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回 力抗金牌舍生救良友 身填炮口拼死护檀郎(3)


  云重取出一本小折,递过去道:“这是我们的和约草案,请太师过目。”那是于谦拟定的和约,主要内容很是简单,无非各保疆土,平等相待,双方永不再动干戈之类。附款是留在瓦剌的中国“太上皇”(即被俘的明英宗祁镇),必须立即送回。也先略略一看,沉吟不语,他本来另订有一分草案,仿以前宋朝和辽金两国所订的和约前例,要明朝国君居于小辈,与瓦剌缔为“叔侄之国”,并要每年缴纳三百万两银子,五万匹绸缎,总之想占中国的便宜。却想不到弄巧反拙,他费尽机谋,原欲把明朝的使臣弄于股掌之上,却反被明朝的使臣拿着了他的把柄。这时被云重的威仪镇慑,也先有如被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自己所拟订的草案,放在袋中,竟不敢摸出来。

  云重正容说道:“中国是礼义之邦,而今意欲与贵国缔为兄弟之国,以往之事,一概不咎,这和约两不吃亏。若太师尚有三心两意,以为中国可欺,那么我们边关亦有十万雄兵,也可以和太师周旋一下。”云重的说话有柔有刚,极为得体。也先上次侵入中国,虽然在土木堡大获全胜,俘虏了明朝皇帝,但接着就在北京吃了一个大败仗,被赶出雁门关外,说起来这场战事,互有胜败,谁都不能以战胜国自居。

  明朝提出的和约实是公允之极。也先盛气已折,心中想道:“这使臣难以对付得很,简直比当年他爷爷还要厉害,再拖延也讨不了便宜。”更兼又要顾虑到阿剌的内忧,于是只好接过云重的草案,约好待瓦剌国王过目之后,再定期商谈。

  和议谈得甚为顺利,不过十天,双方都同意签字,就以中国所提出的和约为依据,只不过改了些个别的字句。双方谈妥:在和约签订之后的第二日,就由明朝的使臣迎接他们的“太上皇”回国,这时被俘的皇帝祁镇亦已迁出囚房,被安置在瓦剌皇宫之中,待以国君之礼了。在和议商谈的期间中,张丹枫曾派人送信给云重,邀云重到他家中一叙,云重记得世仇,虽然对张丹枫已无恨意,但亦不愿前往。张丹枫也没有来看他。

  转瞬便到了明朝使臣离开瓦剌的前夕。这一晚云重兴奋非常,在宾馆中踱来踱去,睡不着觉。在另一处地方,也有两个人兴奋非常,睡不着觉。这两个人便是张丹枫和他的父亲,不过他们父子的心情又各有不同。张宗周是在兴奋之中又带有极深的悲凉,这时,正在花园里倚着栏杆和张丹枫说话。

  这几日来,张宗周似枯槁的树木一样,春风虽已吹拂大地,但枯树上却没有一枝新芽,一片绿叶。他把自己关闭在书房之内,连儿子也很少说话,对明朝使者到来的消息,他绝口不提,这反常的沉默,家中的人都为他担心,张丹枫本来想去拜会云重,也为了父亲,不敢离开家门半步。

  这一晚,张宗周突然将儿子唤来,父子俩在花园中徘徊漫步,久久不语,看看月亮已升至中天,张宗周叹了口气,吟道:“今夜园中月,明年只独看。”斜倚栏杆,遥望云海,似乎想透过云海,看到他梦中游遍的江南。张丹枫泪咽心酸,叫道:“爹爹。”

  张宗周凄然一笑,忽然问道:“听说和约已签,明朝的使者明天便要回国了,是么?”这还是第一次问及明朝的使者。张丹枫道:“是的。”张宗周道:“这位使臣也是姓云的,是么?”张丹枫道:“是的。”他心中已想过千遍万遍,云重既不愿见他父亲,他也不敢将云重的身分告诉老父。张宗周道:“这位使臣不辱使命,比当年的云靖还强!”他还未知道这位使臣就是云靖的孙子。张丹枫含笑点了点头,张宗周忽道:“枫儿,那么你明天也该走了!”

  张丹枫心中一震,这愿望他已想了多年,但而今从他的父亲口中说出来,他的心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知道得很清楚,若然自己明天一走,那就是和父亲永无再见之期了,生离死别,昔人所悲,何况是自己的生身老父!张丹枫抑住了心头的颤动,明知父亲不会答应,仍然问道:“爹,那么你呢?”

