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五


  他突然变得非常谨慎、小心,每一句话都说得很慎重,每一句也回答得很简略。他至少明白一件事,少说一句,就会少出一点错。

  金莺没有再问他,齐敢有着如释重负的感觉。不过,他此刻却又发现金莺的脸上神情有些不对劲。她瞪着那婴儿,仿佛要吃掉这孩子。齐敢突然觉得混身像抽筋般的难过。他抱着婴儿的两手,也不由得直抖,怯怯的看了看金莺,低声道:“金姑娘。这孩子……我们怎么办?”

  金莺还是直盯着婴儿,还是那种怕人的眼光,但是,她声音却是柔柔地:“很好,很可爱。”

  齐敢呆了一呆,手也不抖了。他咧了咧嘴,道:“是,很好,很可爱。”

  金莺道:“这么好的孩子,死了实在是可惜。”

  齐敢道:“是可惜。”

  金莺道:“但,一定有人不会让他活下去,是不是?”

  齐敢道:“是!”金莺道:“所以,他要活下去,很难。”

  齐敢道:“不错。”

  金莺忽然冷冷一笑道:“不过,他还是会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齐敢道:“是!”金莺道:“你……你能不能保他活下去?”

  齐敢一怔道“我?”

  金莺道:“你,就是你。”

  齐敢道:“金姑娘,我……纵有此心,只怕……只怕……”金莺道:“不敢?还是不肯?”

  齐敢摇头道:“既不敢,也不肯。”

  金莺忽然笑了:“你很老实。”

  齐敢道:“就是,我能活到今天,就是因为我老实。”

  金莺道:“齐敢,你知不知道,老实人总是不会寂寞的,所以,你不必不敢。”

  齐敢看看她,她还在笑,笑得那么动人。金莺道:“桃花岛是个好地方,非常好的地方。”

  齐敢道:“我知道。”

  金莺道:“那,你肯不肯?”

  齐敢沉吟不语。金莺道:“人活着,就免不了有问题,要想没有问题,那只有死,是不是?”

  齐敢道:“是!”金莺道:“你想死?”

  齐敢道:“不!”金莺道:“好,很好,只要不死,总还有希望,现在,你是不是肯了?”

  齐敢道:“是!”金莺突然一转身,向山下走去。齐敢没有动。

  金莺只走了五步,就停了下来。她又回头看了看齐敢冷笑道:

  “你为什么不走?”

  齐敢道:“我不能走。”

  金莺道:“为什么?”

  齐敢叹了一口气,道:“我从来没有带过孩子,如果要我抚养一个未满月的婴儿,我想,我还不如死了好。”

  金莺一举步,就到了齐敢身前了。她冷冷地盯着齐敢。齐敢居然也低着头,狠狠地瞪着她。金莺的手抬起,但她很快的又放了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你想怎么样?”

  齐敢迟疑了一下,道:“我可以保护他,但我不能照顾他,我不是女人。”

  金莺咬了咬牙,终于点了点头,道:“下山以后,我会为他找一个奶妈。”

  齐敢又笑了。能够折服桃花娘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居然折服了她,所以,他笑了。金莺和齐敢走了。他们由山路上,折入了小径,向山下走去。不过,他们没走多远,金莺就发现有些不对劲。齐敢发现得也不迟。百步之外,五个人,站在小径的中央,似乎正在等着他们。金莺看看齐敢。齐敢看看怀中的婴儿,摇头道:“金姑娘,我们不能拼。”

  金莺道:“是你不能拼,我能。”

  齐敢仍然摇头,仍然说道;“你也不能,除非,你愿意让这孩子去死。”

  金莺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你就在这儿别动。”

