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


  荆涛看着铁撼山,摇摇头道;“经此剧变,咱们这一战,今天是不能再打了……”

  铁撼山道:“你敢情是认输了?”

  荆涛道:“今天在场的人,恐怕都已经是输家……铁撼山,秋公子惨遭粉身碎骨之祸,郡主与尚未满月的婴儿突告失踪,王府同来之人,只剩荆某一人未死,你知不知道荆某还有多少大事要办?”

  铁撼山怒道:“荆涛,你不论有多少大事要办,也和铁某人无关,你我胜负未分之前,你休想离此一步。”

  此人确是有些霸气,这种不通人情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反倒像是合情合理。

  荆涛的脸上发出了怒意。

  大悟禅师忽然叹息道:“三代之下,天有不好名者……我佛慈悲,古往今来,这名缰利锁四字,当真是误尽了苍生。”

  铁撼山狠狠的瞪着大悟禅师,喝道;“你在嘀咕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世上的人,若是个个都像你一样,人人都出家当了和尚,不争名也不争利,结果却是每个人都及身而斩,你道这世界成了什么世界?”

  大悟禅师脱口道:“当然是一片祥和,无纷无扰的世界。”

  铁撼山道;“错了!那会成了禽兽世界。”

  大悟样师道:“怎么会?”

  铁撼山大笑道:“大和尚,每个人都出了家,每个人都绝了代,人死光了,剩下的当然只有鱼鸟虫蚁,豺狼虎豹,那不是禽兽世界是什么?”

  大悟禅师闭上了口,一语不发。

  荆涛长长叹了口气道:“大师,他是活霸王,天生的就只知道霸里霸气的讲歪理,你根本不用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转头向铁撼山道:“我认输了……我可不可以去办我的事了?”

  铁撼山怔了一怔,道:“你肯认输?”

  荆涛道:“肯。”

  铁撼山道;“三十年来,你我激战十次,其中至少有三次你已经输了……”

  他摇了摇头,道:“你却不肯认输,今天,你似乎占百七成胜,居然……居然……”

  荆涛苦笑道:“我非认输不可,不然,我就只好跟你耗到两败俱伤,然后就会什么事也办了成了。”

  铁撼山大笑道:“好,你既然认输了,我铁某人当然可以放你一马。”

  荆涛横跨一步道;“我此刻是否可以离此一步,是否可以去办我的事情了?”

  铁撼山道:“不能!”

  荆涛耸眉道:“你——”

  铁撼山没等他多说,忽然大笑道:“谁说只是你的事?死了这么多人,出了这么多怪事,岂能没有我们的份?”

  他看着大悟禅师:“大和尚,你说是不是?”

  大悟禅师合十道:“是!是!人既不能遗世孤立,这儿的事,当然就是我们事了!”

  荆待看看他们两个人,眼中泛起了笑意,仿佛一个刚从冰窟里爬出来的人,到了一间炉火正旺的暖房。

  他心中热热地,身上也热热的。

  但他却一句话没说,转身向白婆婆和那四个黑衣剑士的身边走去。

  铁撼山和大悟,跟在他身后。

  白婆婆死得也很惨。

  四把断剑,交叉的插在她身上,每一支剑都穿胸而过,从她那微驼的背上露出。

  血还在流。

  流在杀死她的四个人身上。

  黑衣剑土的血也在流。

  不过,四个黑衣剑士,却只有三个人在流血。

  有一人似乎血已干了。

  荆涛弯腰去挪开白婆婆,他希望白婆婆还能剩下一口气。

  他希望白婆婆剩下的那一口气,能给他一点暗示。

  最后跟郡主说话的人,只有两个人。

  秋公子粉身碎骨,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指望。

  所以,荆涛急于来查看白婆婆的光景。

  大悟禅师仿佛已知道了他的心意,口宣佛号,低声道:“这位老施主,已经过世了!”

  荆涛叹口气道:“是……”

  半句话没说完,他突然像受惊的兔子,一跃而起,双手向后一挥,大叫道:“快退……”

  铁撼山和大悟禅师实在也料不到死了的人,还会做怪,荆涛双手一挥,着着实实的,击在他们身上,把他们懂得向后连退了五六步才勉强站稳。

  荆涛自己还站在原地,铁桩一样的挺立在原地。

  他没有退,他正在说话:“原来是你……”

  忽然间,铁桩般挺立的身子,就倒了下去。

  他的前胸,开了一个青花磁碗般大小的洞。

  大悟神师和铁撼山看得呆了。

  铁撼山刚刚叫得一句“荆老哥,你……”

  突然又像见了鬼一样,噤口不语。

  死人居然会复活了。

  四个死在一堆的黑衣剑土,届然在打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