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九回 触景伤情穷村嘶骏马 神机妙算泥沼陷追兵(4)


  云重叫道:“提防他们的爪子,狗爪子有毒!”正面的那个蒙面人似乎是个老者,嘿嘿冷笑,与另一个使锯齿刀的家伙,夹攻云重。云重边打边瞧,只见澹台镜明与那两个蒙面人也斗得正烈,其中一个身材好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一般,甚为了得,所用的也是赤砂掌夹以鹰爪功,但掌法怪异,似乎比面前这个老者还胜几分。

  澹台镜明使开家传的南岳剑法,轻灵沉稳,兼而有之,也尽抵挡得住,只是她行动不大方便,跳跃之际,微显呆滞,那两个蒙面人迅即看出了她弱点所在,双掌一刀,专攻下盘,战到分际,那个蒙面人突然使了一记怪招,掌击面门,澹台镜明横剑一封,他突然向地下一倒,双掌一伸,就拿澹台镜明的纤足。澹台镜明飞脚便踢,被他抓着左足足跟,猛地一送,澹台镜明凌空飞起,说时迟,那时快,他的同伴手舞单刀,摸出飞索,向前一抖,立刻上前,意欲生擒。

  云重这一惊非同小可,奋起神力,大喝一声,呼的一掌扫去,不惜与那蒙面老者毒掌硬碰,这一掌有开山劈石之声,若然硬碰,云重最多中毒,那老者的手臂非折断不可,那老者不敢硬接,退后一闪,另一个蒙面人的锯齿刀刚到,被云重左手抓着刀柄,硬拖过来,右掌一劈,立刻将他劈得头颅碎裂。

  两边动作都是快如闪电,云重摆脱了两个蒙面人,正欲奔前,忽听得惨叫一声,原来澹台镜明虽因冻疮发作,关节作痛,轻功受了影响,但根底还在,她被那个蒙面人抓着足根一送,就借这一送之势,一触帐顶,立刻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凌空下刺,这一剑有如鹰隼俯啄,又狠又准,使单刀的蒙面人竟被她一剑刺穿了咽喉。飞索抛出,也刚好绊在她的身上。

  施暗算的那个蒙面人刚刚站起,云重的掌势已如排山倒海般的攻来,那蒙面人哪里敢接,吓得面无人色,连连后退,那蒙面老者急忙在后夹攻,掌挟腥风,硬抓云重的肩头,云重呼的一掌,正要得手,忽觉肩头微痛,迫得缩肩沉肘,掌锋一偏,虽是仍然打中那个蒙面人,但掌力已卸了一气,但饶是如此,那蒙面人也几乎爬不起来。

  云重跃出两步,无暇追击那个被自己打伤的蒙面人,先来察看澹台镜明。那蒙面老者“哼”了一声,抓起那个受伤的同伴,立刻冲出帐幕。

  澹台镜明已自行解了绳索,笑盈盈的站了起来,笑道:“好险!”云重道:“没甚么吗?”澹台镜明道:“没甚么。”云重眉头一皱,道:“你把靴子脱了,嗯,将袜子也脱了,让我看看你的脚板。”澹台镜明面上一红,道:“干甚么?”云重道:“前次我在太湖山庄,受了红发妖龙的毒掌所伤,是你服侍我,现在该我来服侍你了。”

  澹台镜明道:“我隔着靴袜,被他抓了一下,就受伤了么?”意颇不信,脱开靴袜一看,只见脚板上果然有金钱般大小的红印,云重道:“好厉害。幸好有靴袜隔着。”拿起澹台镜明的佩剑,在红印周围划了一个圆圈,将毒血挤出来,敷上了行军所用的消毒散,道:“你且歇歇,明儿看伤势如何,再替你治。”云重说得甚似轻描淡写,其实心中却是焦急非常,他用的不是对症的解药,虽然毒血已经挤出,这药也有清毒之功,但到底放心不下,生怕残留的毒气,会在里面作怪,虽不致死,也可能令她足跛残废。

  澹台镜明却似毫不在乎,眉眼盈盈,芳心正自无限欣慰。云重的小心服侍,关切之情,溢于辞表。澹台镜明大为感动,禁不住心中想道:“比起张丹枫来,他虽然稍为粗鲁。但对我的一片真诚,却也不在张丹枫对云蕾之下。”笑着对云重说道:“你不要只顾我,你也被那蒙面老贼抓了一下呢。”云重道:“我穿有护身的锁子黄金甲,不妨事的。”将战袍脱下一看,只见护身甲也被抓裂了一处,幸而未伤皮肉,澹台镜明咋舌道:“这蒙面人好厉害,功力比暗算我的这个高得多。”

