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三


  白千山忽然笑了笑,面对那瘦弱文士一抱拳,道:“言老弟,别来无恙,十年不见,老弟台功力之高,连老哥也要自愧弗如了!”

  敢情白千山终于想出来这位瘦弱的文士是何许人了。

  他话音一顿,转向蓝如玉:“小蓝,快放手,这位言老弟就是老夫常常提起的摘星手言光斗。”

  小蓝早就想放手了。

  但是,他却欲罢不能。

  因为,言光斗的体内真力,居然磁铁般吸引住了蓝如玉的右手。

  他想放,竟然是放不开。

  因此,他只能向白千山苦笑。

  言光斗的笑容,忽然间敛去。

  他看看白千山,低声道:“白老哥,承蒙抬举,兄弟不敢当……”

  目光一转,双肩一振,回头向蓝如玉道:“阁下功力不错,可惜驳而不纯,以你的身手,也可算得上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不过,要想在眼前这黄山石林争强斗胜,不是言某人小看了你,比你高明的人物,至少有十个以上……”

  蓝如玉被言光斗振得侧退了两步。

  他空自怒发冲冠,但却无可奈何。

  武功高低,是假不了的,立竿见影,谁也偷不了巧。

  言光斗比他高明,他心里有数。

  所以,言光斗数落了他,他却无法反驳。

  蓝如玉的处境之尴尬,连齐敢都为他难过。

  幸好,白千山替他解围了。

  白千山微微一笑道:“言老弟,你怎么也到了这儿?黄山石林小茶馆,本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老弟在此处落脚,是不是也为了……”

  他忽然忍住了下面要说的话。

  很明显,白千山不想把其中机密泄漏。

  齐敢已经竖起了耳朵在听。

  当然,他失望了。

  白千山没说下去。

  齐敢糊涂得连自己干吗来都快不明白了。

  失望,有时侯就是另一个希望的起点。

  齐敢很失望。

  但是,他忽然间又竖起了耳朵。

  因为白千山虽然没有往下说,没说出这些人为什么要在黄山石林出现的内情,但言光斗却在说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白老哥,你本来一直在关外逍遥,何必又千里迢迢来淌这一趟混水!黄山石林,打昨儿起,就是是非之地。白老哥,只凭你和这位蓝老弟两个人,绝对讨不了公道的!”

  白千山笑道:“老弟,这个我明白,你说老夫只有两个人,那你是看错了。”

  言光斗道:“你们——还有人么?”

  他看看门外的七格格一眼,摇头道;“可就是那四名轿夫和那位姑娘么?”

  白干山道:“是!”

  言光斗失笑道:“不够,不够!白老哥,这儿四十个人,几乎有半数都是武林中有名的人物,……你们想与这些人为敌,胜负之机,岂不早己昭然若揭么?”

  白干山道:“老夫当然知道……”他冷冷一笑,又道:“不过,老弟你放心,老夫行事向来也是谋定面后动的,若无把握,我岂会千里迢迢的来冒险?”

  言光斗皱了皱眉道:“白老哥,你……你们远道而来,能有什么把握呢?我可想不出来了。其实,你老哥应该知道,中原武林道上,并不仅仅是只有小弟等人在此,眼前即将赶来黄山的人,恐怕不下百人……”

  白千山哈哈一笑道:“老弟,就算是一千个人,又能如何?”忽然低声一笑道:“老弟,有一件事,我很希望你能实实在在的告诉我……”

  言光斗道:“什么事?”

  白千山道:“这儿的四十个人,是不是你老弟所统率的?”

  言光斗道:“我?”

  白千山道:“这四十个人,看来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若非你老弟所指挥,准能令这些人这样的服贴?”

  言光斗忽然失声大笑道:“白老哥,你说这些人是我指挥的?”

  白千山道:“是呀,除了你还能有谁?”

  言光斗摇头道:“白老哥,你太看得起小弟了!凭我这块料,行么?”

  白千山怔了一怔,道:“怎么?不是你?”

  言光斗道:“白老哥,我是不是,你老哥还看不出来么?”

  白千山沉吟了一下,道:“这么说来,这儿领头的人还有别人?”

  言光斗道:“不错!”

  白千山目光一转,看了看在场那些人,先是嘿嘿一笑,但他目光转到齐敢身上时,不由得一呆。

  他看看言光斗,低声道:“是不是那个瘦子?”

  言光斗摇头道:“不是!”

  白千山颇感意外,低声道;“如果不是他,那可能是谁?”

  言光斗笑道:“白老哥,如果你能看得出来是谁,这些人只怕也就不足以难为你们了!”

  白千山道:“不错,不错!”

  他忽然移步,走向齐敢。

  齐敢在喝茶。

  白千山看看齐敢,干咳了一声道;“阁下……”

  齐敢抬了抬头,咧嘴一笑道:“阁下……”

  白千山皱了皱眉,道:“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齐敢摇了摇头。

  白千山冷冷地笑了一笑,说道:“很好!你既然不是他们一伙的,最好你出去喝茶?”

  白千山右手一伸,按向齐敢肩头。

  齐敢皱了皱眉道:“我为什么要出去喝茶?阁下倒真会多管闲事!”

  白千山自己知道,这么一伸手,换了一般人,骨头就算不碎,至少也会全身酸麻,不能坐稳。

  但齐敢没有。

  白千山的手在齐敢身上,就仿佛情人的手一般,轻巧巧地,没用得上力道。

  霎那间,白千山又明白了一件事。

  齐敢才是这些人之中,最难对付的一个。

  手已经搭在齐敢肩上,势成骑虎。

  白千山一向是目中无人。

  他从长白山入关,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中原武林道上高手,但他都一一胜过了他们。

  因此,他对中原武林人物,虽然颇具戒心,但已然有些自高自大。

  不想到了黄山,却整个的改观。

  蓝如玉碰了黄善和言光斗的钉子。

  接着,自己又碰上了这么一个瘦子,对自己的指力,视若无睹。

  白千山咬了咬牙,怒喝:“很好!想不到阁下倒是一位高人!老夫正要领教、领教呢!”

  白千山右手再度用力一按。

  齐敢依然没有移动。

  茶还在手中,他还在喝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