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五


  第十六回 冤家聚头

  丁翔是王府的总管,他和楼外楼主人之死,有着很多可疑之处。

  这些年来,桃花娘子虽然没认定他是不是主谋者,但却一直在怀疑他。

  如今丁翔忽然来了,这是为什么?

  丁翔是什么用心?

  他为什么要来到楼外楼?

  齐敢突然觉得,事情又有些不同了。

  天香楼、疯女帮和恒王府的总管扯在一起,难道还是当年的那些恩怨,没有了结么?

  于是,他缓缓地又回到隐身之处。

  丁翔与齐敢的想法有些不同。

  他根本不知道小牛是何许人,因此,他的想法是在猜测这个狂妄的傻小子,究竟是谁?

  他甚至以为,这个傻小子,说不定就是秋水仙和郡主蓉蓉的遗孤。

  因此,他忘了原来说过不愿露面的那句话了。

  他一闪身,就走了出来。

  小牛还在拍手。

  他笑道:“大姑娘,其实我身上的汗,也不止我一个人的,刚刚还有女人的汗沾在上面呢!你有什么奸怕的嘛!你要是想也沾一点到我身上……”

  石梦兰脸上不止是胀红了,而且忽然间气得发白了。

  她娇叱一声道:“傻小子,你想找死!”

  右手一伸,又向小牛抓去。

  小牛这回可不那么大方地让她抓到了。

  他闪身退了一步,反过手来,居然去抓石梦兰,口中还嘀嘀咕咕道:“你想抓我么?大姑娘,我还想好好地抱抱你呢!”

  石梦兰一掌抓空,已是很觉得意外。

  小牛竟敢反身要抱她,可叫她吓了一跳。

  本来,以他的武功,应该是举手之劳,即可将小牛制住,或是拿下。

  但她却由于心理上被小牛的话所震慑,故而,在气势上就弱了一筹。

  何况,她更怕小牛真的抱住她,她可就……

  石梦兰似乎已经有些迷眩了。

  究竟小牛一旦抱住她又将如何,石梦兰心中根本就无从判断。

  所以,她才迷眩。

  唯一可想象的,就是自己会变成了那个在床上的疯女帮女孩子一样。

  她不止是吓了一跳,而是吓得直往后退。

  小牛伸着手,逼过来。

  丁翔也走了过来了。

  他冷冷地看着小牛,一闪身就横立在石梦兰身前。

  小牛一呆。

  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倒是小牛根本想不到的事。

  他赶忙缩回双手,大叫道:“你是什么人?”

  丁翔冷笑道:“老夫是谁,你管不着!”他打量一下小牛,反问道:“小子,你姓什么?小牛是你的名字吗?”

  小牛笑了笑,道:“我叫什么,我姓牛你都不知道么?”忽然摇摇头:“我是名和姓只有一个字,连名带姓,就叫小牛嘛!”

  丁翔道;“你姓牛?”

  小牛道:“是呀!”

  丁翔道:“你……不是姓秋么?”他微微一笑,“你不会是姓秋,或是姓金什么的?”

  小牛道:“我自己姓什么,我会不知道,你凭什么要来给我改姓呢?真是奇怪……”

  于、石二女也觉得丁翔有些怪!

  丁翔为什么要这么问小牛?

  但丁翔却不以为自己很怪,他冷冷道:“我希望你真的姓牛,小子,你如果骗了我,可就有得你好过了!”

  小牛怔了一怔道:“你是谁?为什么我不姓牛就是骗你?”

  丁翔道:“为什么你不用问,至于我是谁,你更不必问……”他忽然脸色一沉道:“你为什么要住在这儿,是齐敢带你来的么?”

  小牛道,“是呀!”

  丁翔道:“你是十六岁,是么?”

  小牛道:“十六年前生的,应该是十八岁呀!你问这些干吗?”

  丁翔笑了:“那就差不多了!”

  他忽然向于、石二女看看,道:“你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于梦梅道:“小牛,替齐敢赶车的,我们早就见过他了。丁爷,你……”

  于梦梅忽然发现丁翔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不由得把问出口的话忍住了。

  丁翔笑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于姑娘,你们难道,没有想到么?”

  于梦梅皱了皱眉笑了笑。

  她此刻可真是没有想到丁翔说的是什么。

  石梦兰也不知道,但却忍不住道:“丁爷,你说我们应该想到什么?到底该想到什么呀?”

  丁翔哈哈大笑道:“楼外楼主人的遗孤呀!我们费那么大的劲,不就是为了找这个孩子么?”

  于、石二女终于明白了。

  敢情丁翔是为了秋水仙的遗孤而来。

  而天下事就是这么凑巧,偏偏这遗孤就在眼前。

  于梦梅不由得笑了:“丁爷,这是真的么?他……”她看看小牛,道,“他这傻小子,真是秋家的后人?”

  丁翔道:“是!”

  他盯着小牛,呵呵大笑道:“他虽然想掩饰自己,可惜,遇到了我,却逃不过我的法眼,这真是老天爷帮忙了!“石梦兰笑道:“丁爷,这件事会不会是太巧了些呢?我觉得……”

  她摇了摇头,再看看小牛,又道:“我瞧不出这傻小子有那一点像秋水仙的儿子!”

  丁翔大笑道:“你心目中的秋水仙的儿子,应该是什么样子?也象秋水仙一样了不起么?”

  石梦兰怔了怔,笑道:“这个……丁爷,他当然不可能像秋大侠,但是……”她摇摇头,“至少,他该有一点儿秋大侠的气质吧?”

  丁翔笑道:“那可不一定!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在老夫看来,这小子一定是秋水仙的儿子。”

  这时,最好笑的小牛。

  他发现这姓丁的很有趣。

  本来世上最好笑的人,就是明明不是,而偏偏大言不惭,自以为是的人!丁翔就给人这种印象。

  所以,小牛觉得他有趣。

  他摇摇头,大声道:“老先生,你是不是看到我生下来的?你是不是看着我长大的?”

  丁翔一呆道:“小子,你说什么?”

  小牛道:“我问你是不是看到我生下来,又看着我长大的!不然,你怎么可以说我不姓牛而姓秋呢?”

  丁翔终于明白小牛的意思了。

  他冷冷一笑道:“好小子,你以为装傻就能瞒得过我么?你如果姓牛,为什么住在这座楼外楼之内,你难道不知道这座小楼的主人是什么人么?”

  小牛笑道:“我本来就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只是跟齐大叔要住在这儿,我又怎能住到别的地方?”

  丁翔大笑道:“是么,齐敢为什么不选别人,偏偏要选你帮他驾车?你们想瞒别人可以,瞒我,办不到!”

  小牛怔了怔,道:“你……好像认定我不是小牛了?难道我连自己是谁都不明白吗?”

  丁翔大笑道:“不错,你很可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不过,偏偏我丁某人知道!小子,老夫来此,就是找你,你还是跟我走?”

  小牛一呆道:“你——你要我跟你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