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八回 万里远来异乡寻老母 卅年重会逸士斗魔头(4)


  上官天野放开了张丹枫,面色一端,对乌蒙夫、林仙韵道:“你们都是我的好弟子,我误了你们十多年啦。现在我将不许婚嫁的戒律取消,这间石室也留给你们了。”乌蒙夫与林仙韵大喜过望,双双跪在地上,谢师尊恩典。上官天野笑道:“你该谢他才是。”乌蒙夫狂喜之中,更无暇顾到辈份,果然向张丹枫施了一礼,并将《玄功要诀》送还给他。他资质虽不如张丹枫之聪慧,但在这几日之中,已将《玄功要诀》中练气之法熟记于心,不必再看了。

  上官天野仰天大笑道:“我平生大战小战,不下千数百场,以今日这一战最为痛快!天下第一的名头虽争不到,恩怨罪孽都已全消。玄机老兄,是咱们该走的时候了!”忽而向山下一瞥,向乌蒙夫道:“你的大师兄也来了,他来的正是时候。”

  澹台灭明走上山来,见师父与玄机逸士并肩而立,甚为惊异,他本来是受张宗周之托,怕上官天野误伤了张丹枫,请他来关照的。而今见此情形,想是两家已言归于好,心中放下一堆石头,转眼一看,只见被逐出师门的乌蒙夫与师妹林仙韵相依相偎,站在师父身旁,状极亲热,澹台灭明更是奇异万分。

  澹台灭明是张丹枫自幼即和他在一起的人,张丹枫神志本来就恢复了六、七分,一见了澹台灭明,幼年情事,一一在心头涌起,他记起了他自己的身世与国恨家仇,跑上前去拉着澹台灭明道:“澹台将军,我的父亲没事么?”澹台灭明道:“他正盼望你回去。”上官天野道:“你们早就认识的?”澹台灭明道:“禀告师父,他是我的小主人。”上官天野哈哈大笑道:“玄机老兄,你看咱们的门下早就是一家人了,咱们还争斗做甚么?”

  上官天野将澹台灭明招到跟前,道:“我已决意离开此地,仙韵跟了我这么多年,这间石室,我就留给他作嫁妆,让她与蒙夫在这里静修。从今日起,由你做我派的掌门弟子,你要好好督促师弟、师妹们勤练武功。”林仙韵眼圈一红,道:“师父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何必要走?让我们多服侍你几年,以报师恩吧。”上官天野一笑说道:“三十年前,我因为打不赢玄机老头,逃到此地,现在恩怨全消,我还不回中原去做甚么?你有了伴儿,我也要找两个老伴啊!”澹台灭明跪下领命,林仙韵给他说得脸泛红潮,忸怩笑道:“只要师父晚年快乐,我也就放心啦。”与乌蒙夫一同跪下谢恩。

  玄机逸士道:“看来我也要交代一些事情了。”将门下弟子都招到眼前,说道:“董岳老成持重,跟我最久,此后本门的一切事情,都由他执掌。天华与盈盈,资质最佳,各得了我的半套剑法,从今以后准许你们互相传授,剑可合璧,人亦可以合璧,就由你们的大师兄主婚好了。”

  谢天华与叶盈盈十几年来的心愿得偿,自是欢喜无限,但在小辈面前,却不好意思表露出来,只是淡淡地相视一笑。董岳上前向师弟、师妹道贺,心中极是高兴,却也微微感到一点辛酸。原来他对师妹也早有心意,只是知道师妹的心向天华,所以二十年来,从无表露。今日见师弟、师妹双剑合璧,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这一点点辛酸也就升华,好像淡淡的轻烟,在阳光之下消失了。

  玄机逸士又道:“云澄在我门下日子最短,武功亦未练成,本身又历尽劫难,若说我心中还有未了之事,那就是记挂他了。我走了之后,你们都要好好地照顾他。董岳,你可以将本门的内功心法,代我传授给他。只要勤修苦练,将来还可有成。”云澄不禁嚎啕痛哭,张丹枫难过非常,竟不敢向云蕾再瞧一眼。

