话。

  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任何人都知道花飘香在向金北岳叫阵按理金北岳一定要挺身而出。

  像他这么年轻的人,怎能容忍别人讥讽?他必然会好好教训花飘香一顿才对。

  但是,有些事、有些人,就是不可以常情而论。

  金北岳就是这样的人。

  也许,这与他个人的环境和教养有关。

  桃花娘子为他聘请的师长们,没有一个不是与常人不同的人,也没有一个不是涵养功夫到了顶点的人。

  所以,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他们也无动于衷。

  因为,世间上几乎没有多少要他们害怕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