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五回 石塔藏龙闯关劫天子 丹心报国拔剑护仇人(3)


  张丹枫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化子好俊的功夫!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囚房的窗口给人打开,一个化子跳了进来,右手持捧,左手一伸,向着祁镇当头抓下,祁镇吓得“哇哇”大叫,张丹枫不及拔剑,骈指一戳,那人忽地叫道:“张丹枫是你!”身形一闪,迅即飞起一脚,又踢祁镇的膝盖!

  张丹枫道:“呀,原来是毕老前辈!”毕道凡那一腿来势甚劲,张丹枫只得使出大力金刚手法,在他脚底轻轻的一捺,毕道凡倒跃出去,背脊碰墙,气呼呼地叫道:“张丹枫,你闪开!”张丹枫道:“有话好说,不要吓唬这位落难的皇帝啦!”毕道凡怒道:“你怎么啦?你替也先做看门狗吗?”手起一棒当头砸下,张丹枫哪有时间细说,只得拔出白云宝剑,反剑一挥,“当”的一声,火花飞溅,两人手腕都觉酸麻,张丹枫叫道:“毕老前辈,你先走出此门,指定个地点,我再去拜候聆教。”毕道凡不容分说,连劈三棒,着着抢进,左手一伸一缩,仍然想抓皇帝。

  这时下面嘈嘈杂杂,只听得兵器磕击之声,震耳欲聋,也先在外面大嚷大叫,叫些什么,张丹枫却听不出来。只见房门开处,两个武士提刀抢进,毕道凡一个盘龙绕步,降龙棒一招“云横秦岭”,自左至右,一封一扫,两个武士手中的单刀都给磕飞,毕道凡圆睁双目,猛地喝道:“避我者生,挡我者死!”毕道凡绰号“震三界”,这一喝神威凛凛,煞是惊人,两名武士不由自己地连连后退。这时只听得“格登格登”的沉重脚步声,哎哟哟的呼叫声,乒乒乓乓的碰击声,似是有人从下面直打上来,毕道凡满面杀气,极力想闯过张丹枫的阻拦,追逐皇帝。

  张丹枫喝道:“你抓他做什么?”毕道凡喝道:“你忘了前代的冤仇吗?这厮不配做皇帝,你护他作甚?咱们将他劫回中国,另起义师。”张丹枫怔了一怔:原来毕道凡还有抢夺天下的雄心,正欲说话,只听得外面又是一声巨响,石塔第三层的塔门已给人打开,一个人粗声大叫道:“哈,妙极啦,你也在这里,先吃洒家三百禅杖!”却是谢天华与叶盈盈遍觅不见的潮音和尚。张丹枫一眼瞥出。只见也先躲在一个角落,正指挥卫士堵截。

  张丹枫大吃一惊,心道:二师伯生性粗鲁,莫不要被他一杖打死也先,这事可就麻烦!也先的儿子和部将还有几十万大军,若因此而又引起两国的一场大战,只恐流血不止千里。欲要闯出,却又被毕道凡的降龙棒封住。张丹枫习了《玄功要诀》之后,武功虽已比毕道凡高出一筹,但急切之间却是闯不出去,何况他又不想伤人。张丹枫心中大急,忽地叫道:“震三界,你还有江湖信义吗?”毕道凡怔了一怔,道:“什么?”

  张丹枫道:“要抢天下,也还轮不到你!”张丹枫初次入关之时,曾带了祖先的信物——那幅苏州藏宝图,到过毕道凡家中,当时两人曾比过一场,毕道凡输了一招,说过以后天大的事情都让张丹枫的说话,亦即是暗示张丹枫若要争夺天下,他只能帮助,不会作对。此时张丹枫此言一出,毕道凡虽仍心有不甘,降龙棒的招数却已缓慢下来,忽地叹口气道:“好,就让你啦!”身形一晃,从打破的窗口窜出。

  祁镇吓得面无人色,兀自躲在角落喘气,张丹枫无暇再理会他,急忙一跃而出。只见潮音和尚将那根碗口般粗大的禅杖舞得呼呼风响,与他对敌的是额吉多和另外两名武士。额吉多武功虽是不弱,但潮音和尚的外家功登峰造极,一百零八路伏魔杖法凌厉非常,每一杖打下来都是力逾千钧,将额吉多与那两名武士杀得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说来事也凑巧,也先新聘的两名高手,青谷法师与麻翼赞武功本不在潮音之下,但这两人恰巧在昨晚被谢天华与叶盈盈双剑合璧,不过两招,就弄得一死一伤,这也造成了毕道凡与潮音和尚能顺利闯进的原因。

