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四回 紫竹林中高人试双剑 太师府内侠士醉香闺(2)


  叶盈盈的小寒山面壁十二年,除了精修剑法之外,还练成两种极厉害的功夫,一种是流云袖法,能用彩袖作为软鞭,卷敌人的兵器;一种是九星定形针,能用飞针同时射敌人的九处穴道。这时见老婆婆伸手抢吹管,右边露出破绽,急将彩袖一扬,就把她的竹剑卷着,正想一夺,只听得嗤的一声,彩袖已给那老婆婆双指一划,划断了一截,吹管也给她抢去了。那老婆婆笑道:“你这一手功夫还算不俗,可惜内劲稍差,还是弄不断我的竹剑,没说的,你还得留在这里陪我玩玩。”

  那老婆婆的竹剑给飞天龙女的彩袖一卷,虽然瞬息之间便脱了出来,但也给震开了叉,不过未曾折断;而飞天龙女的衣袖却给她划断一截,吹管又被抢去,比对起来,自是那老婆婆大占上风。但她的辈分极尊,见飞天龙女有这一手功夫,也不禁暗暗佩服。飞天龙女吃了大亏,第二套绝技又接连而至,手指一弹,把夹在指端的九星定形针接连飞出,这九星定形针可以同时打九处穴道,厉害非常,那老婆婆将吹管抢了之后,随即笑道:“这玩意儿倒有趣,我吹吹看。”凑近唇边一吹,发声清越,比飞天龙女尚胜几分,飞天龙女的九星定形针刚刚发出,被她的吹管一吹,都飞散了。那老婆婆笑道:“你的剑法还未尽展所长,咱们还是比剑的好。”竹剑一挥,又把飞天龙女的青钢剑胶着了。

  日过中天,相斗已有一个多时辰,飞天龙女兀是脱不了身,想起谢天华这时已应到雁门关外的约会地点,吹管之声不知他能否听到,心中既是焦急,又是烦恼。忽见外面有人跳入,初时还以为是谢天华,却不料是自己的爱徒云蕾,云蕾的身边还有一个俊朗的少年。飞天龙女未曾见过张丹枫,但只一瞥之间,已感到他眉宇之间隐隐蕴藏的英气,觉得这人的本领,断不会在自己的徒弟之下。

  云蕾见师傅战那老婆婆不下,甚是惊奇,与张丹枫打了一个眼色,上前说道:“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请让我们接这位老前辈几招,也好长点见识。”飞天龙女看了他们一眼,心想这老婆子连我也斗不过,你们焉能接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但这话却不好在外人面前说出,正自踌躇,那老婆婆却忽地把竹剑一收,跳出圈子,笑道:“好,我最欢喜有胆量的少年人,你们是玄机逸士的第三代弟子吗?学了些甚么本领,上来试给我看。”

  飞天龙女松了口气,听那老婆婆的说法,并无恶意,料她不会对两个小辈施展杀手,便道:“好,你们小心接这位老前辈几招吧。”

  那老婆婆丝毫不以为意,开叉的竹剑横在胸前,道:“怎么还不进招呀!”张丹枫与云蕾各抚剑柄,施了一礼,道:“请老前辈指教!”陡然间双剑齐出,一左一右,剑到中途,忽地合成一个圆弧,拦腰疾剪!

  那老婆婆初意以为这两人即是玄机逸士的第三代弟子,功夫再好也不到哪里去,与他们对招,完全是以一种戏耍的心情出之,万万料不到双剑合璧,厉害如斯!一见这剑势的凶猛威力,不由得大吃一惊,相距极近,要施展粘连之诀,亦来不及。那剎那间,只见银虹环绕,一条黑影凌空飞起。

  张丹枫左肘疾起,一撞云蕾,将蕾撞得退后几步,只见那老婆婆笑吟吟的又拦在自己的面前,大声赞道:“好!少年人再来,再来!”原来那老婆婆因急迫之间,用竹剑招架已来不及,只好施展平生绝技,一个“细胸巧翻云”飞跃起来,倒纵丈许,而就在这一跃一纵之间,衣袖左右一拂,将双剑荡开。这老婆婆数十年功力,岂比寻常。双袖一拂,力逾千斤,不但把双剑荡开,余势未尽,势将拂到二人身上,张丹枫识得厉害,故此急忙施展巧力,将云蕾撞退几步,自己也连忙闪开,避其锋锐,这才得以两无伤损。