  谈话之间,女兵已把被蛇焰箭引起的小火头扑灭,过了片刻,只听得厮杀之声渐渐静止,只有在空中呼啸的羽箭之声,还在此起彼落。卫士进来报道:“托云大人的洪福,贼人已经退了。”云重道:“都退了吗?”卫士道:“他们似乎是扼守着四面的高地,只向我们放箭,却不冲过来了。”

  云重道:“他们强攻不逞,想是要困毙我们,你们仍要小心,不可松懈。有人受伤没有?”卫士道:“只有两人受了箭伤,一人受了刀伤,都不严重。”云重道:“将他们扶进帐来,叫女兵替他们包裹伤口。”云重所带的十八个侍从,都是御前的一、二等侍卫,个个武功高强,一可当百,所以比对之下,损失甚微。

  女兵们手忙脚乱,刚刚替三个受伤的战士扎好伤口,只听得卫士又进来报道:“贼兵在山头上烧起火堆,黑烟冲天,不知何故?”话犹未了,又听得外面尖锐的号角之声响了起来。

  号角急响,但却无贼人冲来。云重道:“不好,他们点燃烽火,吹起号角,定是招集援兵,只怕拂晓之后,还有一场恶斗。”叫随从们仍按以前的战斗部署,两人一组,散在帐幕四边。

  贼兵的号角响了一阵又停下了,只有火烟随风飘来,外边一片寂静。云重上前仔细察视澹台镜明,问道:“好一点么?”澹台镜明道:“舒服多了。”秀眉一竖,忽道:“我看这些贼兵,不是普通的强盗。”云重道:“怎么?”澹台镜明道:“若然是志在偷营劫物的普通强盗,他们也不必幪着面孔了。”云重道:“你以为是蒙古兵么?休说也先不敢如此胆大妄为,那三个被我们打死的蒙面人,我已叫人检查过了,都是汉人。”澹台镜明道:“那他们为何要幪着面孔?蒙古境内,又怎么会有这许多汉人强盗?”

  云重眉头一皱,忽然说道:“他们是怕被我们认得,用毒手伤你的那个蒙面人身形好熟,我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似的。”澹台镜明道:“你再想一想。”云重道:“哦,我记起来了,那是我在校场比武,夺武状元之时,所见过的。只是那时来比武的举子甚多,我又没有和他交手,却想不起他到底是谁?”

  歇了一歇,云重叹息道:“可惜刚才没有将他擒着。”刚刚说到此处,帐篷忽然如受重物所压,凹陷下来,云重大惊跃起,只见帐篷陡地裂开一个大洞,一个人丢了下来,正是那个伤了澹台镜明的蒙面家伙。云重叫道:“哪位高人与我相戏?”忽见从裂口处又跃进一人,哈哈笑道:“我替你将恶贼擒来,怎说相戏?”澹台镜明喜极而呼,原来来的竟是张丹枫!

  云重睁大了眼,做声不得。心道:张丹枫端的神出鬼没,不可思议。张丹枫道:“你将他的面具拉下一看。”那蒙面人似乎是被张丹枫点了穴道,摔倒地上,动弹不得。云重拉下他的面具,原来却是沙无忌,云重记得他在校场比武之时是被铁臂金猿的师侄陆展鹏打下擂台的,当时只以为他是一个普通的举子,却料不到他是纵横两国边境的大贼。

  云重怒气冲冲,道:“张兄,你把他穴道解开,待我审问他。”张丹枫一笑道:“他们已来了援兵,还有高手相助,就要再来进攻,哪有时间容你细细审问?”澹台镜明知道张丹枫智计多端,沙无忌又是他所擒来,必知底细,立刻说道:“张大哥,咱们人少,只恐不耐久战。还要请你设法。”张丹枫道:“云兄,那就请恕我毛遂自荐,借箸代筹了。”云重此时对张丹枫亦是甚为佩服,道:“请你施令便是。”

  张丹枫道:“立刻撤走!”云重道:“黑夜之中,不知敌人虚实,又有妇女,撤走岂不更为危险?”澹台镜明微微笑道:“张大哥必有高见。”云重默不作声。张丹枫道:“你将要交与瓦剌的礼物,都放在一匹马上。叫其他人都弃了马匹,随我冲出。保你毫无伤损,而且可立大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