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回 力抗金牌舍生救良友 身填炮口拼死护檀郎(4)


  这晚,脱不花满怀心事,不知父亲弄的是甚么玄虚,午夜时分,忽听得外面客厅有人说话,脱不花忍不住悄悄起来,躲在屏风后面偷听。

  客厅内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父亲也先,另一个则是他们太师府的总管窝扎合。脱不花屏息呼吸,凝神静听。只听得父亲问道:“明朝的使臣天一亮就要出城,咱们的礼物都齐备么?”窝扎合道:“都齐备了。”也先道:“姓云那小子真不好对付,谢天谢地,他去了我可安乐了。”窝扎合道:“太师是不是也要去送行?”也先道:“你代表我去,推说我有病吧。反正有国王送他们出城,也够隆重的了。”

  脱不花见他们说来说去,都是关于明日送行的事,不感兴趣,正想回去睡觉,忽听得父亲问道:“那尊红衣大炮,威力极大,你看炮声会不会传出城外?”窝扎合道:“张宗周的府邸离城门十里有余,这炮声可传十里,天亮之时,他们已经出城,又隔着一堵厚厚的城墙,就是听见,也不过像爆竹一样的声音,不会起疑的。”脱不花吃了一惊,只听得窝扎合又道:“而且不一定要放炮,他们在炮口之下,还不乖乖地自己绑来听太师发落么?”

  也先道:“张宗周父子都是一副硬性子,尤其是张丹枫,更是吃软不吃硬,我瞧他们是宁死不屈。”停了一停,叹口气道:“张丹枫文武双全,倒真是人才,可惜他不肯为我所用,还处处和我捣乱。这样的人若放他回国,终是瓦剌心腹之患呀,但愿他如你所言,降顺于我。要不然也只有不顾脱不花的伤心,将他除了。”原来也先在那日事后,盘问额吉多与麻翼赞,知道计救云重,活捉沙涛,消灭也先派去的五百铁骑,等等事情,都是张丹枫干出来的。也先又惊又怒,早就定下今日炮轰之策。但在明朝的使臣未离开之前,却不能行。所以一定要等到天亮之时,明朝的使臣离城之后。

  脱不花听得毛骨悚然,心中焦急之极。听得外面敲了三更,父亲吩咐窝扎合一些事情之后,才回去安歇。也先的房间正在脱不花的房间对面,脱不花躺在床上,只见父亲房中灯火未灭,人影在窗帘上移来移去,想是他心情紧张,故此深夜不眠。脱不花比她父亲还要紧张百倍,苦苦思索,盘算救张丹枫之计,但父亲未睡,她怎敢走出房间。

  好不容易等到父亲房中灯火熄灭,脱不花嘘了口气,一跃而起,忽地醒起外面还有人守卫,自己出去,他们固然不敢拦阻,但必然惊动父亲。脱不花想了一想,悄悄地将睡在里房的侍女唤醒,叫她烫了两壶热酒,送给在花园值夜的两个卫士喝,就假说是因为天寒地冻,太师特别赏赐的。酒中暗暗下了麻药。

  脱不花心中七上八落,生怕那两个卫士不上圈套,听外面铜壶滴漏之声,恨不得有甚么办法把时间留住。好不容易盼得那侍女回来报道:两个卫士不疑有假,果然醉了。脱不花早已换了夜行衣服,急忙悄悄溜出,奔入花园,从墙头上一跃跳出。这时太师府中已敲了四更了。

  这时云重在宾馆之中,也是兴奋非常,睡不着觉。瓦剌国王已与他约好,明日一早,就以送天朝国君之礼,将明朝被俘的皇帝祁镇,送到城门,与云重会齐,一同归国。这是最尊敬的礼节,不必云重到瓦剌朝上去辞行。

