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三


  第六回 途中奇遇

  有人。

  丁翔没有料错。

  这人是个年纪和秋水仙差不多的公子。

  一身黑衫,从头到脚,全是黑色。

  但他那张脸却是苍白得可怕,隐隐还泛着冷气。

  他由林中缓缓步出,冷冷地瞧着丁翔,手中抓了秋水仙的那根剑,断手也还在剑柄上。

  丁翔被他瞧得浑身在冒冷汗。

  他是谁,丁翔知道。

  否则,丁翔也不会冒冷汗了。

  “原来是蓝公子!幸会,幸会!”

  他果然是个公子。

  “断情公子”蓝田玉,跟秋公子是同等身份的人。

  他看看丁翔,道:“我来取剑!”

  丁翔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剑。

  这剑是秋水仙的剑。

  五年前丁翔就见到过。

  因此,他脱口道:“这剑是蓝公子的么?我还以为是秋公子的呢!”

  蓝田玉突然脸色一变,道:“我是断情公子,这是断情剑,不是我的是什么人的?”

  丁翔笑了笑。

  不错,断情剑是归断情公子所有,这仿佛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蓝田玉怒道:“你笑什么?”

  丁翔心想,我笑也不能笑么?

  但口中却道:“我想到断情公子用断情剑,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才笑,蓝公子,这有什么不对么?”

  蓝田玉道:“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只可惜你笑的不是时候……”他忽然屈指连弹,四名侍卫立即各自吐出了一口大气,手脚已能活动。

  蓝田玉盯着丁翔:“他们穴道已解,丁翔,你们可以联手和我一战。”

  丁翔一怔道:“我们要跟你一战?为什么?”

  蓝田玉道:“不为什么,只因为这是我说的!”

  丁翔道:“哦?蓝公子,你说的难道是金口玉言么?难道别人一定要听么?”

  蓝田玉道:“不错,”

  丁翔摇头道:“很抱歉,在下此时还有要事待办,无法奉陪!”

  丁翔向四名侍卫挥挥手,又转身对蓝田玉一抱拳:“蓝公子,恕罪……”举步向山上走去。

  四名侍卫已经先走了一步。

  远在五丈之外。

  蓝田玉吟哼一声,一闪身,挡在丁翔身前,冷冷喝道:“要走?”

  丁翔连忙一挺身子,阻住去势,也变色道:“蓝田玉,我只是有事在身,不便耽搁,你别以为我怕你!”

  蓝田玉道:“我也不要人怕我,要走,得胜过我手中的断情剑。”

  丁翔道:“为什么?”

  蓝田玉道;“因为是我说的!”

  丁翔气极反而不怒了。

  他笑笑:“很好!很好……我也要说一句话,你想不想听?”

  蓝田玉道:“什么话?”

  丁翔道:“要走,我就走,谁也留不住我!”

  蓝田玉目光泛起了寒意道:“你何不试试?你何不看看你走不走得了?”

  丁翔道:“我当然要试……”

  突然一扬手,硬向蓝田玉手中那把断情剑抓去。

  丁翔胆子不小,一个人居然赤手空拳,要夺蓝公子的剑,这等事,至少蓝田玉自己还没遇到过。

  因此,他不禁呆了一呆,右手一带,将长剑掩向身后。

  因为那支剑,蓝田玉并不是握住剑把,而是捏着剑尖,因为剑把上还有另外的一只手在。

  这是秋水仙的断手,血还在向下滴着的手。

  丁翔不笨,所以他才抓向这支剑。

  因为他已经算准,蓝田玉不会拿这支剑来还击,捏着剑尖当作兵刃的事,江湖上还没有过。

  除非,想把长剑送给对方。

  蓝田玉当然不是想把剑送给别人的人。

  他是断情公子,一个连情人都能断的人,必然是个冷酷的人。

  冷酷的人,通常不会投人以柄。

  但他却忘了一件事,丁翔不是逼他出手的人。

  是他逼丁翔,所以,当蓝田玉抽回断情剑的霎那,丁翔居然一闪身,就像一阵风一样,由他身边越过,向那四名侍卫奔去。

  以进为退,本是老掉牙的计谋。

  而这个老掉牙的汁谋,居然就常常见效。

  蓝田玉眼看丁翔疾驰而去,目光中露出一丝笑意。

  他没有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