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一


  小牛却摇头:“真可惜!你不肯说多好!至少我可以看看你……”沈梦竹怒喝道:“住口!”

  小牛倒很听话,立即住口。

  齐敢微笑道:“沈姑娘,说吧!”

  沈梦竹瞪着一双大眼,泪汪汪地说道:“马车在杭州,并没运到别处去……”

  小牛看看齐敢。

  因为他没有判断沈梦竹说的话,是真是假的本领。

  齐敢似乎也有些儿困惑。

  沈梦竹似是颇为惶恐,眼前的光景,使她大大不安,她脱口大声道:“你们可是不信么?”

  齐敢道:“不错,这里是天香楼,这里也是杭州,姑娘,你说的不够明白。”

  沈梦竹略为喘了一口气,道:“我说在杭州,当然是指的街上。”

  齐敢笑了:“很好。”

  沈梦竹呆了一呆:“很好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还不解开我的穴道?”

  齐敢笑道:“穴道当然要解开,不过,那还得等到我见到马车之后!”

  小牛笑了,他忽然发现,齐大叔真有一手。

  其实,齐敢何止只有一手,简直是很有几手。

  沈梦竹破口大骂。

  凡是女人能骂得出口的话,她都骂了出来。

  骂归骂,齐敢不听就是不听。他哈哈一笑道:“小牛,有件差事,你一定很喜欢。大叔让你干好不好?”

  小牛怔怔地;“什么差事?大叔……”

  齐敢指指沈梦竹,笑道:“背着她,去找马车。”

  小牛傻呼呼的一笑道:“背她么?好啊……”双手一抄,就把沈梦竹给抱了起来。

  沈梦竹大叫:“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你们都不懂么?”

  齐敢大笑道:“懂!可惜的是,老夫此刻却没有把你当作女人,”

  他目光转向小牛,眨了眨眼:“小牛,你背的是俘虏,不是女人,明白么?”

  小牛不一定明白,但他却笑笑道:“明白!”

  沈梦竹三度破口大骂,唾沫喷了小牛一颈子。

  小白还在看。

  她盯着小红和小黄,盯着瞧她们是如何在缠住柴铁夫时,不让柴铁夫心有旁骛。

  本来,任何男人在这种时刻都不应该心有旁鹜的。

  但柴铁夫似乎是个例外。

  因为,他不时还要伸手去逗弄小青那圆润的大腿。而且,他还能张嘴去咬蹲在他旁边的小金的耳朵。

  小白忽然觉得,柴铁夫果然是天生异禀。看样子想让他筋疲力尽,只靠小红和小黄两个人还不行。

  小青似乎也发现了柴铁夫定非常人,她推了推小金道:“老五,你也去!”

  小金笑笑。

  其实,小青就是不说,她也早已忍不住跃跃欲试了。

  推开了老六小黄。

  小金替代了她的位置。

  小黄已累得半死,躺在草地上直喘息。

  小青看看老七小紫,低声道:“老二好像也不行了,老七,你换她下来歇歇!”

  小紫似乎还有些害羞,但小白知道,在七姊妹之中,如果真数淫娃浪妇的话,小紫该算第一。

  小紫左手横掩酥胸,右手下垂,遮住小腹,忸忸怩怩的走到柴铁夫眼光所及之处,朝柴铁夫嫣然一笑。

  女人彻底的暴露,不一定能诱惑人,但欲露还掩,就能叫男人兴奋发狂。

  柴铁夫眼睛瞪得好大,他突然推开了小红、小金,跳起来抱住了小紫。

  小紫嘤哼一声,像一只小绵羊般被柴铁夫压在怀中,放倒在地上。

  小白忽然也觉得芳心有如鹿撞。

  因为,她们见到的,已不是人,而是两个春情发动的野兽,一团燃烧着的烈火。

  七女中,只有老三小蓝和老四小白是最冷酷的。

  小青常说她们是两个冰山。

  但冰山遇到烈焰,还是会溶化。

  此刻,小白和小蓝就有着被溶化的感觉。

  小金当仁不让,也跟着过去了。

  小红想过去,却似乎已双腿无力。

  只有小青还很能自制。

  她忽然拉住正要冲向柴铁夫的小蓝,低声道:“我们到屋里去……”

  小蓝这才如梦初醒,笑道:“是!”

  二女一闪身,直向屋内奔去。

  小白心中一动,迅快地穿起肚兜儿,向山下的前门奔了过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