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三回 十载重来芳心伤往事 两番邀斗平地起疑云(3)


  乌蒙夫战一个小辈不下,自觉甚难为情,又见林仙韵处在下风,不再恋战,强笑解嘲道:“谢天华,你的徒弟果是不错,我看你也不见得比他高明多少。我对有本事的后辈素来爱惜,就让他喘一口气吧,今日不必再斗了,改天我再向你领教。”与林仙韵先后跳出圈子,向西北奔走。谢天华听他们自去,笑对张丹枫道:“你哪儿学来的这身武功,再过两年,我真不敢再做你的师父啦!”又对潮音和尚道:“今日咱们虽然稍占上风,但这两人的功夫,确是武林罕见,徒弟尚且如此,那上官老怪的武功,实属深不可测,咱们的师父不想与他亲自动手,我只怕我与四妹二人,联剑斗他,难保不落败呢。”

  张丹枫本想向师父说明得到彭和尚遗书之事,忽见潮音和尚面色铁青,道:“哼,你还记得师父么?”谢天华道:“师兄,你说什么?”潮音和尚道:“我还以为你今日不来了呢?”谢天华道:“师兄,你是怪我来迟了么?”潮音和尚道:“云蕾,你来得正好,你知道今日是甚么日子吗?”

  云蕾怔了一怔,旅途中忘记时日,但前昨两晚,都见月圆,想必不是十五,就是十六。张丹枫道:“今日是正统十三年十月十六。”云蕾猛然省起,今日正是她爷爷死难的第十周年,当日情景又一幕一幕的从脑中揭过,本已模糊了的情景,突然间又清晰起来,珠泪不禁簌簌而下。

  朝音和尚道:“谢天华,咱们十年之前在这里说了甚么话来?”谢天华道:“咱们当日在这里击掌为盟,一个抚孤,一个报仇。你要将云靖的孙女带回去交给四妹,抚养成人,我要到瓦剌去杀张宗周。”潮音和尚昂头冷笑,道:“原来你也还记得如此清楚。云蕾,你过来。”云蕾挪前两步。潮音道:“你瞧,这当日的女娃儿如今已成了一名出色的女剑客啦,我该做的已经做了。你呢?你将张宗周的首级带来没有?”谢天华道:“没有!”潮音和尚哼了一声,道:“原来你是贪图富贵,腼颜事敌啦!”呼的一杖,就向谢天华当头扫下,谢天华一闪闪开,道:“且慢,四妹呢?她来了没有?”

  潮音和尚勃然大怒,喝道:“你敢自恃武功,欺压师兄吗?我不要四妹帮手,先就要将你打三百禅杖,你有胆欺师灭长,就亮剑将我杀了!”谢天华道:“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料想四妹该与你一齐来到,为何不见她?”

  潮音和尚本来是约了师妹叶盈盈一同出雁门关,找谢天华算账,潮音和尚马快,所以先到。但想起耽搁了这么些时候,叶盈盈也该来了,不觉也是一怔。谢天华道:“等到四妹来了,咱们再把话说清楚。”潮音和尚火气又起,喝道:“哈,原来你眼里就没有我这个师兄了吗?”大喝一声,当头又是一杖!

  潮音和尚性子暴躁之极,动手不能自休,不由分说,呼呼呼,一连扫了七、八杖,把谢天华弄得啼笑皆非,迫得施展最上乘的内家功夫,袍袖一挥,将潮音和尚的禅杖裹住,笑道:“丹枫,你也来得正好,你向二师伯说去。”潮音和尚道:“张丹枫的事情我也知道大半,他倒不愧是个好男儿。但父还父,子还子,龙生九种,父子兄弟,各各不同。张宗周终归是瓦剌的丞相,是通番卖国的奸贼。此事与张丹枫无关,我只问你背盟之罪。”

  潮音和尚连珠炮般的发话,简直不容旁人置喙,话尚未完,禅杖一抽,又向谢天华劈头打去。伏魔杖法展开,有如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连续不断,看来似乎非把他的禅杖夺出手去,难以自休。

  谢天华连连苦笑,左闪右躲,张丹枫咳了一声,想起此事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正待委婉陈辞,忽听得一声怪响,掠过空际,其声呜呜有类胡人的号角,但却尖锐得多。云蕾面色一变,叫道:“大哥,你随我来!”张丹枫道:“甚么事情?”话犹未了,谢天华袍袖一挥,将潮音和尚的禅杖荡开,身形一起,有如鹰隼穿林,只一掠就掠到了潮音和尚的那匹白马身边,那白马似是吃了一惊,昂首人立,前蹄疾踢,谢天华飞身跃上马背,一按白马颈项,轻轻一拍,那马四蹄疾奔,嘶鸣不已,似是不服,但却无可奈何。潮音和尚大怒,喝道:“你敢偷我的宝马逃跑?”其实这白马本来是谢天华偷与他的,他急不择言,张丹枫听了也不觉好笑。

