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九回 触景伤情穷村嘶骏马 神机妙算泥沼陷追兵(5)


  云重半信半疑,瞧了澹台镜明一眼,澹台镜明道:“你不必为我担心,我能走路。”一跃而起,张丹枫道:“原来是澹台妹子受了伤么?既能走动,便走无妨,过一个时辰,我替你治。”叫女兵选了一匹好马,将厚绒包着马蹄,把要带的东西都放在马背上。

  云重也叫侍卫出去传令,一个传递一个,不一会,十八名随从都集中起来,卷起帐篷,背起伤者,悄悄地随着张丹枫撤走。临走之时,张丹枫叫他们在每匹马的屁股上都插上一刀,那些马负痛狂嘶,齐向敌人的阵地冲去,威势极是吓人,黑夜之中,敌人只以为他们反攻偷袭,慌忙迎敌,张丹枫趁着敌人混乱之时,已带着众人蹑手蹑脚地排成一条散兵线从西边的一条小路冲出。

  每个人都有轻功的底子,马蹄包上厚绒,走路也无声音,又是在混乱之中,敌人竟然没发觉。走了一阵,云重奇道:“这条路怎么没有人把守?”张丹枫笑道:“这条路没有出口,是个绝地,有十来个哨兵都给我结果了。小心,下面一段路越来越险了。”两旁山石嶙峋,荆棘遮道,张丹枫手挥宝剑,牵着马儿,领先开道。众侍从都是一身武功,披荆斩棘,不一刻就到了外面,月黑风高,只有几点疏星,黑黝黝的看不清外面的地形,但觉得外面是一大片宽阔的草地,似乎是两山之间的峡谷。

  云重嘘了口气,道:“冲是冲出去了,但纵马之计,只能骗过一时。前面有大山挡路,黑夜之中如何越过?终须给他们发觉。”张丹枫笑道:“我正要引他们到此地来。”指挥众人抢上高地埋伏,过了一刻,只见火光蜿蜒,有如长龙,果然是贼兵发现,追踪前来,张丹枫待敌人踏入草地,忽地哈哈大笑,笑声一发,四面山鸣谷应,黑夜之中,敌人不知他们躲在何方,四处乱扑 。

  骤然间,忽听得呼号救命之声四起,张丹枫喝道:“将石头滚下,打这些王八羔子!”山上多的是磨盘大的岩石,寻常人数人推之不动,云重的侍从却个个都有数百斤气力,一声令下,大石纷纷向山下滚去。火把光中,只见贼兵在草地上挣扎乱滚,十之八九都好像矮一截似的,站不起来。乱石一滚,压在身上,更是惨不忍睹。

  云重仔细看时,只见草地上泥浆有如沸了的水一般,层层涌起,原下来面竟是一个大沼泽,上面覆着绿萍,黑夜望去就像一大片毛茸茸的草地。贼人陷在沼泽之中,已是难于挣扎出来,给石头滚中的更是断手折足,立遭没顶。云重大吃一惊,原来他们刚才竟是从沼泽边缘通过,要不是张丹枫熟识地形,黑夜之中,定然失足。

  澹台镜明道:“饶了他们吧。”张丹枫下令停止滚石,却对云重笑道:“喽兵可恕,首恶难饶。我和你去捉他们一两个人。澹台妹子,你在这里稍待片刻。”

  张丹枫带云重从山坡绕出,这时从沼泽挣扎得脱的贼兵已是溃不成军,纷纷逃走,张、云二人悄悄掩出,只见适才那蒙面老汉和另一个蒙面人殿后,一路吆喝,要乱军聚合,张丹枫与云重陡地跳出,张丹枫向那蒙面老者一剑刺去,疾若飘风,那老者向一旁闪,呼的一掌横扫,岂知张丹枫身法比他更快,似是早已料定他的后路。剑锋一偏,恰恰刺中他的肩头,那老者一掌劈空,早已失了重心,又中了一剑,立刻一个倒栽葱跌在地上,张丹枫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像麻鹰捉兔一样将他提起。

  云重扑向两个蒙面人,反手一掌也正打着,却听得声如败革,那人晃了一下,竟未跌倒,原来他里面穿有护身的犀牛皮套,云重一掌将他的皮套震裂,左右开弓,第二掌跟着连环疾扫,那人哼了一声,骈指向云重腰间一戳,迅即反身一脚,脚尖上挑云重的手腕,这两招用的狠疾非常,竟是西藏天龙派的上乘武功,那一戳一踢本不稀奇,但连接而用,却教人非闪避不可,云重只得撤掌防身,那人溜滑之极,立刻逃跑。

  张丹枫擒了那个蒙面老者,转过身来对个正着,那人猛发一拳,张丹枫将蒙面老者往前一挡,一个闪身,左手一扬,只听得那蒙面老者猪般的喊将起来,中间杂有尖锐的叫声,却是那逃走的蒙面人所发,张丹枫哈哈大笑,看那蒙面老者,却已经被同伴的拳头打得晕死去了。

