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七回 恩怨难忘豪情化飞絮 情痴不悔魔窟缔知交(3)


  张丹枫心中一动:画中的景象,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连画中的少女,那身材体态,也像曾和自己有一面之缘。张丹枫重读联语:“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如醉如痴,只觉云蕾的影子在眼前浮晃,紫竹林中的少女突地化成了云蕾,好像要从画图中跳出来,转眼之间又消失了。

  张丹枫自言自笑道:“天地之间哪还有人比得上我的小兄弟,画中少女虽美,也难及她万一。”不知不觉拿起书案的纸笔,画了一张又一张,画的都是云蕾的肖象,有含羞的云蕾,有带笑的云蕾,有薄怒的云蕾,有佯嗔的云蕾,有惹怜的云蕾,种种神情,种种体态,一一描绘纸上,兴犹未已,又画了一幅她和自己并马奔驰的图画,题上一首小词道。“掠水惊鸿,寻巢乳燕,云山记得曾相见,可怜踏尽去来枝,寒林漠漠无由面。  人隔天河,声疑禁院,心魂漫逐秋魂转,水流花谢不关情,清溪空蕴词人怨。”画完掷笔长笑,忽地又呜呜痛哭起来。

  忽觉有人在自己肩上轻轻一拍,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相貌虽然凶恶,眼光中却似乎对自己透露着无限的同情与关切,只听他微微笑道:“你是谁?你哭甚么?”张丹枫道:“你是谁?你笑甚么?”那老头哈哈大笑,道:“真想不到天地之间,竟然还有你我两个痴人!”两人相对,哭了一阵,又笑了一阵,那老头道:“你昨晚叫了一晚的小兄弟、小兄弟,你的小兄弟在哪里?”张丹枫不理不睬,拿起自己所画的十几张云蕾的图像,逐一细看,又呜呜地痛哭起来。

  那老头道:“哈,这就是你的小兄弟吗?”张丹枫嚷道:“你怎敢瞪着眼睛看我的小兄弟,哼,哼,我要打你这个没礼貌的糟老头子。”一掌扫去,那老头竖起一指,轻轻一点,张丹枫的金刚掌力,被他指头轻轻一触,全都消解,忽地又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对着一张云蕾的图像哭道:“呀,呀,我不许别人瞪着眼睛看你,为什么你却又瞪着眼睛看我?”那一张正是云蕾发怒的图像。

  那老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几十年前,若有人敢多看我的芝兰一眼,我也会打他。”这一瞬间,只觉眼前这个少年,就是自己当年的形象。不觉问道:“你的小兄弟为甚么会离开你呢?”张丹枫瞪了那老头一眼,道:“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老头诧道:“怎么?”张丹枫吟道:“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这不是你写的么?你若不知道我和云蕾的事情,又怎么写得出这副联语?”

  那老头听他这话,也不觉痴了,心道:“原来恩怨难忘,相思情孽,都是一般。”忽地拍案大笑道:“三十年前是我,三十年后是你,彼此彼此,且让天下情痴同声一哭!”笑声未停,就与张丹枫抱头痛哭,这一哭声传林野,惊得石室中的侍者面面相觑,个个奇怪,他们都以为上官天野会杀了那个少年,哪料到他们竟像多年的知己,一见面就哭呀笑呀的闹个不休。那几个侍者服侍上官天野多年,虽然都知道他喜怒无常,但却从无今日之怪绝!

  两人大哭一场,那老头大叫道:“今日这一哭真是痛快极了,哈哈,三十年来的郁积,今日得遇同病相怜之人!”哭声转为笑声,张丹枫也不知不觉地跟他笑了起来,但觉这一哭之后,心中舒服许多,脑筋渐渐清醒,不觉问道:“我怎么会来到这儿?”

  那老头笑道:“是呀,我也正要问你,你怎么会来到这儿?”张丹枫苦苦思索,兀是想不起自己为何会来到这儿,只记得自己和云蕾之间的事情,记得云蕾的家,就在这山的南面峡谷,好像是自己被她关在门外之后,就跑到这儿,为的就是要找这个老头来一诉衷曲似的。张丹枫自自然然地觉得,这个老头是愿意听自己的心事,而自己又是愿意将心事告诉他的人。

  于是张丹枫絮絮叨叨,把自己和云蕾的之间的恩怨情孽,东扯一段,西扯一段地告诉了那个老头,叙述的次序有时颠倒,有时又漏了一段,说了一大片之后,然后再补述,东鳞西爪,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情节都几乎连串不起来,那老头听了,问道:“你和他的武功是何人所授?”张丹枫道:“我和她是同门,她和我是同门,我的师父是谁?她的师父是谁?”苦苦思索,一下子却记不起来。那老头道:“你听过玄机逸士的名字么?”

