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回 力抗金牌舍生救良友 身填炮口拼死护檀郎(1)


  澹台镜明心思灵敏,见张丹枫一定要将那几页医书塞到云重手中,料知其中必有缘故,笑道:“既然是张大哥一番好意,你就接下吧。”云重最听她的话,见她这么一说,也就拿了过来,心中却是暗暗奇怪。

  张丹枫道:“好啦,你替澹台妹子治伤,我不打搅你们啦。”一笑掀帘而出。

  第二日一早,张丹枫便把云重唤醒,问道:“澹台妹子伤势如何?”云重笑道:“你所传的那针灸之术,真是神奇极了,下针之后,不过半个时辰,她已能行走如常了。”张丹枫道:“那么咱们现在便可拔队出发,还有一场好戏在后头呢。”云重满肚皮纳闷,不知张丹枫何以会知道他昨夜遇难,更料不到他还有甚么神机妙算,只好任从他来摆布。

  十八名跟随云重出使的卫士,在昨晚那场激烈的战斗中,只是轻伤了三人,都能骑马。沙涛的贼兵,一半陷在沼泽之中,早已惨遭没顶,丢下的马匹,遍地都是,云重叫随从选了二十多骑好马,列队走出山谷。

  刚出前山,便听得远处有马队奔驰,还隐隐杂有呼叫之声,云重奇道:“好像是一队溃兵。”张丹枫笑道:“好戏就要登场,你等着瞧便是。”转过一个山坳,忽见前面尘头大起,一队蒙古兵迎面而来,只有二三十骑的样子,衣甲不全,马嘶人喘,军容凌乱,显然是曾打了一场败仗。

  云重惊疑不定,只见面前的一名蒙古军官,依着中国武士的礼节,在马背上抱拳说道:“云使臣驾临敝国,我们有失迎迓,请使臣恕罪。”云重道:“你们是甚么人?”那军官道:“我们是奉太师之命,接使臣到敝国京城的。呀,张公子也在这里?那好极了。”这军官正是也先帐下的第一名武士额吉多,他见着了张丹枫。不由自己地显出尴尬的神色,虽然寒冷,额上却沁出汗珠。

  张丹枫微微一笑,道:“你们的太师照料得真是周到。”策马上前蓦然伸手一抓,将额吉多旁边的一名军官硬生生的从马背上倒拽过来,那军官也好生了得,被张丹枫出其不意地从马背上抓起,身子腾空,还居然踢出两脚,但迅即被张丹枫点了麻穴,不能动弹。

  这一下大出众人意外,额吉多喝道:“张公子,你岂可如此无礼!”张丹枫双手一撕,将那名军官的军衣撕下,又剥开了他里面所穿的护身皮套,将他一旋,露出背脊,只见背脊上刺着一个草书的“贼”字,张丹枫大笑道:“是谁无礼?你也曾读过中国之书,这个贼字你认得吗?哈,幸亏我早做下了记号。”将那军官一抛,云重身边的卫士急忙接过,张丹枫道:“云使臣,这厮就是昨晚脱逃的那个蒙面贼,名叫麻翼赞,又是瓦剌太师帐下的武士,你带着他送回给也先吧!”

  额吉多大吼一声,拔刀便砍,张丹枫举剑相迎,挡了几招,忽然纵声大笑道:“你昨晚受的苦头还不够吗?你愿落在我的手中还是愿落在你太师仇家的手里?”额吉多怔了怔,骂道:“昨晚的事原来都是你这小子从中捣鬼!”一招“力劈华山”,刀锋直落,一副拼命的神气,张丹枫暗运内劲,借力反削,举起白云宝剑向上一撩,只听得叮当一声,刀剑相交,额吉多的厚背砍山刀刀头竟然断了!额吉多拨马便走,张丹枫笑道:“你走也走不掉啊,你瞧是谁来了。”

  只听得一声马嘶,马蹄急响,远远望去,只见一团白影,转眼之间,便到了面前,端的是声如奔雷,势如闪电,澹台镜明一声欢呼,大叫“哥哥”,原来来的乃是澹台灭明,他的坐骑正是张丹枫的那匹照夜狮子马。

