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六


  这个不起眼的黑管,就是当年自己曾经眼见的南海一声雷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陪着大伙死在这里。

  因此,他放下了茶碗。

  不过,他还没有向外走去。

  言光斗皱眉道:“白老哥,你……手中拿的可是南海一声雷?”

  白千山道:“也不是!”

  齐敢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言光斗和茶馆内的人,也同时吁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南海一声雷,这种暗器即令是很霸道,那也不见得就能把在场的人尽数杀伤。

  于是茶馆中的人又冷静下来了。

  白千山冷冷地笑了一笑,向言光斗道:“南海一声雷也不见得如何霸道,据老夫所知,江湖中至少有三种暗器,比南海一声雷更凶……”

  他目光在茶馆内一转。果然,每个人都为之动容。

  不过,每个人都没问白千山,哪三种暗器更凶?但不约而同的,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向白千山手中的那个小小的黑管子。

  白千山得意的大笑,接着道:“南海一声雷的威力,老夫见识过,他可以使一个人粉身碎骨,但他却不足以使四十个人同时血肉横飞……”

  他忽然一扬手中黑筒子:“老夫手中这最不起眼的筒子,却正好能做到此点。只要在十五丈方圆之内,一炸之威,绝对无人可以幸免。”

  言光斗终于忍不住了,他干咳了一声道:“白老哥,你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

  白千山道:“老夫是不是危言耸听,立即可以见效,……”

  他哈哈一笑道:“关外雷火堂的霹雳棒,是不是比南海一声雷逊色,你们总该有所耳闻。”

  雷火堂的霹雳棒,这些人当然听说过。

  但是,若说威力能胜过南海一声雷,相信的人不多。

  因此,言光斗等人只是略现惊讶之色而已。

  白千山皱了皱眉。

  他看看蓝如玉,蓝如玉忽地朗声大笑道:“白老哥,看来他们是有些不信了……”

  白千山叹了一口气道:“不错,只可惜这儿没有人见识过当年逍遥公子秋水仙是怎么死的。不然,老夫相信他们不会如此托大……”

  齐敢呆了。

  秋水仙之死,他是亲眼目睹后还能活在世上的少数几人之一。

  当年,他只知道那是南海一声雷的杰作。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炸死秋水仙的火器,是关外雷火堂的手法。

  血肉之躯,挡不得雷火堂的霹雳棒,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因此,齐敢忽然掏出了一串铜钱,丢在茶灶上,放下茶碗,一声不响的向门外走去。

  白千山笑了。

  他吃了齐敢的瘪,他也一直以齐敢为难对付的高手,所以,他忽然最先离去,他焉能不笑。

  言光斗也站了起来。

  他看看还坐在桌子旁的三十多人,叹了一口气,道:“白老哥,秋公子真是伤在雷火堂的火器之下么?”

  白千山道:“老夫岂是信口开河之人?”

  言光斗忽然一笑道;“很好!白老哥,看来,你也是雷火堂中的人了?”

  白千山摇头道:“不是!老夫只是认得雷火堂的人而已。”

  他目光一转,又道:“言老弟,老哥哥可以告诉你,雷火堂的霹雳棒,不是花钱就能买得到的,所以,江湖上知道的人并不多。”

  言光斗道:“是!是!”

  他忽然也像齐敢一样,丢下五个钱,大步走向门外。

  蓝如玉笑笑。

  白千山则得意的一挥手道:“言老弟,好走!”

  言光斗没回头,也没答话,一闪身,就追向齐敢而去,剩下那三十多个人,这时忽然纷纷起身,纷纷丢下了铜钱,人人都争先恐后的向外行去。

  白千山抓着那根黑色钢管,笑得合不上口。

  杨四跛子和小六子则忙着收钱、收碗,也同样的笑得合不上口。

  小六子看着白千山,直乐道:“四叔,这位老先生真好,真帮了我们大忙,不然,这四十个瘟神,也不晓得要在这里泡上多少天……”

  杨四跛子道:“小六子,埋怨客人是不对的!快把这些茶碗洗净,好生接待这位老先生。”

  小六子道:“是,四叔……”

  小六子抱着茶碗,到屋后边洗,杨老四则去招呼白千山和蓝如玉,笑着请他们入座。

  白千山没坐下去,他恭敬的向门外一抱拳道:“七姑奶奶,老朽幸未辱命……”

  七格格娇声一笑道:“白老先生,你办得很好……”

  她缓缓地由软榻中站起来,娉娉婷婷的走入茶馆。

  四名轿夫,也跟着步入茶馆之内。

  蓝如玉迅快的过来挽扶七格格,笑道:“七姑娘,您请这儿坐。”

  七格格媚眼如丝,瞧了瞧蓝如玉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娇笑道:“好!小蓝,你也坐。”

  蓝如玉一笑道:“是……”

  齐敢没有走远。

  他绕到了屋后的井边。

  言光斗动作很快,但他并没料到齐敢会到茶馆屋后去了。

  所以,言光斗没有追到齐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