  董岳道:“师弟死里逃生,现今父女重会,又蒙师恩,苦尽甘来,不必太伤心了。”玄机逸士轻抚云蕾的头发,道:“你有这样的位如花似玉的孝顺女儿,此我强得多了。人生一世,只求问心无愧,便来得安乐,去得安乐,你是忠臣孝子集于一身,又有佳儿佳女,虽然际遇坎坷,细想起来,亦无缺陷,不必再哭了。”

  云澄收了眼泪,虽感师门温暖,心中的悲愤仍未稍减,想起自己仇人的儿子又正是自己的师侄,而且是师父最赞许的人,这仇恨不但不能报,而且不便在师兄们的面前说出来,心中抑郁更甚。只听得玄机逸士又笑道:“最令我欢喜的是咱们一代强过一代,天华的弟子张丹枫将来定能光大我门,只要慎戒误用聪明,成就不可限量。你们好好看待他。”

  日影西斜,天渐黄昏,那老婆婆手持竹杖,轻轻挥了半个圆圈,道:“推开尘世事,跳出五行中。偏你们有这么多交待不清的事!”上官天野拍手笑道:“说得好,说得好!从今野鹤闲云伴,不悔情痴不悔真。玄机老兄,是咱们该走的时候了!”

  玄机逸士向众弟子挥手一笑,也朗声吟道:“参透华严真妙谛,菩提非树镜非台!”三人一同拍掌大笑,健步如飞,在黄昏残照之中,飘然而去。两派弟子都跪下送行,只见这三个老人羽衣飘飘,倏忽之间,没了踪迹。

  董岳心中暗暗叹息,澹台灭明也有许多感触:想不到这两个大对头竟是如此这般的言归于好,比将起来,世上有多少事情都只是鸡虫蝼蚁之争。猛一抬头,忽见张丹枫跪在后边,兀未起身,目光呆滞,凝视前山,眼泪似欲夺眶而出却又哭不出来,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如痴似呆,澹台灭明吃了一惊,走过去将张丹枫轻轻扶起,问道:“你怎么啦?”

  张丹枫此时正是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他眼见乌蒙夫与林仙韵、自己的师父与云蕾的师傅都已了却心愿,只有自己与意中人却是咫尺天涯,可望而不可即,这其间就像隔着一道无形的门户,门外的人走不进去,门内的人没勇气走出来。澹台灭明连问了两声,张丹枫忽然仰头吟道:“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枉你是老魔头的弟子,这两句诗都不懂得,问我作甚么?哈哈,你是谁?我是谁?她又是谁?天若有情天亦老,遥遥幽恨难禁。我欲问天天不应,你来问我我何知?”张丹枫被触起心事,忽觉一片迷惘,神志又渐失常态。

  这剎那间,云蕾也是伤心无限,只见张丹枫的眼光慢慢的移动,凝视着她的面庞,这目光中含有多少幽怨,多少爱怜!回头一瞥,只见父亲的眼光也在盯着自己,这目光中又是含有多少愤恨,多少伤心!父亲憔悴的颜容渐渐在面前扩大,遮过了张丹枫的影子,云蕾在张丹枫的目光与她接触的那一剎那,几乎要叫出声来,然而迅即又压了下去,她回避了张丹枫的目光,又回避了父亲的目光,这两人都是她最最心爱的人,她不忍令这两人伤心,然而她又不能不令他们伤心,她咽下了自己的眼泪,她不敢看这两个世上最爱惜自己的人,她不敢想象这两人心中感触如何,她自己的心却先自碎了。

  此情此景,不说自明。董岳、谢天华和叶盈盈都低下了头。这种难以分解的恩怨,即算师徒之亲,也不知如何排解。山风吹来,每人都觉得有一股冷气直透心头。正是:

  这般幽怨难分解,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