  额吉多吓得魂飞魄散,刚叫得一声:“澹台将军——”澹台灭明大笑道:“贼厮乌,今日叫你识得俺澹台灭明!”劈面一拳,将额吉多击倒。澹台灭明在也先下令围困张宗周的府邸之时,曾受够了额吉多的气,而今他辞了官职,无所顾忌,这才泄了心头之愤。

  额吉多的残兵虽然还有二三十骑,但谁不知道澹台灭明乃是瓦剌国中的第一员虎将,被他一喝,胆小的有几个竟然倒撞马下,其他全都逃了。澹台灭明将额吉多绑个结实,澹台镜明正待和他叙话,忽见面前又是尘头大起,云重惊道:“也先居然敢如此妄作胡为,派了大军来吗?”澹台灭明笑道:“这不是也先的兵。”

  片刻之后,那队人马到,经过澹台灭明引见,原来是瓦剌一个部落的酋长,这个部落的老酋长被也先所杀,强迫现在的酋长归附,至最近也先与阿剌互相争权,这个部落自然而然地投了阿剌。额吉多本来带有五百名精锐骑兵,昨晚被这个部落偷袭,几乎全军覆没,刚才逃走的二三十骑,也都给他们活捉了。

  两下一说,云重这才知道其中的原委。原来张丹枫与澹台灭明南下迎接云重,在半路上见着额吉多这支军队移动,张丹枫夜探营账,恰巧碰着额吉多与沙涛商量计谋,传达也先的密令,叫沙涛劫持中国的使臣,再由额吉多出头相救。张丹枫正愁人少,难以一面抵挡额吉多的五百精兵,一面抵挡沙涛的贼众,与澹台灭明一说,知道附近的部落就是也先的仇家,于是定下妙计,由张丹枫去引沙涛的贼兵陷入沼泽,由澹台灭明乘他的宝马去说服那个部落的酋长出兵。两下凑合,果然一举奏功。

  至于那个武士麻翼赞本和额吉多一伙同来,他是在沙涛初次偷袭云重的帐幕失利之后,看到信号烟火,前来相助的。不料却被云重一掌震裂他的护身皮套,张丹枫乘机用飞针从裂口打进,在他身上刺了大大的一个“贼”字,而今被当场拆穿,将他捉获,自是无话可说。

  那部落的酋长和云重相见,互献“哈达”。双方协议,除了额吉多和麻翼赞由云重带走之外,其他掳获的人马武器,都归那个酋长。云重随从的马匹,这时也都已截获,所有物资无一遗失。那酋长得澹台灭明之助,打了一个大大的胜仗,又获得数百良马以及许多武器,非常满意,一再道谢,并自动护送了云重一程。

  送出山口,那酋长领兵回去,云重一行,继续赶路,这时已是中午时分,阳光普照,寒气顿消,云重揽辔扬鞭,意兴甚豪,对张丹枫道:“昨晚全亏了你,也先想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岂知反给咱们拿着了他的把柄。”张丹枫微微一笑,澹台镜明道:“云大哥,昨晚你指挥若定,咱们得免灾难,你的功劳也不小呀。”策马傍着云重,并辔而行,澹台灭明看在眼里,心中笑道:“原来这小妮子早已选中了心上之人了。”看他们二人亲密的样子,想起张丹枫失意的遭遇,不禁暗暗为少主伤心。

  张丹枫也自有点黯然神伤。云重正在兴头,忽然问道:“蕾妹呢?她怎么不和你同来,独自一人留在瓦剌城吗?”这话他早已想问,只因昨晚一夜纷扰,直至如今,才有时间闲话家常。

  张丹枫呆了一呆,强自抑着心头的激动,淡淡说道:“嗯,她没有同来,她回家探望母亲去了。”云重大喜,道:“不知我的母亲可还在世吗?”澹台灭明道:“听说令尊也早已回家了呢。云大人,这次你们合家团圆,真是喜上加喜呀!”云重喜极若狂叫道:“真的?”澹台灭明道:“这还能有假?只是——”忽见张丹枫向他瞟了一个眼色,下面的话立刻咽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