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她看着齐敢,咬牙道:“你……你身为武林前辈,岂可言而无信?”

  齐敢笑道:“是么?我几时失信了?”

  沈梦竹道:“你……你……你为什么点了我肩井穴?”

  齐敢道:“没有!我只是顺手拂了一下,这可不算是点穴?”

  沈梦竹心中暗暗吃惊。

  分筋错骨拂穴手,她听是听过,但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用这种手法,对付到她身上。

  这种手法齐敢居然练就,也不出沈梦竹意料之外。

  因为就她所知,江湖上能够练就这种手法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人。

  齐敢过去根本连名列江湖上前卅名高手的资格都不够,如今却练就了拂穴手,他的武功岂非已到了前六名之内了么?

  沈梦竹寻思未已,齐敢已微微一笑道:“你不必惊讶,我的拂穴手法,别出一门,不是传闻中的分筋错骨拂穴手……你大可不必担心受伤。”

  沈梦竹将信将疑,试着提了一口气,果然别无异样,这才放了心。

  不过,她口中却不肯饶人,冷笑道:“齐敢,你要找天香楼,我已经带你找到了,你为什么不放我走?”

  齐敢笑道:“放你走?我为什么要放你走?我怎么知道马车是不是就在这儿?”

  沈梦竹忽然一笑道:“马车在不在这儿,那可要靠你自己去找了。齐敢,杭州城内只有这一处天香楼了,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没法子帮你找到马车的……”

  她叹了—口气:“齐老前辈,这儿不是良家妇女该来的地方,你把我留在这儿……我……往后怎么见人?”

  齐敢没理会沈梦竹。

  因为,已经有两名少女走了过来。

  小牛突然耸耸鼻子,低声道:“好香!大叔,她们比……比……她还香!”

  小牛看了沈梦竹一眼,直笑。

  沈梦竹瞪了小牛一眼,道:“傻小子,你怎么拿她们比我?当心我会要了你的命。”

  小牛伸了伸舌头,笑道:“沈大姑娘,你想要我的命,我才不怕呢!齐大叔不会答应的……”

  齐敢正在和那两名少女低语。

  沈梦竹可以清楚的看出,两名少女的脸上,露出的神情,比见到了毒蛇还要恐怖。

  齐敢这时才大笑道:“你们听明白了?”

  他究竟说了什么?

  沈梦竹想了五种可能,但都觉得不合理。

  能令烟花女子恐怖的是什么事?

  沈梦竹想不出来。

  两名少女已经走开。

  而且是向天香楼的后院走去。

  沈梦竹忽然明白了。

  齐敢说的不是任何威胁对方的话,而是……她所不愿想象的那件事。

  齐敢再度揭穿了天香楼的伪装。

  别说那两个女人吃惊、害怕,连沈梦竹也同样的为之鄹然变色。

  她引齐敢来,本来就是想要齐敢迷糊地一怒而去。

  但她决未料到齐敢比她想象的要精明得多。

  天香楼的后院。

  疯女帮的七名少女很愉快地架着柴铁夫,进入了屋内。

  天香楼总舵的中心所在,就是那栋又像白塔,又像楼房的小屋子。

  小青领着她们进了小楼之内。

  但是,楼内没有半个人影。

  柴铁夫穴道被制不能动。

  但他能说话。

  他冷笑的看着小青道:“你们虽然很精明,但天香楼主人比你们更精明。你们抓到了我,却永远也抓不到天香楼的主人。”

  小白忽然格格一笑道:“小青姊,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小青笑道:“他不服气,小紫能使他站不起来,他一定不服气。所以,他要捧天香楼主人。”

  小紫娇媚的笑道:“大姊,我才不信天香楼主人比我更好……”她忽然凑到柴铁夫耳边:“柴郎,你说,到底是我好,还是天香楼主人李香香好?”

  柴铁夫瞪了小紫一眼,叹了一口气道:“李香香是主人,我无法成为入幕之宾。”他想摇头,却一点也不能动,苦笑着接道:“你很好,我想,李香香不会比你好。”

  小紫笑了。

  小白也笑道:“柴铁夫,李香香在那儿?只要你帮我们找到她,我们会让你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柴铁夫黯然叹息道:“她在那里,没有人知道,我被请来已经有半个多月,只在初到的那天见过她一次。”

  小白看看小青。

  小青道:“你在那儿见到李香香的?她……是不是在这儿接见你的?”

  柴铁夫道:“不是这儿,是后院。”他笑了笑,“我在砍柴,她来了。当她走了以后,我才知道她是谁?”

  小青笑笑。

  小白却不笑了:“柴铁夫,你是说,天香楼主人请你来,她却没有正式出面?”

  柴铁夫道:“是!”

  小青忽然明白了小白话的用意了。

  她忽然低声向小红等吩咐,七个人,丢下了柴铁夫,迅速地向不同的方向奔去。

  她们想找到任何一个天香楼的人,因为,能抓到一个天香楼的人,才能知道天香楼的奥秘。

  柴铁夫根本就没有用,他连天香楼的楼主都认不得,抓到他,简直是白费了气力。

  可是,天香楼却再也找不到人了。

  疯女帮的七女,又回到了原地。

  七个人互相看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很显然,她们是彻底失败了。

  柴铁夫忽然也变得不可爱了。

  小白扯下了一片窗帘,盖在柴铁夫的身上,冷笑道:“我们都穿上了肚兜,你这么赤身露体,真叫人恶心!”

  小青却格格一笑道;“我们要走了,小白,你管他穿不穿衣服干吗?走吧!”

  柴铁夫脸色大变,失声道:“我的穴道……姑娘,你得解了我的穴道再走啊!”

  小青格格一笑道:“解你的穴道?”

  她目光向小紫一转;“七妹,你怎么说?”

  小紫嫣然一笑,在柴铁夫脸上拍了一下笑道:“小乖乖,你就乖乖地躺上一会儿吧,天香楼主人回来,她自然会解开你的穴道的……”

  齐敢在笑。

  小牛也在笑。

  这么丰盛的酒菜,小牛还是头一次吃到。

  所以,他一边吃,一边笑,

  沈梦竹居然也在笑。

  而且,她还不停的劝齐敢吃菜喝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