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二


  金北岳道:“有热闹看当然好!大叔,这些年,就比不上小时候在桃花岛过的热闹……”

  齐敢道:“不过,小岳,看热闹可以,但大叔也有个条件,你答应,我们就去。”

  金北岳道:“什么条件?大叔,你说,别人的话我也许不听,但您的话,我能不听么?”

  齐敢大笑道:“对!大叔的条件,就是这个。”

  金北岳道:“大叔的意思,只要我听话?”

  齐敢道:“是!”

  金北岳笑了笑道:“好!”

  小毛驴缓缓的走着。

  老齐也在缓缓的走着。

  秋桐仿佛打磕睡,一颠一颠的在小毛驴的背上晃动着。

  他们在往山下走。

  在他们的身后不远,跟着一队长长的行列。

  这一个行列,非常奇怪,他们分成了两批。

  第一批是七格格、白千山和千山四怪。

  在七格格这批人后面约有十丈左右,跟着的是言光斗、黄善等四十个人。

  他们也走得很慢,因为,秋桐走得不快,他们就不能走得大快。

  而且,像言光斗的这一批人,更不能超过七格格这一枇,否则,只怕他们就要先跟七格格这伙人打起来了。

  七格格一行,打从出了茶馆,就没有回过头看看。

  但是白千山似乎早已知道言光斗会跟了来。

  言光斗这一行则跟七格格不同,他和黄善、韩氏四杰,就不时回头张望。

  他们是要看看齐敢和那位武功深不可测,而又来路不明的金北岳,会不会也跟了来。可是,言光斗失望了。

  他们一直走到出山的官道之上,还没见到齐敢和金北岳的影子。

  齐敢、金北岳还是跟来了。

  不过,他们不是跟在他们后面,而是走到了他们这一行人的前面了。

  他们已经到了徽州。

  胡家大院不是一个真正的客栈,但他却是徽州很有名气的客栈。

  胡家大院的主人胡四海,为人正如其名,非常四海,有时,四海得叫人吃惊。

  比如说,一个住店的客人,让他看顺了眼,他不但会让你免费住在胡家大院,他还会准许你随意在柜台上拿钱用,那怕是一千两银子、一万两银子,也毫不吝啬。

  他会让你觉得你自己就是胡家大院的主人。

  但是,如果你被胡四海当作了不受欢迎的客人,麻烦可也就大了。

  他不但不四海,简直会变成了像油坊里的榨油匠,他会想尽办法,榨干你口袋里的每一两银子。

  虽然他用的方法不多,但却总是很有效。

  比如说,你是好色的,他会用女人来榨你的钱。

  如果你是好吃好喝的,他会用美酒佳肴来掏你的口袋。

  如果你好赌,那就更方便了。

  胡家大院有的是睹场,单双、牌九、骰子,样样俱全,不怕你不赌得天昏地暗,夜以继日。不到口袋空空,舍不得离开。

  所以,胡四海名闻远近。

  有人拿他当古之朱家、郭解。

  也有人说他不亚于盂尝君,但是,也有人说他是杀人不见血的凶手,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胡四海还是胡四海。

  而且,胡四海还依然被去到胡家大院的人所钦佩。

  而且,胡四海还每天都有五六千的在赚着大把钞票。

  不过,今天有些不怎么对劲。

  胡四海仿佛从一太早起来,就有些沉不住气。

  他好象很兴奋,也好像有些紧张。

  但没有人敢问他为什么?

  胡四海是胡家大院的主人,管别人的事,而别人决不允许问他的事。

  所以,没有人敢问。

  直到齐敢和金北岳抵达以后,胡家大院的人才知道,为什么胡四海紧张不安的原因了。

  金北岳的气派大得吓人。

  胡家大院大大小小、楼上楼下、前前后后,总共有一百来间客房。

  金北岳忽然出现,就一句话:“胡家大院,我包下来了。”

  这是胡家大院从来没遇到过的事。

  奇怪的是胡四海竟然好像事先就知道。

  不然,他当然不会那么紧张,不安了。

  然而,谁先通知了胡四海?

  至少,齐敢,金北岳并没有到过胡家大院。

  而且,胡四海显然也并不认识他们。

  胡四海对于两个陌生的人,而且是连一个随从人员都没有的人,他居然同意把胡家大院包给对方,这是胡四海有生以来,所做过最最出人意料之外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