  也先见张丹枫冲出,冷笑说道:“哼,你们汉人好没信义。”张丹枫一言不发,突地一跃而前,伸手就抓潮音和尚的禅杖,潮音大怒喝道:“你们师徒都不是好人!”禅杖向前一挺,张丹枫倏地收掌闪开,张丹枫这一抓恰是时候,这时潮音和尚正用到一招“力划鸿沟”,势若雷霆,额吉多万难抵挡,却给张丹枫用巧力卸开杖势,额吉多乘机跳出圈子,那两个武士也跟着退下,看张丹枫如何对付。

  潮音又粗声喝道:“丹枫,你敢犯上作乱?再阻拦,看我敢不敢将你一杖打死?”张丹枫道:“你就是将我打死,我也要你退出此地!”潮音和尚禅杖一挥,拦腰疾扫,张丹枫的卸力巧招,只能偶一使用,不敢空手对付潮音的禅杖,只得挥剑相迎,师伯师侄,就在斗室之中大战。张丹枫在初次入关之时,与师伯已不相上下,这时他武功精进,早在潮音之上。潮音和尚连扫了十数杖,张丹枫竟是一步不退,剑招随着杖势所移,潮音和尚的禅杖打向何方,都给他紧紧封住!

  潮音和尚气怒交并,猛扫一杖,大声喝道:“丹枫,你目中尚有尊长吗?”张丹微微笑道:“请师伯恕罪,说什么也得请师伯先退出这里,以后我再向你慢慢赔罪。”此言一出,室中众武士都是一愕,“咦,原来还是师伯和师侄哩!”“哈,哈,妙极,师伯原来还打不过师侄!”“本事不济,却以老压人,好不要脸!”谈论与讥笑之声,喧闹一片,潮音和尚气得满面涨红,陡然大喝道:“小畜生,以后我再与你算账。”禅杖一拖,冲出石塔,只苦了梯间的武士,给他一阵乱打,个个受伤。

  张丹枫从窗口望出,只见毕道凡已率领三个乞丐,冲出重围,看这三个乞丐的身手。亦是非凡,下面虽有数十名武士,却是阻拦不住;潮音和尚一出,五人会合,迅即便闯出去了。张丹枫心道:“这几个人也真本事,不知他们怎会探听得出皇帝囚在此地。”

  也先也倚着窗口望,这时松了口气,回过面来,只听得张丹枫道:“请太师恕罪,敝师伯以为我困在此,有所误会,我自会找他解释。我敢担保以后再也没人来骚扰你啦。”也先亲眼见他出了全力,抵御师伯,解了自己的危险,对他甚有好感,笑道:“好啦,咱们还是照今早的说话办事,你也不必多所疑虑啦!”

  张丹枫谢了一礼,也先道:“现在可以去再看看你们的皇上啦!”与张丹枫并肩走入,只见祁镇面色苍白,兀自倚着墙壁发抖,也先微微一笑,心道:“让他回去再做皇帝,倒是于我有利。”说道:“哈,你受惊啦,苦尽甘来,待你们的使者到来,就可以回去再享福啦。但愿你不要忘了我的好处才好。”

  祁镇正想道谢,忽见张丹枫向他打了一个眼色,猛然省悟自己乃是一国之君,也先不过是瓦剌的太师,若向他谢恩,实是有辱国体。于是一挺胸脯,道:“不劳有礼,你的好处我记住啦!”张丹枫道:“太师,我还要求你一事。”也先道:“何事请说。”

  张丹枫将身上一件轻软的狐皮披肩脱了下来,道:“求太师准我将这件被肩送与他。”也先作了一个惊诧的表情,道:“呀,我事忙照料不到,底下的人也真疏忽,竟没有给你们的皇上添置新衣?来人呀!”马上叫来看守的人,吩咐给祁镇度身,置换新的皮衣,又吩咐每餐饮食,都要照自己所吃的多弄一份,送与祁镇。

  张丹枫仍然将披肩掷下,随在也先之后转身走出,临行一瞥,只见祁镇眼中,有两点晶莹的泪光,张丹枫心道:“看他如此,心中想也应有所感动,愿他能记今日之事,以后回去,不要难为于谦才好。”

  张丹枫怕脱不花纠缠,出了石塔,急忙告辞,先到旅舍去看云蕾,不料云蕾却已不在,只留下一封信。正是:

  才离虎穴龙潭地,柳暗花明又一村。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