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四


  但他终于吐出了三个字:“金北岳。”

  金北岳?

  这可并不是他们每个人所期待的姓名。

  但对于齐敢则是例外。

  这是一个只有齐敢才知道的秘密。

  因为,齐敢参加了这孩子的命名之秘。

  用桃花娘子的姓,和秋水仙遇害的地点拼在一起,就成了金北岳。

  齐敢有些激动。

  至少,这孩子曾跟他共同度过四年朝夕相伴的日子。

  如今,他长大了,改变得太多,自己已经确定的是,若是在路上遇到了他,只怕是认不出来了。

  不过,齐敢自知,自己改变得并不多,除了两鬓斑白而外,简直还是十多年前的样子。

  他看到自己时,还能认得出这个瘦叔叔么?

  齐敢瞪着眼直看金北岳。

  金北岳似乎有意无意的也在看他。

  不过,金北岳却并没有表达出任何暗示。

  七格格柳眉一扬,低声道:“你说你叫什么?金北岳?你不姓秋?”

  金北岳怔了一怔道:“姓丘?什么邱?山丘的丘还是挂耳邱?”

  七格格道:“秋天的秋!”

  金北岳笑道:“金风送爽,也许是秋天的景象,但是,我不姓秋。”

  七格格有些失望的看看白千山。

  白千山道:“姓金的,你……你到黄山来做什么?”

  金北岳笑了,这个问题,真是问得够愚蠢。

  他摇摇头道:“阁下问得好!区区正想请教阁下,你们来黄山做什么?”

  白千山脱口道:“等人!”

  金北岳道:“哦”他忽然哈哈一笑,“区区正好跟你们一样,也是等人,你们信不信?”

  白千山道:“不相信!”

  金北岳呆了一呆,他还真不明白,白千山为什么不相信。

  七格格这时却娇笑了一声,道:“金公子,你真的是来等人么?等的谁?”

  金北岳笑道:“不知道!”

  七格格也怔了一怔。

  即是等人,怎么可能说不知道?

  这种不通的话,金北岳居然说得出口,这个年轻人若不是个白痴,那就是个天才。

  金北岳当然不是白痴。

  没有白痴能置小蓝于死地。

  因此,他是天才。

  七格格摇了摇头,金钗乱颤,叮当乱响,她失声道:“如果你不知道要等什么人,你又怎么等法呢?”

  金北岳笑了笑:“你们等的人,也许就正是我也等的人呢?那——我不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么?”

  很合理。

  连齐敢也不能不佩服这孩子聪明了。

  七格格只能笑。

  白千山却是一肚子都是火。

  小蓝死于非命,这个仇不能不报。

  他奇怪七格格为什么不提这件事?

  白千山一冒火,就忍不住喝道:“你是来等人,谁让你来杀人的?小蓝的命……”

  金北岳没等白千山再说下去,忽然一摆手道:“阁下,你别忘了,是他先要踢死我的!”

  白千山冷笑道:“他那一脚,不会要了你的命,你应该知道!”

  金北岳道:“不会么?阁下肯不肯让我踢一脚来试试看?”

  白千山不肯。

  他当然不会肯的,小蓝被他摔得魂归天国,要自己让他踢一脚,其后果岂不是可想而知么?

  至少,他还知道好死不如歹活的道理。

  因此,他摇了摇头道:“不必了!老夫已经决定,要为小蓝报仇,金北岳,你最好明白这一点。”

  金北岳笑道:“很好,我会记住。”

  他看了七格格一眼,又道:“姑娘,你呢?你们好像是一块来的,对不对?你要不要报仇?”

  七格格妖媚的一笑,道:“你说,金公子,我该不该报仇?”

  她居然反问金北岳,这倒似乎大出金北岳意料之外。

  但金北岳也很有趣,他看看七格格,微微一笑道:“你不会!”

  七格格一怔:“我不会?为什么?”

  她冷笑了一声:“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

  金北岳笑道:“很简单,你们等的人还没到,你不会节外生枝,把要等的人吓走的。”

  七格格哦了一声道:“是吗?”

  她忽然一举手,轻轻一拂,道:“金公子,你这回猜错了!”

  金北岳脸色微微一变,飘身退了三尺。

  身形之快,直似鬼魅一般。

  白千山脱口道:“好快的身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