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二


  齐敢笑了:“两位,为什么不能是他自己?”

  他这一说,可把老少二人说得吃了一惊。

  他们同时低头去看杨跛子。

  杨跛子还是晕倒在地上。

  小六于正在帮他探胸口。

  白老头看看蓝如玉,摇头。

  蓝如玉却笑了笑,低声道:“白老,咱们还是先解决那些客人吧!”

  白老道:“好!”

  他目光又在齐敢身上一转,这才走到门口朗声对四十个茶客道:“老夫白千山,由关外而来。老夫今天要借这儿等一个朋友,诸位若是见机,希望你们立即离去。”

  四十个人,依然不语。

  黄善这时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四十个人中,只有他在笑。

  白千山见无人动静,不禁冷笑道:“各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位若是不见机,硬要留在此处,可就莫怪老夫和蓝老弟不客气了!”

  齐敢心想:有好戏看了。

  四十个人仍然没有动静。

  蓝如玉又沉不住气了。

  他看看白千山,大声道:“白老,好话、礼数,我们都尽到了!还等什么?”

  白千山微微一笑道:“是啊,我们还有什么好等呢?”

  他忽然一闪身,到了黄善面前,冷冷一笑道:“黄善,你说吧,你们四十个人,谁是头子?”

  黄善一笑,摇头。

  蓝如玉冷笑道:“都不是么?”

  黄善道:“阁下总算说对了!”

  蓝如玉怒道:“黄善,你别以为你很滑,少爷我随时可以取你一命,你信不信?”

  黄善笑笑,他不置可否。

  不过,齐敢却知道,蓝如玉的话有道理,他是可随时取黄善的性命。

  可是,齐敢相信,蓝如玉一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白千山这时也抓住坐在黄善身边的一个车夫般的大汉肩头,喝道:“出去。”

  那车夫般大汉皱了皱眉,不肯动。

  白干山手上一用力,车夫般大汉也怒哼了一声。但是,他终于还是出去了。

  因为,白千山的指力,扣住了他穴道,他已经再也使不上劲,才被白干山给摔了出去。

  四十个人中,才出去一个。蓝如玉没有停着,他同样的抓住了一个人。

  不过,蓝如玉却没有白千山那么顺手。

  他抓住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瘦弱的文士。

  而这位文士却是端坐原地,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蓝如玉脸色一变,冷笑道:“阁下倒是很沉着!”

  瘦弱的文士微微一笑。

  这些人很妙,非是万不得已,好像他们都不肯说话。

  齐敢在旁冷眼瞧着。

  他心里好像比那四十个人更为笃定。

  因为,他此刻已然发现,白千山和蓝如玉,凭他们的力量,想把四十个人全都赶走,那可是够他们忙半天了。

  齐敢此刻就为蓝如玉担心。

  那个文士看来是最不起眼的人,也许蓝如玉才去找他试手。

  但蓝如玉却没有多想想,江湖上有许多事是十分反常的。

  越是不起眼的人,越可怕。

  所谓僧,道,妇、丐、儒这一类人物,只要在江湖上行走,十之七八,多是难惹的人物。

  蓝如玉这时就碰上了这一号扎手人物了。

  白千山又抓出去了两个人。

  而蓝如玉却与那文士较上了劲。

  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却是谁也不能奈何谁。

  白千山摔出去第四个人时,才发现了蓝如玉的情况。

  他皱着眉走了过来。

  “蓝老弟,这是怎么了?”

  白千山打量了瘦文士一眼,突然陷入了沉思。

  很显然,他是思索这个人,看来似乎有些儿面善。

  不过,一霎那间,他却想不出来。

  蓝如玉没有答话。

  他完全是无法回答白千山,他已经运气行功,全神贯注的对付这个瘦文士。

  而对方却居然还在笑,笑得十分轻松。

  这可使得蓝如玉越发的恼怒,而心神不宁。

  彼长此消,蓝如玉可就吃亏大了。

  他本来是主动抓住瘦文士的肩头,扣住了对方肩井穴和锁骨。

  但是,这时候,蓝如玉的右手,仿佛变得有些儿力不从心。

  白千山还在沉思。

  那瘦文士也还是在笑。

  只有蓝如玉很痛苦,先前那份趾高气扬的味道,完全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齐敢也觉得有些奇怪了。

  这个瘦文土为什么这样高明?

  如果他不是一位大有名气的江湖高手,怎能坐在原地不动,就迫得蓝如玉施展不开?

  如果他是一位很有名气的高手,为什么自己却又从来没见过他?

  其实,齐敢还是忘了一件事,他自己已经有十六年不在江湖上走动了。

  十六年中,当然会出现不少高人的。

  瘦弱文士笑意更浓了。

  蓝如玉愁眉苦脸的在硬撑。

  显然,再有一刻时光,蓝如玉一定会承受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