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常常在走运,天天在走运。

  所以,只有他自己明白,他能活着,那不是因为走运,而是他知道怎么样才能保护自己的这条小命。

  他此刻就是在绞尽脑汁,想着怎样保命,也在想怎样让自己能平平安安地活着离开过抢凤岭。

  如果换了别人,一定认为,人已死光,杀人的那些人也已走光,还会能有什么危险?

  但齐敢不然。

  他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最不危险的时候,也许就是最最危险的时候。

  秋公子、荆涛、白婆婆就是这样丢了命的。

  大悟惮师和铁撼山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他们都死在自己认为自己不可能被杀死的时刻。

  一个武林人物,忽然疏忽、闪神,结果就免不了血流五步,遗恨终身。

  齐敢决不做遗恨终身的事。

  他仔细地打量着四周,连一草一木都很仔细。

  他相信,死而复活的人,迟早还会回来。因为,桃花娘子金莺,既然没有死,他们就必然要追查。

  虽然,他们此刻追错了方向,但他们一定会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错误,然后,他们也一定会回来再从头查起。

  因此,齐敢很快的想出办法。

  同时,他也在想,桃花娘子明明坐在花篮里面,为什么会忽然不见了踪影。

  齐敢走到花篮前面。

  花篮已碎。

  残枝碎片,排满了地上。

  齐敢弯下腰,伸手去抓那些残枝。

  突然,齐放惊觉到又有怪事,连忙缩手。

  他天生是个杀手,杀手的长处,就是机警。

  但是,这一霎那,他却慢了一步。

  一只手,由花篮的残枝中伸了出来,闪电般扣准了他的手腕。

  一只白生生的手,一支吹弹得破,十指尖尖的玉手。

  齐敢呆了。

  他呆得比遇到了鬼还要可怜。

  很快,齐敢就看到这只手的主人。

  桃花娘子金莺。

  金莺由地下冒出来。

  她正瞪着他,冷冷地道:“你没有死?”

  齐敢喘了一口气。

  他暗想,还好是她……因为她决不会做出害死秋公子的事所以,齐敢知道,她也不会跟主持这桩阴谋的人是一伙的。

  只要不是这伙人,他就不会被杀死灭口,他就有机会找到活下去主意。

  齐敢点点头道:“我没有。”

  他既没挣扎,也没反抗,桃花娘子的武功,他早已闻名,他不必冒险。

  金莺看了看四周,忽然松开了手。

  齐敢意外的怔了一怔。

  但他心里却在笑,果然没错,桃花娘子是不会要自己命的。

  他看看金莺,金莺看也不看他,就往那破碎的软轿走过去。

  她的脚步很慢,她的双肩在耸动。

  秋公子死了,她当然很伤心,但她却能在那椎心泣血的一瞬,没有冒然从花篮中跳出来,这就表示,她保护自己的智慧,决不比齐敢差。

  她此刻正在泥泞中寻找。

  她一块一块的把秋公子的残骸拾起来,用自己那洁净的黄衫兜着。

  除了那留在剑上的半截右手,秋水仙的残骸,几乎能找到的,她都找到了,她找不到的,都已化为尘泥。齐敢呆呆的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一个美似天仙的少女,在泥泞中拣拾死人的骸骨。

  他几乎忘了这正是该逃走的时候。这位冷酷的杀手,似乎已经被这伤心的场面,感动得呆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