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五


  齐敢在笑,笑得很难看。

  小风也想笑,也想学齐敢那样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但他却笑不出来。

  因为,他觉得齐敢这种笑,简直是就像猫儿抓住了老鼠时那么可恶。

  齐敢龇着牙,道:“你想走,没那么容易吧?”

  小风终于叹了口气。

  他这时才真正发现,自己是遇上了对头了。

  齐敢挥挥手:“退回去!”

  小风皱了皱眉头,道:“我——我——”

  齐敢道:“我要你退回去,你就最好退回去!免得我老人家动手赶你回去,你就不好看了!”

  小风想说什么,但他张了张口,却一个字没说出来。

  老鼠一旦被猫抓住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他乖乖地往后退。

  不过,他心中实在有些不服气,他总想找个理由,总想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听命于人的人。

  但他却找不出半点理由。

  所以,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向后退。

  马车还在原地。

  但是,七名少女,已不在原地。

  她们本来都已经累得躺在地上,累得汗湿重裘。

  当然,她们没有重裘,只有一个肚兜儿,但那肚兜儿却也被汗水湿透,贴在她们玲珑剔透的娇躯上。

  然而,此刻却是玉女不知何处去,空留地上湿泥痕。

  小风笑了。

  齐敢却愣了。

  小牛呢?

  却像在马车底下,直发抖。

  屠小风的胆子忽然大了,哈哈大笑道:“齐敢,你还要我听你的话么?”

  齐敢目光闪动,冷冷的接道:“要!”

  小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齐敢,齐敢,我本来是想听你的话,可惜,这会儿有人偏偏要我不听你的话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齐敢道:“很好办,听我的,不听别人的!”

  小风哦了一声,笑道:“别人也要我听她的呢?你们这不是……”

  齐敢冷冷的打断了小风的话:“屠小风,是你娘来了么?她为什么不站出来?”

  小风笑了,摇着头笑了,道:“我娘来,你还能站着说话么?”

  齐敢心中微微一惊,屠小风似乎对他的母亲很自信。这表示屠小风的娘,在疯女帮中的地位不低。

  地位不低,难道会是帮主么?

  齐敢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屠小风,你娘是疯女帮的帮主?”

  屠小风脸色一变,显然,他吃了一惊。

  齐敢忽然笑了。

  屠小风是屠九和疯女帮帮主的私生子,这可是意外得来的消息。

  所以。齐敢笑了。

  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屠小风脸上也没有笑意。

  显然是齐敢的话,令他感到不安。

  他看看马车。

  马车本来是空的。

  因为齐敢下车以后,车内就空了。

  然而,此刻的车内,却似乎有人。

  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齐敢冷冷地向马车走过去,他毕竟还是这辆马车的主人,如果有人进入车内,他不能不管。

  车内果然有人。

  齐敢刚一探头,就迎面碰上了一张宜喜宜嗔,眉开眼笑的娇靥。

  当然是女人,疯女帮来的人,本该是女人。

  不过,这个女人,比那七名少女更美、更诱人。

  齐敢退了一步。

  他跟女人打的交道太多、太多。

  所以,他已经厌烦了女人。

  十六年来,他终日在那些桃花般少女身边正打转,已经转得他毫无丈夫气概。

  所以,他怕见女人。

  但是,偏偏他就非遇到女人不可。

  坏的是,车内的女人,不止一个,是两个。

  一个是宜喜宜嗔,眉开眼笑的娇靥。

  另一个,是一张艳如桃李,却冷若冰霜的寡妇脸。

  笑着的,穿了一身淡蓝色丝衫,腰间系了一根鹅黄色的丝条,云鬓高梳,斜簪了根金光闪闪的凤钗。

  从她的衣衫到人,全都是鲜明照人的色调。

  寒着脸的,则是一身白衫,系了一根黑带子,垂肩而下的长发,没有任何钗、簪绾结。一阵风来,长发就会飘然拂起,给人一种不敢揣摩的印象。

  她的衣饰,就像她的脸色,寒中透冷。

  齐敢寻思,疯女帮中的女人,都是疯子,她们为什么穿得这么整齐?

  难道她们不是疯女帮的人?

  她们是!

  齐敢刚刚问了一句你们是谁,他就得到了回答。

  笑着的回答:“我姓花,我叫花飘香。疯女帮的两大护法之一,飘香花雨,你听说过么?”

  齐敢摇头,他没听到过。

  因为他对疯女帮所知,实在不多。

  片片断断,也不过是从桃花娘子口中听来而已。

  花飘香似乎有一点失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