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回 力抗金牌舍生救良友 身填炮口拼死护檀郎(6)


  此时张家被围,合家上下,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只有张宗周神色自如,似乎对生死都已不放在心上。张丹枫亦是甚为镇定,但想起临终之前,不能见着云蕾一面,心中却是无限悲痛。

  这家人团坐在围墙之下,围墙外面时不时传来了蒙古兵叫嚣的声音,那是死亡的威胁,围墙内一片静寂,只听得敲了三更,不久又敲了四更,北国的冬夜甚长,但在这群在死神阴影下的人们,却感觉到“寒宵苦短”!

  时间慢慢过去,死亡的阴影越来越重,围墙外面叫嚣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好像四更刚敲了不久,城楼上又传来了五更的声音。张丹枫叹了口气,跪在父亲面前,道:“大人还有甚么吩咐吗?”

  张宗周轻轻抚摸儿子的头发,含笑说道:“若是一年之前死了,我将死不暝目。如今呢,你总算为中国做了一些事情,我呢,也出过一点点力,虽然还未能赎罪,心中却也无憾了。”笑得甚是凄凉,张丹枫见他父亲面色奇异之极,禁不住心头一动,但此时此际,还有甚么可问?张丹枫只是觉得,在临死之前他父亲的心意和自己特别相通,他感到有生以来,从来未曾与父亲有过像此刻的接近!

  澹台灭明也笑了一笑,道:“主公,咱们今日互相告辞了!”向张宗周拜了三拜,他心意已决,要在敌人的炮弹来到之前就横钩自刎。这时已敲了五更,再过片刻天色就要亮了!

  忽听得外面一阵叫声,澹台灭明道:“天还未亮,他们就要炮轰了?”双钩一横,张丹枫道:“呀,不像!”澹台灭明停下双钩,道:“甚么不像?”张丹枫道:“好像是有甚么人来了?咦,来人正在和他们厮杀!”跳上墙头一望,只见半里之外,有三匹健马冲入后阵,围在前面的蒙古兵也禁不住骚动起来,只是那尊红衣大炮还对准自己的家门。

  额吉多带来的武士都是百中选一的精锐,个个能拉五石强弓,一声令下,千箭如蝗,纷纷向那三骑健马射去,只听得呼喝声中,战马狂嘶,远远望去,只见那三匹马跳起一丈来高,马腹马背都被利箭洞穿,马身全被鲜血染红,狂嘶跳跃,忽然四蹄一屈,跳翻地上。

  那三个骑士骑术精绝,只见他们一个筋斗,在马背上凌空飞起,跟着一团白光,一道青光也交叉飞起,利箭一近,便纷纷落地,张丹枫这时才看清楚,来的三人正是轰天雷石英和黑白摩诃!黑摩诃挥动绿玉杖,白摩诃挥动白玉杖,石英挥动青钢剑,舞到急时,便只见绿光,白光,青光三个光球,直冲敌阵。

  蒙古武士纷纷堵截,黑白摩诃一声怒吼,挥杖乱打,打得人仰马翻,有些轻功较好的,跌翻之后,仍然冲上,却又被石英英剑戳掌劈,简直近不了身,这三个人横冲直撞,锐不可当,看看就冲到中央。白山法师大怒,抢上前去兜拦,第一个碰着石英,白山法师一招“独劈华山”,碗口般粗大的禅杖当头扫下,这白山法师乃是青谷法师的师兄,武功在额吉多之上,这一杖之力,足有千斤,剑杖相交,当的一声,飞起一篷火星,白山法师大喝一声“倒下!”禅杖力势,石英身躯微微一晃,忽地笑道:“不见得!”手腕一翻,青钢剑突然脱了出来,扬空一闪,转锋便戳白山法师的肩背。

  白山法师自恃气力过人,却不料适才那一杖并未将敌人打翻,剑杖相交,自己的虎口隐隐发疼,正在吃惊,突然间只见剑光,不见人影,敌人竟已转到了自己的背后发招。石英以飞蝗石、惊雷掌、蹑云剑三绝驰名武林,尤其以蹑云剑法,飘忽异常,最为难敌,白山法师闪开两剑,正在倒转杖头,想挡开他的第三剑,只听得石英大喝一声:“着!”青钢剑在禅杖上一碰,骤地反弹起来,反手一剑,在白山法师的肩头划了一道口,白山法师练有一身“铁布衫”的功夫,中了一剑居然不倒,禅杖在地上一点,跃出一丈开外,抡杖翻身,尚欲厮杀。石英早已冲入阵中去了。