  但见云蕾早也飞身上马,向前疾奔,在马上回头,不住地向张丹枫招手,潮音和尚叫道:“丹枫,让你的白马给我。”张丹枫笑道:“二师伯,你今日耗尽精神,歇一歇吧,回头我再向你请安。”飞身上马,不理潮音,一股劲地向前追赶,潮音气得暴跳如雷,只得要了谢天华的坐骑,但前面的这三匹马,都是世所罕有的宝马,谢天华乘来的黄骠马,虽然也是蒙古良驹,却是望尘莫及。

  张丹枫的照夜狮子马最快,不一刻就赶过了师父,谢天华虽已制服那匹白马,但还未熟,一路走一路挣扎,反而落在云蕾的马后,张丹枫道:“师父,甚么事情?”谢天华挥手道:“你跟云姑娘先去,不必多问。”张丹枫拍马疾追,不一刻又赶上云蕾,只听得空际怪声摇曳,一长一短,越听越清楚了。

  张丹枫与云蕾并辔飞驰,过了一会,那怪声急促地响了几下,以后便不再闻。云蕾花容变色,侧耳倾听,“咦”了一声,道:“大哥,这声音怎么就没有了?”张丹枫忍耐不住,又问道:“小兄弟,这到底是甚么事情?你神色慌张,所为何来?”

  云蕾道:“我的师傅遇险!”张丹枫吃了一惊,道:“你的师傅?”云蕾道:“不错,这声音是我师傅发出的告急声音,只有我和三师伯听得懂。”张丹枫道:“你师傅的武功,当今之世,能及得上她的,也不过有限几人,怎么她会遇险?”云蕾道:“这确是她发出的告急声。”小寒山上有一种修竹,弄成吹管,发声尖锐,十里之内,都可听见,加上飞天龙女深湛的内功,一吹起来,在僻静之地,二十里外,也可传到。飞天龙女在还未受罚面壁之前,曾将它弄为玩具,戏对谢天华说过,以后如遇有甚么急事,就用这竹管发声招唤,到了云蕾上山之后,两师徒在空山中同度十年,无话不谈,所以云蕾也知道这吹管的功能。其他同门,则是一无所知晓。

  吹管之声忽止,那当然是给敌人毁了,甚或遇了险也说不定。张丹枫不觉心中一怔:上官天野远在蒙藏交界的深山,除了是他,当今之世,能制服飞天龙女的,恐怕就只有她的师父玄机逸士,其他的人连澹台灭明、谢天华等都算上,最多也不过打个平手。

  那么难道是上官天野来了么?以他的辈份地位,若说要为了为难一个后辈,万里迢迢地赶来,那实是难以置信。但除了是他,却又是谁?谁有那么高的本领?云蕾也是如此想法,神情越见惶恐。那吹管止了,两人不知向何方追寻,云蕾道:“大哥,这怎么办?”刚才的声音自群山之中发出经过回旋震荡,不比空旷之地,容易辨别方向,张丹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见前面两骑奔驰,原来张、云二人马快,竟赶上早就走了的乌蒙夫林仙韵,乌蒙夫回首笑道:“张丹枫,你们还要厮杀吗?”张丹枫道:“不敢,请问这里可是住有一位世外高人?”乌蒙夫笑道:“世外高人,岂是你们所能见的?”张丹枫道:“不管他见是不见,但求前辈指引。”乌蒙夫笑道:“你倒很有礼貌,三妹,你问一问。”金钩仙子林仙韵发声长啸,过了一阵,只听得另外一种啸声从天而降,入耳撼心,就如有人在耳边发啸一般,功力之深,实是不可思议。林仙韵摇了摇头,道:“这位高人,今日甚么人也不见。”

  但距离已近,不比方才,张丹枫已听出是从附近一个山头发出来的,一拱手道:“多谢指引!”与云蕾策马疾奔。林仙韵道:“你们不得允可,私闯上去,想找死么?呀,你们年纪轻轻,死了岂不可惜?”张、云二人哪肯听她唠叨,策马如飞,不一刻就到了山脚,将乌蒙夫与林仙韵远远抛在后面。两人将马放了,施展轻功提纵之术,疾行上山,上到半山,山风吹来,便闻得一缕异香,沁人心脾。云蕾道:“这是我师傅日常用的,自制的‘百花香’!”张丹枫听了,心里一宽,飞天龙女果然在此地了。两人更加快脚步,不一刻就到了峰巅。正是:

  惊听异声天外唤,山中又再遇奇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