  张丹枫猛地一拍脑袋,叫道:“是了,我记起来了,我的师祖叫做玄机逸士,玄机逸士就是我的师祖。玄机逸士传下两套剑法,分开传授,所学之人,只准知道自己这套剑法,不许知道另外那一套剑法,偷学半招,就要被罚面壁一十二年。我在瓦剌京城学技的,呀,我是跟谁学的,不知道,不知道。她在小寒山面壁十二年,两套剑法彼此不准偷学,呀,然后忽然相遇,双剑一合璧就配合得妙到毫巅,天下无敌,哈哈,天下无敌!”

  那老头始而色变,继而大笑,心道:“这少年真是疯得厉害,静养了一天一夜,神智还是如此迷糊。他若是玄机逸士的徒孙又焉能在瓦剌京城习技?他的爱侣比他还小,怎地又忽然会跑到四川的小寒山去面壁一十二年?学成武艺又面壁十二年才与他相遇,岂不是半老徐娘了么?天地之间,又怎会连对方的一招剑法都未见过,而又能配合到妙到毫巅的?还说天下无敌,那岂不是在说梦话么?再说以他的功力,若说是玄机逸士的徒弟,我还有点相信,玄机逸士的徒孙,岂能挡得我一指?大约他的师父是一个不露名姓的武林异人,大约他听过玄机逸士的名字,糊里胡涂就把他说成自己的师祖。”

  上官天野哪里料想得到,张丹枫说的竟是实情,只是他记忆不清,说话不明,他本来记得是云蕾的师傅被罚在小寒山上面壁十二年的。话说得不清楚,却令上官天野误会他是说云蕾了,更加上他昨晚所显露的内功,并非玄机逸士一派,故此上官天野越发不信。

  张丹枫说完之后,道:“你又是谁?你为何住在这里?难道是你的小兄弟也抛弃了你么?”上官天野道:“不错,我的小兄弟宁愿在紫竹林中面壁三十年,也不愿到这雪山见我一面。呵,小兄弟,我给你说一个故事。”

  “三十年前,有一个绿林大盗和一个武林剑客,两人都自夸是天下无敌,不,不是自夸,你所说的双剑合璧天下无敌,那是假的,他们两人的天下无敌,那是真的。”张丹枫道:“那究竟谁方是天下无敌?”上官天野道:“现在也还不知道呀,你若要知道,可在这里多住几天。话说这两人都自负是天下无敌,却偏偏都爱上了另一位也自负是天下无敌的女人,这女子和那绿林大盗吵架的时候多,谈笑的时候少,大约是她嫌那大盗名声不好,所以她虽然和那剑客性情不投,却常常去找他。呀,那剑客真坏,他因为和那大盗作对,就故意折磨那个女子,好叫那大盗伤心。那大盗一生气,就与他在峨嵋之巅,比了三日三夜,不分胜负,约期在三十年后再比,这期限还有几天就到了。比武之后,那大盗金盆洗手,遁迹蒙边,他本意是英雄重英雄,有意将他所心爱的人,让与那位剑客,哼,哼,谁知道那剑客却是坏到透顶。”

  张丹枫道:“怎么坏法?”上官天野道:“比武之后,那剑客就抛弃了那个女子,怎样说也不理她,让她独自在紫竹林中痛哭。”张丹枫道:“呀,这剑客真是要不得,怎么可以抛弃一个钟情自己的人。”他可不知道那老头所说的剑客便是他的师祖玄机逸士,大盗是上官天野自己,那女子则是前时在紫竹林中所见的那个老婆婆,姓萧名唤韵兰,上官天野书房中所供的那盆芝兰,就是纪念她的。

  但上官天野说的也有不尽不实之处,上官天野爱萧韵兰,玄机逸士可没有爱她,他两人性情不投也是事实,原因却不是由于爱情上的纠纷。萧韵兰少时武功极高,人又美貌,因此她有一种奇怪的欲望,希望天下英雄都拜倒自己的石榴裙下。她并不欢喜上官天野,但却因上官天野的追逐而感到满足;玄机逸士就是因为不欢喜她这种品性而疏远她,她却偏偏要去招惹玄机逸士。她这种需要“自我满足”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竟希望两个自负是“天下无敌”的人都为她而死,最少也要为她而作生死的决斗,因此她有意无意的制造纠纷,促成两人为她而决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