  白山法师怒吼如雷,忽听得一声骂道:“贼厮鸟鬼叫讨厌,吃我一杖!”白山法师正自发火,见黑摩诃疾奔而来,大吼一声,禅杖拦腰便扫,哪知脚步刚起,黑摩诃已到了跟前,绿玉杖一挑,有如铁棒击钟,嗡的一声巨响,白山法师的禅杖脱手飞到半空,吓得魂魄齐飞。

  他自以为力气惊人,哪知黑摩诃比他还要厉害,眼见黑摩诃第二杖又已打下,白山法师哪里敢接,急忙斜跃数步,恰恰撞到白摩诃面前,白摩诃骂道:“贼厮鸟,阳关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撞进来,你既撞到我跟前,且吃我一杖!”呼的一声,顺手一杖,将白山法师打翻,两条腿都齐根断了。

  石英冲入阵中,大声叫道:“黑石庄世袭龙骑都尉石英求见主公!”原来石英的先祖是张士诚的亲信卫士,被封为“龙骑都尉”之职,而今石英来到,仍然按照以前皇室的主仆之礼通名禀报,求见张宗周。张宗周热泪盈眶,扶着儿子的肩,走上围墙,说道:“枫儿,你叫他快走吧!”黑白摩诃也叫道:“张丹枫,为甚么不冲出来?老朋友来了,你也不出来接么?”

  张丹枫一声苦笑,正欲说话,忽见包围他家的武士分开两边,现出一条通道,那尊红衣大炮适才被人墙挡住,而今也显露了出来。石英见了大吃一惊,只听得额吉多大叫道:“你们再上前一步,我就开炮!”额吉多听他们的称呼,知道他们与张丹枫父子的关系,料他们不敢让张家毁于炮火,故此立施恫吓。

  其实那红衣大炮,转移不便,绝不能打到黑白摩诃他们;而其实刚打过五更不久,天尚未亮,额吉多亦不敢向张家开炮,只要黑白摩诃与石英冲上,张家之围立解。可是张丹枫与石英等人都不知道其中的微妙关系,尤其是石英,见那尊大炮对准张家,更是不敢动手。

  黑白摩诃气得哇哇大叫,用印度方言叽哩咕噜的乱骂,可亦不敢向前移动半步。额吉多哈哈大笑,马刀一指,喝道:“都给我退到百步之后,否则开炮!”石英与黑白摩诃无可奈何,只好依言退出百步之外,额吉多立刻命人在空地上撒下尖毒蒺藜,留下一百名弓箭手搭好弓弦,对准他们,石英等三人本事再好,也不能同时上挡弓箭,下挡蒺藜,眼睁睁地看着敌人布置,心中七上八落。

  皓月西深,疏星渐隐,东方天际,先是露出一线曙光,不久就从黑沉沉的云幕中透出光亮,浮云四展,从黑色变为灰白,不久又从灰白的云幕中透出一片澄色的光芒,黑夜已逝,朝阳初升,天色已经大亮了。

  额吉多昂头睁目,对着墙头,大声喝道:“如何?”张丹枫神色自如,冷冷一笑,道:“有甚如何?我虽死犹生,你生不如死!”额吉多道:“张丹枫,你若执迷不悟,我只有开炮了!”张丹枫道:“尽管开炮,不必多言!”额吉多道:“我现在从一数至十,到数至十时,立即开炮。蝼蚁尚且贪生,你仔细想想。”张丹枫鄙夷一笑,跳下墙头,根本不予理会。

  霎时间墙外墙内一片静寂,额吉多高声数道:“一、二、三、四——”张丹枫紧紧握着父亲的手,澹台灭明倒转吴钩,尖钩对准胸口,沉重凝冷的空气中继续传来数目字的呼声:“五、六、七、八——九——”澹台灭明吴钩一直,他以大将的身份,只能自杀,不能被杀,钩尖嵌入肉内,只要再用力一拉,立刻便要膛开腹裂。“九”字之后,久久无声,忽听得外面一声尖叫:“不准开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