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六回 劫后剩余生女儿泪洒 门前伤永别公子情伤(2)


  董岳续道:“三十年前,咱们的师父与上官天野在峨嵋之巅,斗了三日三夜,不分胜负,那时本有三十年之后重会之约,但不久他们两人就都隐居,一在中原,一在蒙边,彼此不相往来。我也以为这事说过便算了。哪知今年春初,听这里的一位武林朋友说,上官天野仍有意践约。所以我才赶回去通知你的师祖,当时他老人家不置可否,只说你们先到瓦剌去吧。还不知他会不会来呢?”

  张丹枫道:“我听师父说过,师祖所创的双剑合璧的玄机剑法,就是准备对付这老魔头的,想来他老人家不愿亲自出手了。”董岳道:“双剑合璧的威力我尚未见过,三师弟和四师妹虽然聪颖过人,比我强得多,但若说要对付那魔头,那却还相差尚远。”张丹枫深知双剑合璧的威力,对董岳之言,殊不相信。但不愿在师伯面前,夸耀自己师父的剑法,亦不出声。董岳忽道:“丹枫,你的小友呢?”

  董岳口中所说的“小友”,当然指的乃是云蕾,张丹枫心头一跳,他尚未与父亲谈过,不愿便即提出,当下抛了一个眼色,董岳似解不解,道:“你就不挂念她了吗?”张宗周道:“枫儿,你既与好友同来,就该请他来见我呀。”张丹枫道:“他有事先走了。”董岳道:“她不是要到唐古拉山南面的峡谷去找母亲吗?”张丹枫心头又是一跳:原来董岳亦已见着云蕾了,要不然他不会知道此事。当下欢喜之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来,他是绝顶聪明的人,当然猜到云蕾之住到碧罗山乃是董岳的安排了。

  张宗周面上现出疑惑的神情,问道:“甚么朋友?”张丹枫道:“一位肝胆照人的朋友。”张宗周道:“既然如此,他日你一定要请他到咱们家里来。”张丹枫应了一声,想起云蕾发誓不愿见他父亲,心中无限凄酸。

  董岳又道:“上官魔头就在唐古拉山北面的高峰,从南面峡谷愕罗族人聚居之地北行,爬上北面的高峰,大约有三日的路程。适才张大人问起天华,他已经先去了。”张丹枫道:“上官天野叫你们何时拜山?”董岳道:“日期尚未确定,总在清明之前。

  天华先走,是我叫他去先会一位武林朋友,必要之时,出来调解的。你的二师伯呢?听说他也来了,只是天华和我都还没见着他。”张丹枫道:“他和震三界毕道凡在一起。”当下将昨夜发生之事,约略说了一遍。董岳笑道:“潮音的脾气还是依然如故。好吧,我再逗留几天,找到他后和他说话。”张丹枫忽道:“那么,明天我也先走了。”

  张宗周愕然道:“枫儿,你刚回来,怎么又走?”张丹枫道:“师尊有事,弟子服其劳。我的师父既然前往履险,我怎能不追随呢?”张宗周想起自己的儿子乃是谢天华一手培养成材,张丹枫所说的自是正理,当下虽觉黯然,却也不加阻挠。只是问道:“你那匹照夜狮子马呢?”张丹枫道:“我那位朋友带它先走了。”张宗周“哦”了一声,心道:他和这位朋友交情确是不比寻常,心中越发想知道那是何人。

  第二日一早,董岳和张丹枫向张宗周辞行,张宗周道:“我送你们出去。”携着儿子的手,缓缓而行,董岳则在澹台灭明陪伴之下,先到门前相候。张丹枫道:“爹,你回去吧,你还要上朝呢。”张宗周道:“辞呈昨夜我已修好了,不必着忙。从此我无官一身轻,只有盼望你回来了。”张丹枫道:“爹爹不必挂心,我和师父都会回来的。”张宗周道:“只恐你回来之后,又要走了。你回来时,明朝的使臣想亦应当来了。”张丹枫道:“你为甚么不与我们一同回去?”张宗周道:“昨夜早已说过,不必多说了。”张丹枫忽道:“大人可还记得以前那位明朝的使臣云靖吗?”

