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〇


  齐敢噗嗤一声,笑得弯了腰。

  小牛看看齐敢,道:“大叔,什么事这么好笑?”

  齐敢强忍笑意,深深地吸了一门气,道:“这世上好笑的事很多,所以,大叔才笑。”

  他看看捆过小牛的绳索,又道;“小牛,这捆你的绳子很值钱,留起来!”

  小牛看了看那根细长的天青色丝条,摇头道;“我才不稀罕呢!大叔,这带子捆过我,我看了它就难过。”

  齐敢道:“天香楼的飘香带,江湖上有很多人想要都要不到,你知道吗?”

  小牛道:“有人想要最好,我送给他。”

  齐敢大笑道:“傻瓜!你别小看这丝条编成的带子,很结实的。不信,你试试看,能不能弄断它?”

  小牛道:“好!我不信,我——”

  他拾起地上的飘香带,两手用力一拉,大笑道:“大叔,你看,断了……”

  齐敢根本不用看,只是微微一笑:“真的断了?”

  小牛涨红着脸,还在用力。

  飘香带却没有断,断的是小牛自己束腰的裤腰带。

  他用力太大,运气太猛,把腰带胀断了。

  小牛讪讪一笑道:“大叔,带子是有—根断了,可惜,是我自己的裤腰带。”

  齐敢大笑道:“那很好,天香楼送了一根裤腰带,以后永远不会断了!”

  小牛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倒霉!看来,老天是要我一辈子别忘记了被一个女人吊起来的事了。”

  齐敢哈哈大笑道:“你能够忘不了,以后就不会再被别人吊起来了!”

  小牛忿忿地把飘香带系好,顿了顿足道:“大叔,我们没有了马,也没有了车。怎么办?”

  齐敢笑道:“马可以买,车么?去找!”

  小牛一怔道:“找?到那儿去找?”

  齐敢道:“当然是天香楼。”

  天香楼,就在杭州。

  齐敢本来也就是要去杭州。

  所以,到天香楼去找回马车,正是顺便的事。

  小牛当然不知道。

  他从来没有来过杭州。

  这南宋的都城,虽然已不比当年,但是,因为有了一个名满天下的西湖,所以,依然是花香十里,冠盖云集的所在。

  进了城,小牛已目迷五色,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等到踏入西湖的白沙堤,小牛更是傻了。

  他看惯了海水。海水的壮阔、汹涌;海水的险恶,阴沉,他都耳熟能详。

  但他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像西湖这样的水。

  海水如果是泼妇。

  西湖的湖水就是淑女。

  海水如果是猛士。

  西湖的湖水就是书生。

  小牛傻了。

  天下那儿会有这样的水?

  像是一面镜子,更像是一片天机织成的碧绿锦缎。

  他想说几句什么话,但却说不出口。

  就他所知,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这样宁静的水。

  海,无风三尺浪。

  西湖呢?没有风的时候,看起来可以当床,可以软软地躺在上面熟睡。

  栖霞山上青楼立,懒云窝内拜天香。

  天香楼在栖霞山中。

  岳王庙在山麓湖滨。

  但天香楼却在山巅。

  延扫帚坞上去,有山洞可行到山顶。

  天香楼就在山上。

  齐敢知道,马车不可能抬到山上来。

  但是,他既然知道马车是天香楼的人夺走,他当然只好找上门来了。

  小牛愣愣地跟在齐敢身后。

  西湖的山光水色,已经叫他大开眼界,他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别的?

  所以,当他们来到天香楼前面时,他才发现,好多事情都是出乎常情之外。

  小牛虽然识字不多,但他至少还认得天香楼三个字。

  “这就是天香楼?”小牛忍不住笑了。

  齐敢也略感意外。他也没到过天香楼,他只是听金莺说过。

  现在,他跟小牛同样的感到惊讶。

  天香楼根本就不像楼。

  它只是一栋石塔。

  小小的一座三层石塔,矗立在万竹丛中。

  环绕着石塔,是不少像僧舍的平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