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四回 紫竹林中高人试双剑 太师府内侠士醉香闺(5)


  只见额吉多哈哈一笑,道:“张丹枫你真好胆量,还敢到这里来!”张丹枫笑道:“你也真好胆量,还敢到这里来,你的伤好了吗?”额吉多在沙涛山寨时,吃过张丹枫的大亏,又给石英打了一掌,幸有护身金甲,将养半月,已是痊愈。额吉多道:“拜君所赐,总算我的头骨还挺得住。不致给你见笑。”张丹枫道。“你今晚到此,意欲何为?这里可不是打架的地方,”额吉多道:“我此来可不是找你报仇,当然,只要你愿意的话,咱们日后还可以再比。我此来是向你贺喜的!”

  张丹枫道:“喜从何来?”额吉多道:“你这小子好造化,太师已尽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对你还是特别施恩,今晚请你去赴宴。”张丹枫道:“哈,请我去赴宴?”额吉多道:“正是,你快换衣服,事到如今,也不必藏头露尾,假扮牧人了。”张丹枫边换衣服边笑道:“太师的耳目倒很灵通呀!”额吉多笑道:“你聪明别人也不傻呀!太师说你一生聪明但也有一时胡涂。”张丹枫道:“怎么?”额吉多道:“你出手豪阔,向酒保打探消息,那酒保过后一想,岂敢不报告官差?”其实此事早在张丹枫意料之中,他也料也先可能会有此“邀请”,所以在酒家一回来后,就叫云蕾搬到别处。

  额吉多又道:“你那位漂亮的小媳妇呢?”张丹枫道:“胡说,她是我的师妹。”额吉多道:“管你是媳妇也好,师妹也好,她在哪儿?”张丹枫一笑说道:“太师神机妙算,这也算不出来吗?我的师妹可比我聪明得多,我是拼了一死回到这儿来的,她可还要多活几年。她怕受牵累,早已走啦。”额吉多查过下面,知道云蕾未到午时,已先搬出,信了张丹枫的话,笑道:“算她见机,太师绝对不容她留在上京。走吧,太师对你好得很呢,你可不必拼死去了。”

  张丹枫换了衣裳,房钱早已有额吉多代付,张丹枫在几个武士的陪同下,登上派来接他的马车,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也先的太师府。太师府比张宗周的相府更是巍峨华丽,外三重、内三重铁门深锁,进了六重大门,武士们高声呼道:“客人到!”中门倏地打开,只见屋中灯火辉煌,也先坐在中堂,传令道:“请客人进来!”

  张丹枫神色自若,潇洒如常,步上石阶,只见一个武士上前来扶,口中嚷道:“这里门坎太高,小心点儿。”张丹枫一瞧这武士的出手,竟是大力鹰爪功,当下微微一笑,道:“我自己会走,你倒是要小心点儿!”双臂一振,将那武士挥得跄跄踉踉的后退几步,但双臂被他所抓之处,也隐隐生痛,张丹枫也吃了一惊,这武士的本事竟然还在额吉多之上。但神色仍是丝毫不变,大踏步地走进中堂。

  只听得也先哈哈笑道:“两年不见,贤侄更长得一表人才了。文才武艺,都是出色当行,真乃可喜可贺呀!”张丹枫还了一礼,也朗声说道:“两年不见,太师功业更彪炳了。位高权重,国人知有太师而不知有君皇,真乃可喜可贺呀!”这说话针锋相对,听是称赞,实是嘲讽,前一句嘲笑也先侵华之败,后一句暗骂也先想篡瓦剌皇位的野心。也先干笑几声,道:“好说,好说,贤侄远道归来,且先坐下喝酒。”