  张宗周怔了一怔,张丹枫只觉他的掌心淌汗,微微发抖,过了半晌,张宗周叹了口气,说道:“呀,三十年了,三十年前之事还历历如在目前,云使臣是我生平所见的第一条硬汉,我怎会不记得?算起来他回国也有十年了。”张丹枫道:“他刚踏进国门,便被王振假传圣旨,将他害死了。”

  张宗周道:“这事情我亦听说。呀,都是我的罪过。想那时我少年气盛,恨极明朝的天子,连同效忠明朝的人,我都憎恨。以至令云靖在冰天雪地的湖边,牧马了二十年。他二十年来饮冰嚼雪,对朱家天子始终是丹心一片,他虽然是与我作对,我倒很佩服他。近年来我一想到这件事情,就觉得难过,这是我生平所作的唯一罪孽。我倒希望将来明朝派来的使臣,也像云靖一样,是个铁铮铮的硬汉。”

  张丹枫忽道:“听说云靖还留下两个孙儿,一男一女,年岁和我差不多。”张宗周道:“是吗,但愿我能见着他们。”张丹枫道:“若然他们有求助于你的地方,你愿意吗?”张宗周道:“你是我所宝贝的儿子,若然要为了他们,舍弃了你,我也情愿。”忽又叹道:“他们若然还在人世,长大成人,定知他爷爷当年之事,他们一定将我当作仇人,又怎会向我求助?”

  张丹枫听他父亲所说的话,出于脾腑,心中大慰,只听得他父亲又道:“你怎么知道这两个孩子的下落?”张丹枫本想将他与云蕾之事说知,但一转念间,却又忍着不说,只道:“听说他们也跟了明师,学成了一身武艺。云靖的孙儿,好像还在明朝为官呢,我是听得江湖上的朋友说的。”张宗周喜道:“这样我就安心了,但愿将来明朝派来的使者,就是云靖的孙儿。”

  说话之间,已到了门边。张丹枫道:“爹爹保重。”和董岳走出后门,只见张宗周泪光莹然,还倚在门边凝望。

  董岳道:“天华师弟真有耐心远见,现在我才知道他肯留在你们家中十年的理由。你的父亲愿暗助中国,看来也先亦兴不起甚么波浪了。”

  张丹枫道:“师伯,咱们现在上哪儿?”董岳道:“当然是上碧罗山呀,你的小兄弟正在挂念你呢。”张丹枫道:“原来你老叫他上山去住的。”董岳道:“碧罗山上有我的一位朋友,云蕾在客店居住,终是不妥,因此我叫她到这位朋友家中暂住。”

  两人脚程甚快,不到一刻就来到了碧罗山。寒冬肃杀,满山黄叶,但张丹枫心中却充满生气,对着残冬腊月,却如看见了明媚的春光。走上半山,只见山坡上一家人家,土墙木门,倒也齐整,门前倚的一个少女,正是云蕾。张丹枫叫道:“小兄弟,小兄弟,我回来了!”云蕾淡淡应了一声,神情甚是冷漠。董岳瞧了他们一眼,摇摇头道:“你们真是一对冤家。”

  张丹枫道:“我和父亲谈起当年之事,他甚是后悔。”正想告诉云蕾,他的父亲是怎样盼望能见到他们,云蕾冷冷说道:“我也在后悔呢。”张丹枫道:“后悔什么?”云蕾道:“我的爷爷牧马,我的母亲现在给人家放羊,将来若和你一道见着母亲,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好。”

  张丹枫叹了口气。原来云蕾是觉得和他相好,对不起母亲,故此后悔。董岳笑道:“你们这两个小家伙一见面就唉声叹气。真令我这老头子莫名其妙,有话进里面去说。”张丹枫叹气道:“我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同你寻着母亲。将来不论伯母怎样责怪我,我也甘受。”云蕾忽地噗嗤一笑道:“责怪你做什么?我的母亲生平从不责怪人的。别作得那样可怜相啦。”一笑之下,春意盎然,好像满天的阴霾都被阳光驱遂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