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七


  小青忽然心中好过多了。

  他如果是个聋子,小红的话他听不到,那也是不足为怪了。

  小青笑了笑道:“小白说得对!他可能是个聋子。小红,你去替他……用手势,至少,他还不瞎!”他当然不瞎。

  小白也笑了;“大姊,你想到没有?他既然不瞎,为什么视我们如不见?莫非我们都是丑八怪?”

  谁说她们是丑八怪,那个人一定是不辨黑白的疯子。

  这个砍柴的男人,看来不像疯子。

  至少,他不如疯女帮的这七个少女疯。

  虽然他穿得不比她们多,但他是在做苦工,做苦工的人要流汗穿少些,很合情理。

  可是,他却对她们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小青的心又沉下去了。

  小红则走了过去,她比划着,指指自己,指指对方,然后,作出下劈之势。

  砍柴的男人,这回倒是看见了。

  他咧嘴一笑,照小红的手势回做了一次。

  小红点头。

  他又笑了笑,然而举起的那柄板斧,忽然就向小红当胸劈去。

  小红吓得向后跳了八尺。

  她做梦也没料到,他会拿了斧头砍她。要不是她退得快,此刻不是早已香消玉殒,横尸当地了么?

  小青等六人也惊呼出声。

  小白瞪着那砍柴的男人,叫道:“你……怎么可以拿斧头砍她?她是要帮你忙砍柴呀!”

  男人笑笑。

  小青沉声道:“小白,他是聋子,你跟他说理,有什么用?”

  小白怔了一怔,大笑道:“可不?我……”

  男人猛然哈哈一笑:“谁是聋子?”

  七个少女又呆了。

  他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

  可是,他为什么拿了斧头砍小红?他居心何在?

  小青忽然怒火上冲,喝道:“你不聋、不瞎,为什么要装聋装瞎骗我们?”

  男人哈哈一笑地扫视了七女一眼,道:“我骗你们?我几时骗过你们?我说过我瞎、我聋么?”

  他没有!

  七少女互相看了看,每个人都发不出火了。

  他真的没有,所以,都是她们自以为是,都是她们一厢情愿,都是她们……

  但小红却盛气难平,冷笑道:“你没骗我们,没错,但你为什么拿斧头砍我?我……本来是要帮你的!”

  男人笑笑:“你做的手势,是要我兜心砍你一斧,对不对?”

  小红想了一想,怒意也消失了。

  她发现,自己做的手势,还当真是好像在请他用斧头砍她一下。

  她笑了:“我——好像是错了!你……你叫什么?”

  也许是觉得太不客气,小红嫣然一笑,又道:“对了,你贵姓大名?”

  “柴铁夫。”男人放下了斧头;“我天生就是会砍柴,所以主人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小红笑了。

  小青、小白一块也都笑了。

  柴铁夫,很恰当的名字。

  她们忽然发觉,天香楼主人很聪明。

  柴铁夫看看七女,道:“你们是疯女帮中人?”

  七女一怔,心想,他知道我们来历?

  其实,除了疯女帮,天下有几个女人会像她们这样的打扮,还敢跑出闺房?

  柴铁夫能瞧出她们来历,根本不足为奇。

  小青那双水汪汪地大眼睛转了一下:“柴大哥,你……你……知道我们么?”

  柴铁夫大笑:“当然知道!除了你们之外,天下有几个女人敢学你们这样不穿衣服?”

  七女也都笑了。

  可不是?除了她们七个人,天下还有什么女人胆敢穿得这么少?

  当然也不是没有,但那却是在上床的时候,再不然,就是下水的时候。

  小白却笑道;“我们穿得不多,可是你——”她指指柴铁夫的肚子,“你岂非比我们穿得更少吗?”

  柴铁夫捶了一下自己胸膛,大声道:“我不同,我是男人。”

  小白笑道:“柴铁夫,谁规定女人一定要比男人穿得多?”

  小红也笑道:“是啊!柴大哥,谁规定的?你吗?”

  柴铁夫怔了一怔道:“谁……谁规定的,我怎么知道?我只是……看到打赤膊的,都是男人!”

  小青道:“孤陋寡闻!”她忽然一指六女:“柴先生,你看看,现在,打赤膊的,是男人多,还是女人多?”

  “女人多!”柴铁夫答得很快:“七个比一个!”

  小青笑了。

  小红也笑了。

  只有小白没有。

  因为,她此刻忽然想到了一件大事。

  齐敢为什么不见动静?

  齐敢不会没动静。

  泥塑的女菩萨会笑,他怎能还木立不动。

  小牛还在磕头。

  他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得罪妈祖娘娘。

  齐敢可不。

  何况,他早已经知道,这尊塑像不是妈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