  也先身旁坐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僧人,斟了满满的一杯酒,忽道:“我先敬张公子一杯。”双指勾着酒杯,轻轻一旋,那酒杯滴溜溜的转个不停,杯中酒波浪起伏,却是丝毫不溢,张丹枫一看这僧人敬酒的手法,甚是怪异,酒杯来势甚急,竟似给他的指力推到自己的面前,张丹枫微微一笑,道:“未领教大师法号。”掌心一摊,接着杯底,肌肉内陷,将那股劲力化于无形,手掌一沉,双指上勾,将酒杯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那僧人面上微微变色,张丹枫也有几分惊诧,僧人露的这手,不知者看来如变戏法,其实却是一种深湛的内功,酒杯给他的内力所迫,来势急劲,但酒不溢,杯亦不裂,力度必须用得巧妙之极。张丹枫若非习了《玄功要诀》,接杯之时,纵不受伤,酒亦必定泼溅了。当下心中想道:“这僧人的本事又比适才那个武士高了一筹,那武士本事虽高,我还可制服得住,这僧人若与我对敌,胜负却难以逆料。也先不知从哪里又延揽了这些异人。”

  也先道:“我给贤侄介绍。这位是西藏红教的青谷法师。”又指着先前那武士道:“这位是吐谷浑的勇士麻翼赞。”张丹枫与两人分别干了一杯,也先道:“我以为贤侄这次远游,乐而忘返了。到过许多地方吧?”张丹枫笑道:“我这次从塞北直到江南,中华物产丰饶,人物俊秀,真乃花花世界,锦绣江山。可惜太师只到了北京城外便折回来。”也先面色一变,道:“中原之地,他日我定要一去以开眼界,到时还请贤侄导路。”张丹枫“哼”了一声,道:“昨夜我梦中也曾再过中原,可惜梦亦不长,一下就醒。”

  张丹枫词锋锐利,冷嘲热讽,咄咄逼人,也先沉住了气,哈哈一笑,举杯一饮而尽,道:“贤侄更会说话了。我年老词拙,想什么就说什么,贤侄请勿介意。”张丹枫道:“请太师指教。”也先道:“贤侄这次归来,想还未见着令尊。我先替贤侄接风,想令尊不致见怪。”张丹枫道:“我替家父多谢太师的好意。”也先怔了一怔,道:“多谢什么?”张丹枫道:“家父长年忙碌,这次太师恩典,得以摆脱俗务,在家中静养,实是求之不得,岂可不谢?”也先听了,忽然哈哈大笑。

  张丹枫道。“是否小侄失言,惹太师见笑?”也先道:“贤侄不是失言,却是故意矫情掩饰。俗语云:知子莫若父,知父亦当是莫若子。老夫固然想到中华,令尊又何尝不想重回故士,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令尊能不能回去,那就要全看贤侄你了。”张丹枫道:“请太师明言。”也先道:“我这次兵抵北京,却功亏一篑,蛮子于谦的顽抗,固然是出我意外,内部的掣肘,亦是迫令我退兵的原因。贤侄是自己人,我不妨对你一说。”

  张丹枫道:“家父岂敢掣肘太师?”也先笑道:“我不是说你的父亲,我是说阿剌知院。阿剌在西部拥兵自重,不听号令,贤侄想还不知?”张丹枫道:“我刚刚回来,是不知道。”也先道:“目下瓦剌三分,国君庸弱,不能担当国运;若要称雄塞外,饮马长江,只有我和阿剌可以做到了。”

  张丹枫冷冷一笑,只听得也先又道:“阿剌躁猛无谋,非是我敢自豪,套你们汉人的话说,实是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老夫不才,胆敢自比曹操。”张丹枫道:“谁是刘备?”也先笑道:“君家父子,便是刘备,令尊文武全才,久握权柄,深知瓦剌国情,若与我联合,不难将阿剌剪除,然后再挥兵南下,便可遂令尊饮马南江、重回故里之愿。”张丹枫听了,怒气上升,却强自忍着,只听得也先又道:“五日之前,我曾有密函,与令尊商议,只是令尊至今尚未答复。世兄是明白人,是以想请世兄回家之后,替老夫一劝令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