  齐敢刚张开口,刚想说什么,但金莺已经走了。她已经到了那五个人身前。五个纸人的身前。金莺脸色一变,陡然向后一跃,倒退十步,回头看去。齐敢的身边,却多出来了七条人影。好巧妙的安排。金莺当然发现,这些安排,仿佛都针对着她而来,仿佛都已算定,她会救走那个孩子。这是为什么?主持此事的人,为什么会能样样都抢先她一步。金莺咬了咬牙,一闪身,冲到那七个人身后。齐敢真像是一根旗杆。他一手抱着那婴儿,一手按在腰际,目光在那七个人身上转动不停。虽然他已看到金莺回来了,但他仍然没有移动半步。这七个人都是黑衣大汉,都是脸上除了污泥,很显然,他们都是不敢以本来面目见人的人。金莺叹了一口气,忽然右手一挥,一片淡红的薄雾,随着她那一挥,飘了出去,卷向那七个人的身上。七个人都没有闪让。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闪让。他们刚刚拔出剑,只拔出一半剑,就忽然倒了下去。像一滩泥般的倒了下去。七个人忽然就无声无息的倒下。连齐敢也为之变色不已。“桃花千朵雾,南海一声雷。”

  齐敢终于见识到这千朵雾的威力了。那虽然只是一片薄薄的淡雾,却一眨眼之间,就令七名高手倒地不起。过去齐敢总觉得江湖中传言过甚。桃花娘子既不是千手千足,这“桃花千朵雾”的话,就根本不通。但他现在却宁可相信这是真的。金莺不过是挥了挥手,七个人就在同时倒了下去,如果他要多些人倒下去,齐敢相信那也不是难事。不过,他不明白的是,自己离那七个人并不远,为什么自己不受波及?桃花雾的奥妙,妙在何处?他不敢问。他只是在想,桃雾的威力,他已经见识到了,而“南海一声雷”呢?

  他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些,活到能看到“南海一声雷”是什么?更能看看“南海一声雷”的威力,是不是比得上“桃花千朵雾”。

  因为,江湖上每个人都知道,桃花娘子和南海雷神是生死对头。

  迟早。他们总会拼一个你死我活。齐敢有一股迫不及待的企望,希望早一天看到这两位海外高人的生死之搏。他相信,那一定是旷世难逢的一场决战。他也相信,只要自己跟着去桃花岛,就一定有机会欣赏到这番不死不散的决战。金莺一直没有说话,她看到了齐敢吃惊的脸色,也看到齐敢那充满了疑问的目光。但她一语未发。只是向他招招手,转身向那五个纸扎的假人走去。五个纸扎的人,仍在原处。相距不到五尺,齐敢终于也看出那些人是纸扎的了。雨还在下。虽然不大。但也足够把纸淋湿、淋碎。但这五个纸人没有碎,而雨点打在纸人身上,清溜溜的向地上滚落,并没有浸透那层纸。涂过桐油的纸,当然渗不透。齐敢皱眉沉吟道:“五个纸人?他们用心何在?”

  金莺冷笑道:“纸人当然不怕桃花雾,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齐敢摇头,仍然盯着那五个纸人:“金姑娘,纸人虽然不怕桃花雾,但他同样也不能伤人,同样也不能阻止我们下山,不是么?”

  金莺道:“不是!”齐敢怔了怔。纸人怎能伤人?纸人又怎能阻止我们下山?他想问,但他没有。因为,那五个纸人,已经用事实给了他最恰当的解答。当他们走到纸人身前两尺的地方,就发现了危机。雨后的山路,本来很泥泞,很松软。但是,这纸人身边的山野,却并不泥泞,也不松软。金莺一脚踏下,就暗叫不妙。

  她可不像齐敢那么老实,真以为人家扎了五个纸人来做晃子,吓人的。她早就在留心寻找这纸人会不会有什么可以操纵,控制的枢钮,直到她这一脚踏了下去。虽然只是那么轻轻的一脚,却已足够令那五个纸扎的死人,变成了活人一样有用处。这关键的一步,幸好是由她先踏下去的。所以,她才有机会活着,如果这一脚换了是齐敢踏下去,这抢风岭的半山上,至少又要添了三名新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