  云重指着那逃人的背影道:“这人的武功最强,只稍逊于我辈,在今晚来暗袭的敌人中,以他最为高明了。张兄何故放他逃走?”张丹枫笑道:“当捉便捉,当放便放,这个人嘛,还是放他逃走的好。”云重觉他故弄玄虚,颇为不悦,但又怕他另有神机妙算,只有不再诘问。

  两人回转原来的地方,还未到一顿饭的时刻。澹台镜明赞道:“好快!关公杯酒斩华雄亦不过如斯!”张丹枫道:“好啦,今夜没事了,他们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一觉啦。至于你我、可还有些未了之事,云兄,现在是该你升堂审问了。”叫众人搭起帐篷,各自歇息,他和云重、澹台镜明三人却用冷水喷醒那个蒙面老汉,扛进帐幕。

  张丹枫早料到是谁,拉下面具一看,果然是沙无忌的父亲沙涛。张丹枫冷笑道:“你叛友求荣,通番卖国,百死不足以蔽其辜,今夜之事,幸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否则两国之间,岂不是又给你搅起一场战事?”云重也喝道:“大明的使者与你何冤何仇,你何故要将我们杀害?快快从实招来,否则有你苦吃。”沙涛叫道:“我完全无意将你们杀害,更非想挑起两国干戈。”云重道:“那你为何带领喽兵,前来偷袭?”沙涛道:“这,这——”讷讷不敢出口。张丹枫冷笑一声,道:“你说不说?”骈起双指,向沙涛胁下一戳,沙涛顿感有如千百银针刺体,痛苦难当,道:“你饶了我吧,我说,我说。”

  张丹枫向他的相应穴道一拍,解了这独门点穴的功夫。道:“若有半字虚言,再叫你捱我一指。”沙涛道:“都是也先指使我的。”云重吃了一惊,道:“胡说。”沙涛道:“也先本意叫我们将你掳去,然后再由他派兵救回。伪作是官军打贼,这样你便落在他的掌握之中,不由你不感恩戴德。”

  云重一时之间尚想不通,张丹枫笑道:“这计策好毒,真是一石三鸟之计。第一是先折你们天朝使者的威风,叫你扫尽颜面。”澹台镜明道:“他将你救回,你落在他手中,等于是俘虏的身份,说话也不响啦。”张丹枫道:“这样,在缔和之时,他便可占尽便宜,提出屈辱的条件,你在他的掌握之中,硬也硬不起来啦。当然,这都是他的一厢情愿。”云重仔细一想,自叹脑筋迟钝,不及张丹枫和澹台镜明的心思灵敏。

  张丹枫道:“也先派来的官兵,和你们在甚么地方相约碰头。”沙涛道:“就在前山山口。”张丹枫笑道:“果然你并无虚言,好,饶你不死。”在他身上拍了两下,将他的琵琶骨震碎,把他的气功全都破去,叫他终身残废,纵有毒掌,也不能运用伤人。又将沙无忌提来,也依法炮制,将他们二人推出帐外,叫他们自己觅路逃生。

  云重道:“明儿如何应付瓦剌的官兵?”张丹枫笑道:“你先好好地睡一觉,养足精神,自能应付。总之你绝不会丢脸便是。”澹台镜明道:“张大哥神机妙算,真是人所不及,怎么事事都像在你的意料之中?你难道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云重也有许多疑惑,想请张丹枫解释,张丹枫一笑摆手道:“天机不可泄漏,明儿一早,你们全都知道,何必急急。云兄,你们都该睡啦。”

  云重满肚皮纳闷,正想去睡,张丹枫忽道:“我几乎忘了一事,你且等一会儿。澹台妹子,你的脚感觉如何?”澹台镜明试走两步,道:“好像有点不能用劲。”卷起裤脚一看,云重惊呼道:“腿肚子都红肿啦,丹枫,你不是说有办法包她治好?”张丹枫道:“不错,但要你给她来治。”取出一枚银针,道:“你在她脚跟的涌泉穴刺两针,再在尾闾的凤尾穴刺两针,明儿一早,红肿便消。好,你不必着忙,我再详细教你针灸之法。”指手画脚的说了一遍,又道:“瓦剌气候不好,许多人都会得关节疼痛之症,我这针灸之法,不但能治筋骨麻痹,连脚跛了都能治好,云兄,你不可不学。”

  云重心道:“她又不是脚跛,要你这样啰唆?”对张丹枫的絮絮不休,甚感心烦,道:“改日再学也不迟。”张丹枫道:“非学不可!你怕麻烦是不是?好,我将这秘本都交给你啦。澹台妹子,你非督着他学不可。”摸出一本书,将其中之一章撕下,硬塞到云重手中。云重大为奇怪。正是:

  深心君不识,好意后来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