  那老婆婆被迫施展绝招,正自后悔,生怕重伤了这两个少年人,岂不可惜,忽见张丹枫抖露了这一手上乘的功夫,不禁又是惊奇,又是欢喜,当下竹剑一挥,抢先封着二人的剑路,又再交锋。

  这一次老婆婆已知道双剑合璧威力,再也不敢以游戏的态度出之,竹剑盘旋飞舞,比斗飞天龙女之时,更是认真。张、云二人亦是竭尽全力,把双剑合璧的威力尽量发挥,奇招妙着,层出不穷,在五十招之内,那老婆婆竟然占不到他们半点便宜。

  飞天龙女在旁边看呆了,这少年的剑法和自己授与云蕾的剑法竟然配合得妙到毫巅,每招出手,都是极其自然,好像各使各的,有如平时练习剑术一般,双剑一联,却又如天衣无缝,无懈可击。更奇怪的是,张丹枫所使的剑法,飞天龙女感到非常熟识,但却又说不出名来。飞天龙女不禁暗暗称奇,心中一动,想道:当年师父将两套剑法,分授谢天华与我,不许互相传授。难道这少年所使的剑法,就是我所未见过的、谢天华所得的那套剑法?

  这时场中斗得越发激烈,时间一久,那老婆婆渐渐占了上风,她手中使的虽是竹剑,但力透剑尖,迫过来时,却如天风海雨,压得人透不过气来。张、云二人自结识之后,双剑合璧,所向无敌,即乌蒙夫与金钩仙子林仙韵二连手,也不过与他们打个平手,想不到这老婆婆用一柄竹剑,不但能将双剑合璧的威力,一一化解,而且还能着着抢先,将张丹枫与云蕾杀的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

  张丹枫正想认输,忽听得那老婆婆叫道:“来的是谁?给我撤剑!”挥剑旋身之际,摘了一把竹叶,用“满天花雨”的手法,飞洒出去。这剎那间只听得一片嗤嗤声响,十几片竹叶在空中飞舞,轻飘飘地落了下来,这老婆婆也料到来人是个强敌,所以一出手就是十几片竹叶暗器,哪知还是不能将来人的兵器打甩,看来这人的功力比飞天龙女还胜一筹。

  飞天龙女眼睛一亮,只见墙头上的人轻轻跳下,不是别人,正是她十二年来苦苦思念的谢天华。谢天华道:“四妹,你好。”叶盈盈道:“三哥,你好,见到二师兄了吗?”谢天华正想答话,只听得那老婆婆叫道:“你也是玄机逸士的门下吗?来,来,你也来试几招。”谢天华一笑道:“四妹,咱们且先别叙别情,难得在此遇到高人,咱们且合练一套剑法。丹枫你们不是这位老前辈的对手,还不认输吗?”张丹枫与云蕾双剑一收,退出圈子,仍然各自手抚剑柄,施了一礼,道:“谢老前辈赐招,增益不少。”气定神闲,虽败不乱。那老婆婆道:“你们二人能接到五十招开外,也不能算输了。好啦,换你们的师父上来。”

  飞天龙女喘息已过,道:“我们也是两人齐上。”那老婆婆道:“这便最好不过,我正想见识见识玄机逸士门下最精妙的武功。”谢天华瞥了那老婆婆一眼,忽道:“老前辈与家师的渊源,可能赐告么?”那老婆婆忽地勃然发怒,道:“玄机逸士自负天下第一,我这个老婆婆岂敢高攀。你们也不必套甚么交情,把玄机逸士所授的武功尽量施展便是。”

  飞天龙女好生诧异,听这老婆婆的语气,竟是与自己的师父有甚么心病过节,只见谢天华微微一笑,道:“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请恕小辈无礼了。”手腕一翻,刷的一剑刺出,飞天龙女也跟着随手刺了一剑。飞天龙女这剑本来是一招起手的招式,极为寻常,她也不希望这一招就能给敌人甚么威胁,哪知双剑一合,威力出人意表,虽是最寻常的招式,竟把那老婆婆逼得连退三步。飞天龙女不禁大喜,心中想道:“师父所创的剑法,果然是神妙得不可思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