  张宗周面色一沉,忽而又笑道:“你的东西我都已替你收拾好了,这是最后一次照料你了。”张丹枫心情激动,冲口说道:“爹,你不走,那我也留在这儿伴你。”张宗周柔声说道:“不,你要走!你年纪还轻吶。澹台将军和你一同走,我已经告诉他了。”

  张丹枫道:“澹台将军也走?——”下面的那一句“那么你岂不是更孤单了?”说不出来,张宗周微笑道:“是的,澹台将军——”忽见面前人影一闪,澹台灭明奔到面前,张宗周笑容未敛,正想说道:“话说曹操,曹操便到。”只听得澹台灭明气喘吁吁,颤声说道:“主公,不好了!”张宗周从来未见过澹台灭明这样慌张,问道:“甚么事情?”澹台灭明道:“咱们的府邸已被人包围了!”张丹枫凝神一听,果然听出了外面的人声。张宗周还是神色如常,道:“那么咱们就出去看看。”

  张丹枫与澹台灭明跳上墙头,只见府邸四周围了几层,对着正门,还有一尊红衣大炮!蒙古人最先把火药运用到战争上,当年横扫欧洲,就仗着火器之力不小,想不到而今竟用来对付张家。在红衣大炮的后面,一排并列着三骑健马,那是额吉多,麻翼赞,和青谷法师的师兄白山法师。

  蒙古兵点着松枝火把,一见张丹枫站了出来,轰天的大声吆喝,张丹枫力持镇定,向下面发话道:“你们来做甚么?”他运气传声,有如龙吟虎啸,将蒙古兵嘈嘈杂杂的声音都压了下去。额吉多拍马上前,对着墙头,大声笑道:“张丹枫,今日看你还有甚么手段?你要死还是要生?”张丹枫道:“怎么?”额吉多道:“若然要生,你就自己动手,把家中的人都缚了。只留下你的父亲可以不缚,然后打开大门,让我们将你们父子带去交给太师,由太师发落。”

  张丹枫“哼”了一声,道:“若然不呢?”额吉多道:“我留点时间,让你们想个清楚。这尊大炮,你该看见了吧。任你武功再强十倍,也难抵挡。限你们五更答复,若然敢道半个不字,还想抵抗的话,那么对不住,天一亮,我就向你们开开炮!”

  张宗周道:“枫儿,下来。”张丹枫和澹台灭明走到张宗周面前,张宗周道:“看来也先这厮非得我而不甘心,就由我跟他们走吧!你和澹台将军一身武功,相机可以逃走!”张丹枫道:“不能!我们绝不能让你受也先之辱!”张宗周想了一想,忽而朗声笑道:“好志气,好志气!咱们两三代来,在瓦剌屈辱求生,气也受够了。而今中国已强,是不能再受他的侮辱。好吧,那就让我和家人死在这儿,你们从后门杀出!”张丹枫斩钉截铁地道:“不能!”

  澹台灭明也道:“要死我也和主公死在一起。”张宗周含泪笑道:“你们都是我的好儿子,好部下,呀,只是我累了你们了。”张宗周想起他和他的父亲两代,为了一念之差,想借瓦剌的兵力与明朝再争夺江山,不惜在瓦剌为官,替瓦剌整军经武,费了多少心力,把瓦剌变成强国,不料到头来反自食其果,不但自己的国家几乎被瓦剌所灭,而今连自己一家,也要毁在也先的炮火之下!

  外面又传来了额吉多的叫声:“想好没有?最迟天亮我们就开炮了!”张丹枫枉有一肚皮智计,这时也想不出办法对付,看着父亲那悲愤的神情,心中无限焦急!

  这个时候,在另一处地方,也有一个人焦急非常,这个人却是也先的女儿脱不花。

  脱不花自然知道和约已经签了的消息,知道明朝的使臣明天一早便要离开,也料到张丹枫必然会跟随明朝的使臣回国,心中悲苦,愁眉不展,他父亲也看了出来。这日晚间,也先喝了几杯酒,意兴甚浓,对女儿笑道:“你不必伤心,我看张丹枫明天未必会走,我有法子将他弄回来。我只有你一个女儿,你要天上的月亮我也会给你拿下来。花儿,你瞧爹多疼你!”脱不花又惊又喜,再问父亲之时,也先却只顾喝酒,不再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