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风雨江湖情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回 红楼惊梦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西湖歌舞已休。休止在这静寂的午夜。

  只见愁云笼干树,轻雾迷万山。

  唯有黄梅时节的丝丝细雨,如怨如诉;唯有这渐渐沥沥的春雨,恼人情绪。

  湖畔、林中,有一角红楼,也有一缕灯光射出。

  这抽丝般的灯光虽然不强,却使得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甸甸的深夜,顿时朦朦地现出一圈淡淡的黄晕,蛛网般向四外伸展。

  小红楼,玲珑稚丽,远远望去,有如一座矮矮的小红塔,面对湖水,背倚南屏,四周景色,清幽已极。

  游湖的人、进香的人,都见过这栋别致的小红楼,但却没有人知道,这楼里住的是什幺人;因为,这儿是一片禁地。

  江湖中七大禁地之一的“西湖楼外楼”。

  楼外楼上逍遥客,不羡鸳鸯不羡仙。

  “江湖游子”秋水仙秋公子,在江湖朋友的心目中,不仅是江湖四公子之首,而且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

  两年前,他以一式“秋水长天”剑法,在衡山回雁峰头,力劈八大天魔,确立了如日中天的盛誉,赢得了天下英雄的景仰。

  两年前,就在他步下衡山之后,突然退隐。

  两年中,他卜居小红楼,足不出户也不见人。

  两年后,在这细雨轻愁的午夜,小红楼出现了反常的动静。

  随着那陡现的灯光,楼上传出了一声婴儿的娇啼。

  随着这婴儿的娇啼,也撕破了这份天地的沉寂。

  湖畔,突然响起了快速的足步移动之声。

  黑暗中也出现了幢幢鬼影,从四面八方,向小红楼逼近。

  “西湖楼外楼”是江湖中七大禁地之一。

  但这禁地,只怕在今夜要被击破了。

  小小的红楼之内,此刻正传出了欢愉的笑声,轻柔的蜜语,好柔好柔的话声:“秋郎,我好累啊…”

  秋公子在笑:“蓉蓉;别动弹,好好的休养两天就好了。”

  蓉蓉也在笑,很轻、很低:“秋郎,抓住我,我好怕……秋郎,你……你别走开嘛!”

  一声幸福的轻笑,秋郎显然在安慰着蓉蓉:“我不走,我只是想去看看阿婆怎么还不把宝宝抱来,天这么冷,她别给宝宝洗得时间太长,冻坏了她……”

  躺在牙床中央的少妇蓉蓉,柔娇的一笑,道:“你耽的什么心啊?秋郎,阿婆比我们懂得多……”

  秋公子噗嗤的笑了笑道:“初为人父,少不得是要多耽了些心的,蓉蓉,我错了……”

  他错下?江湖四公子之首的秋公子错了么?

  “不羡鸳鸯不羡仙”的秋公子,已然初为人父,正是“既羡鸳鸯又羡仙”,或许,他真是错了!

  小红楼不再逍遥,小红楼已是秋公子的藏娇金屋。

  秋公子曾是多少江湖上美丽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如今,他怎么忽然就有了妻子,也有了儿子?

  据说,两年前他步下回雁峰时,江湖中漂亮的女人,只为了想看他一眼,不惜餐风宿露的坐在山石上等他。

  据说,当他回到西湖小红楼时,南屏山上的雷峰塔朝向小红楼这边的塔身,承受不了挤在塔上少女们的重量,被压得入地一尺,成了东方的斜塔,而埋下了日后倾圯的祸根。

  如今,这位白马王子有了他的小仙女,为什幺江湖上居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江湖上没有一个人接到他们的喜帖,喝过他们的喜酒?

  秋公子为什么不告诉别人?甚至包括他的朋友?

  他是不是害怕会伤害太多少女期望的心?

  他是不是怕有人会对他的小仙女不利?他是不是……因为,这位小仙女根本不能拿出来亮相?

  倘若这件事传入扛期,那些失望的女人,流出来的泪水,也许真会汇聚成另一个西湖了。

  她们一定会问,这幸运的小仙女是谁?

  她们—定会想,为什么那女人不是我?

  她们也一定会问,秋公子快乐么?

  她们更一定会问,如果他娶的是我呢?

  少女的梦都是很美的,美得足够她们充满了自信,能令秋水仙辛福、快乐。

  可惜,小红楼中的女主人,永远不是她们。

  初到人间的婴儿,总是会哭的!

  年轻的小母亲,在那咿晤唔的哄着,阿婆却忍不住咧嘴笑了笑,道:“小郡主,少爷要过一天才会吮奶的……”

  敢情这年轻的小母亲,竟是一位郡主!

  怪不得秋公子选上了她!

  那些坐在山石上的少女、那些压斜了雷峰塔的大姑娘,她们若是知道,必将会埋怨苍天无眼,为什么不让自己也生长在帝王之家?

  但是,使人不解的是,这位金枝身,玉叶体的郡主,怎会屈身下嫁了一位设有功名的江湖侠土?

  这仿佛是一个谴,谁能解开?是秋公子?还是这年轻小母亲自己?

  这个谜也仿佛很迷人,因为,已经有不少人,可以说是很不少、很不少的人在做着这件猜谜的游戏了。

  秋公子正俯身在绣榻之前,看着可爱的小母亲和无邪的小娃儿。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叫做蓉蓉的小母亲的时候,她的脸就跟眼前的娃儿一样,两个腮帮子也红得像是小苹果。

  他记得,他第一次拉着她的手时,就觉得她是他这一生中所见过的最温柔,最美丽、最能叫自己心醉的女人。

  现在,他还是有这样的感觉。

  他贪婪的望着孩子和孩子的母亲,嘴角蠕动,剑眉不停的扬起,这小小的生命,来得多么的玄妙,多么的神奇。

  忽然间,蓉蓉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声道:“秋郎,什么时刻了?”

  秋水仙定了定神,笑道:“早咧,三更才过……”

  蓉蓉那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转,红着脸道;“秋郎,不早了,你该去歇着了……委屈你两天,在外间打个铺……”

  秋公子点点头,恋恋不舍地向阿婆笑笑,嘱咐道:“阿婆,好好照顾蓉蓉……”

  阿婆笑道:“公子放一万个心,老身是过来人,一切都懂!”

  秋公子这才松开了握着蓉蓉的手,含笑转身,向隔壁的那间屋中走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