  外面星月交辉,天空一片明净。云重倚栏遥望,心道:“看这光景,明日该是个风和日丽的晴天。冬去春来,重归故国,皇上不知该多么高兴呢!”想起自己此行,幸而不辱使命,不但缔了和约,还将羁留异国的皇帝接回,这样的事情,几千年来,史册所无,云重为被俘的皇帝而欢欣,也为自己的幸运而庆幸。

  但在高兴之中,却也有哀愁。在就将离开瓦剌的前夕,云重自然而然地更加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和妹妹,难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来到的消息?周山民不是已经见了他们么?为何还不到京城来和自己相会?种种疑虑,都在心头涌起。云重本意要多留几日,等待家人团聚的,可是想不到和约缔得那么顺利,而祁镇又急不及待地日日派人催云重起行,这个被俘的皇帝心中所想的无非是早日赶回,重登大宝,他哪里会知道云重的心事。

  在离开的前夕,云重也自然地想到了张丹枫,这次出使的成功,大半是靠了张丹枫之力。可是为了两家的世仇,他不愿到张家拜会自己祖父的仇人,而张丹枫也不来看他。云重不知怎的,一想起来,就觉心中怅惘,这期间澹台镜明也曾劝过他不下数十次,劝他和张家释嫌修好,可是羊皮血书的阴影还重重地压在心头,他怎肯踏入仇人的家门?但虽然如此,他对这不久之前还视为仇人的张丹枫,却是有了一种舍不得分开的感情了。

  “张丹枫明早会不会赶来和我同行呢?”云重想起了这个问题,心情矛盾之极。他心底里似乎是盼望他能赶来,但又似乎不想他赶来,若然他真的赶来,和自己重归故国,那么将来自己的父亲怎么看法,他对云蕾的纠缠,又肯不肯就此割开?自己的父亲会不会骂自己和妹妹是一对不肖的儿女?

  欢欣、忧虑、恩怨、愁烦,种种情绪,打成了一个个结,结在心中,剪不断,理还乱,云重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心情,他独倚栏杆,思来想去,不知不觉地已听得外面打了四更了。

  云重正想回房稍睡片刻,忽听得下面人声嘈杂,随从上来报道,宾馆里跳进了一个蒙面的夜行人,口口声声说要立即谒见使臣,不知是否刺客,请云重处置。云重大为奇怪,想了一想,道:“好,让他进来。”过了一阵,卫士将一个黑衣少年推了上来,是蒙古武士的装束,但身材苗条,却与一般蒙古武士的粗豪,大不相类。

  云重好生奇怪,道:“你深夜求见,有何事情?是谁人遣你来的?”那青年武士面上幪着一块黑巾,露出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只见他眼波一转,低声说道:“请大人屏退左右。”云重的侍从怀疑他是刺客,一人上前禀道:“请大人小心。”另一人便待上前搜他的身子,那武士陡地闪开两步,眼光中露出又羞又恼的神情,云重心中一动,挥手说道:“你们都下去,咱们是天朝使者,以诚待人,何须戒惧。”待随从走开,云重随手关上房门,笑道:“现在可以见告了吧?”

  只见那年青武士将面巾撕下,脱了斗篷,却原来是个俏生生的蒙古少女。她第一句话便道:“我是也先的女儿!”云重吓了一跳,那武士女扮男装,早已被他看出,不足惊异,但她竟是也先的女儿,此事却是云重万万料想不到!云重不知也先耍甚么花招,急忙起立让坐,道:“尊大人有何见教?为何要你前来?”

  脱不花摇了摇头,表示并非父亲遣来。云重更是奇怪,只见脱不花神色仓皇,冲口说道:“云大人,你和张丹枫是不是好友?”云重道:“怎么?”脱不花道:“如今已敲了四更,只要天色一亮,张丹枫全家老幼,都要化成飞灰!他的性命如今悬在你的手上,你救他还是不救?”

  云重惊骇之极,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脱不花道:“我父亲恨他助你,更怕他回到中原,将来永为瓦剌之患,所以已派兵围了他的府邸,只待天色一亮,就要用炮来轰!”云重道:“我如何救他?”脱不花道:“立刻到张家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