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八


  小柬上,只有这几十字:“速赴黄山石林小茶馆,保护逍遥公子遗孤。”

  齐敢有些不解地笑了笑道:“老弟,你们……你们跟秋水仙是朋友?就这么一张小柬,就能惊动你们赶来此处么?”

  言光斗点了点道:“我们不一定都是秋公子的朋友,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愿意做秋公子的朋友,所以,我们才赶来此处。”

  齐敢道:“老弟,你越说可越叫老夫糊涂了。”他指指几个年轻人,“像他们那样年纪,根本不可能跟秋水仙论交,是不是?”

  秋水仙十六年前就已遇害身亡,那些二十几岁的人,当然不可能跟他论交。

  言光斗笑道:“是!”他看看齐敢,低声道:“他们虽然本身未曾见过秋公子,但是,他们的父兄或是师长,都曾受过秋公子恩慧……”

  齐敢忽然明白了。

  他哈哈一笑道:“是了!是了……你们都是怀着极恩还德之心而来的。对么?”

  言光斗道:“齐老,你总算明白了。”

  齐敢当然明白了。

  若非报恩,这些人怎么会接到这个小柬,就赶来黄山。

  但是,齐敢现在想知道的事,只剩下一点了。

  这个小柬是什么人发出来的?

  他首先想到的是桃花娘子,然后,他想到的是恒王的郡主朱蓉蓉。

  可是,他却马上就否决了这两种想法。

  因为,如果是桃花娘子,她就不会用保护二字。

  秋水仙的孩子,本来就一直在她的保护之下,何须别人代劳?

  至于郡主……齐敢觉得也不可能。

  蓉蓉郡主如今身在何处,连齐敢都不大清楚,可见这位娇柔的金枝玉叶,早已不再介入江湖事件之中了。

  齐敢沉吟。

  不是她们,还会有谁。

  言光斗在看着齐敢。

  另外那三十多个人也在看着齐敢,他们都在等着他说话。

  但齐敢偏偏没再说一个字。

  他把那小柬交回到言光斗手中,叹了一口气,转身又向那茶馆走去。

  黄善忽然一溜,就溜到了齐敢身前。

  “齐老,留步。”

  齐敢铁桩似地站住,冷冷地看了黄善一眼:“你要做什么?”

  黄善抱拳道:“血肉之躯,难挡雷火之器,齐老本是智者,何必前去……前去……”

  他似乎不好意思说出:“送死”二字,是以,期期艾艾地说不下去了。

  齐敢道:“怕老夫去送死,是不是?”

  黄善想不到齐敢自己并不忌讳,闻言不由得笑了。

  他搓搓手,道:“齐老好说……”

  齐敢不等他再说,忽然摇摇头道:“黄善,你大可放心,老夫历经灾难,还能保全顶上首级,没有被人割去,总也有道理吧?”

  黄善讪讪一笑道:“这……”

  齐敢笑了:“再说,白千山说他手中拿的是关外霹雳棒时,第一个离开小茶馆的是谁,是不是老夫?”

  黄善也笑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怕齐敢去冒险是多此一举。所以,他只好笑笑。

  齐敢打量了黄善一下道:“黄善,你的心意,老夫仍然心领。”

  黄善这回不笑,却抱拳道:“不敢,黄某当不得齐老的盛情,雷火堂的火器,在关外确有盛名……”

  齐敢道:“老夫知道,不过,老夫还知道,白千山纵有霹雳棒,但他决不敢真的使用!”

  言光斗、黄善全呆了。

  齐敢这句话,叫他们都有着被愚弄的感觉。

  言光斗忍不住走过来,皱眉道:“齐老,白千山为什么不敢用?他……”

  齐敢一笑:“因为,那不是真的霹雳棒!”

  言光斗那一伙人全都为之变色,每个人都怒目相视,仿佛要把齐敢活活吞下口中。

  黄善冷冷一笑,沉声道:“齐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既知道不是真的,为什么领头退出茶馆?”

  齐敢大笑:“因为,当时我还没想到这一点。”

  言光斗道:“现在你才想到了?”

  齐敢道:“不错?”

  齐敢和那四十个人,走得很快。

  但是,他们回来得也不慢。

  虽然是半个时辰不到,但茶馆中已迥然非先前景象。

  七格格、白千山、蓝如玉还在。

  杨四爷、小六子也在。

  四个铁塔般轿夫更在。

  可是,齐敢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