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一


  小牛看看小白,笑道:“小白……大叔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说她们不会来找你?为什么他说……”

  小白用那小小的如玉似的小手,掩住了小牛的嘴:“他说什么都不重要,反正我还在这儿,才重要,是不是?”

  小牛想说话,但他没有。

  因为,他居然张开了口,轻轻咬住了小白的小手。

  小白吃吃地笑。

  然后,小白又变成了格格的笑。

  然后,小白和小牛都笑,笑得很怪,也很令人消魂。

  消魂的笑声当然不仅是在那石屋之中。

  还有那栖霞后山的茅屋内。

  无家、小风、飘香、流水,这两双男女由外面,笑到了屋内。

  迫丢了人的事,他们根本都不去想。

  飘香和小风本是搂在一起。

  流水和无家更是缠得密不透风。

  但色能迷性,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世上柳下惠究竟不多,屠小风当然不是。

  所以,他看看花飘香,然后,笑笑指着另外的一对。

  其实,花飘香心中早就在想着那一对了。

  得陇望蜀,更是人之情常。

  她没有行动,是小风跟秦流水的关系不同。她有些难以启齿。

  现在,小风已经忍不住了,她岂不正是顺水推舟,乐见其成么?

  花飘香也笑了,她眯着眼看无家。

  小风则眯着眼看流水。

  而无家和流水,却也正看了过来。

  八目相对,直如干柴烈火一般在燃烧。

  秦流水终于推开了无家,低声道:“小风……你为什么不过来?”

  小风为什么不过来?

  当无家跳向飘香的时候,小风又怎能不过去。

  窗外,又有人。

  这回当然不会是齐敢。

  齐敢不会是两个人。

  窗外的人,互相扶持,几乎已经站不稳了。

  任何人,除了圣人之外,任何人看到窗内的情形,恐怕都会两腿发软。

  沈梦竹、秦梦菊不是圣女。

  所以,她们两个人都有些站不稳。虽然是四手相攀,依然还是双腿发软,浑身发抖。

  她们已经忘了所来何为。

  她们也忘了这是对方的秘密所在。

  她们迷于眼前的景色,当然就会忘了身后的风光。

  这是不可宽恕的错误。

  对于天香四君子而言,这种错误,本是不该犯的错误,也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终于发生了。

  小青、小金、小红、小蓝、小黄和小紫,这六个少女,就站在她们身后。

  每个人手上只拿了一朵花。

  那朵本是插在鬓角上的小花。

  但是,沈梦竹、秦梦菊却没有敢出手。

  她们虽然没有把这六个彩女放在眼里,但彩女们捏在手中的那朵小花,却是惹不起。

  “迫魂夺命一枝花”。

  这花,可儿戏不得,见血封喉,令人防不胜防。

  江湖中人怕疯女帮,这也是原因之一。

  因此,沈梦竹,秦梦菊,虽然不是束手就擒,却也是双手被缚一般,乖乖地被六女押入屋内。

  幸好,六女并未把她们押入那无边春光的房间内。否则,沈、秦二君子,必将成为二荡妇了。

  于梦梅在长叹。

  她看看石梦兰,低声道:“她们该回来了!”

  石梦兰也叹了一口气:“是该回来了。”

  于梦梅摇头道;“但她们没有。”

  石梦兰道:“是啊!”

  她忽然挥挥手:“她们为什么不回来?梅姐,我们应该……”

  于梦梅站了起来,道:“去找么?”

  石梦兰道:“是!”

  于梦梅一掠发鬓:“那我们还等什么?”

  “等我!”

  一条人影,如飞穿窗而入。

  于梦梅没有吃惊,不但没有吃惊,反而更笑了。

  石梦兰也笑:“你早就该来了。”

  “我是该早来,可惜,我走不开…”来人也笑,“其实,就是我不来,你们也一定能把事情办好的!”

  于梦梅摇头道:“丁老爷子,你抬举我们了!”

  石梦兰道:“丁爷,你……是一个人来的,七格格呢?没来?”

  敢情,这位丁爷,正是当年恒王府中的总管丁翔。

  十六年,三十多岁的人,已经有了老态了。

  丁翔一笑道:“七格格回到关外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