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二回 浅笑轻颦人前作娇态 慧因兰果劫后证情心(4)


  说话之间,两人已交上手。虽然是同样的一套掌法,但在赤神子手中使出来,比沙无忌何止厉害十倍!在剑光缭绕之中,他居然照样伸出长爪,撕、拿、抓、扑,有如鬼魅,每一发招,骨节格格作响,云蕾不由得大为骇异,急把青冥剑舞成一团银虹,不求有功,先求无过。

  赤神子数扑不进,突然大吼一声,双掌翻飞,连环猛扫,直如巨斧开山,铁锤凿石,掌风激荡,一股寒气直透过来,云蕾的剑点每被震歪,更奇怪的是心头渐觉烦躁,火气上升,像是给人激怒,不可自制;她本来打定主意,只守不攻,但斗了三五十招,无名火起,便自按捺不住,屡屡冲出圈子,与赤神子强攻对拼。原来赤神子的阴风毒砂掌不但双掌含有剧毒,而且掌风激荡,冷气沁肌,可以刺激人的神经,令敌人自乱步骤。

  赤神子正是要引她对攻,激战之中,云蕾一剑刺出,直抵前心,又狠又准,看来赤神子无可再避,却见他忽地大吼一声,身形骤起,十指凌空抓下,石翠凤惊叫一声,险险晕倒,陡然间忽听得满堂哄笑之声,睁眼一看,不禁惊得呆了!赤神子与云蕾已是相距一丈开外,肩上衣裳破裂,状甚狼狈;但石翠凤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却比他还要狼狈十倍,头戴的束发金冠裂为两半,这也罢了,包头的青巾也被撕开半边,竟露出半头秀发,虽然扎以红绫,但已看出是女儿装束!

  原来适才那一招,双方都是险极,云蕾处在下风,豁出性命,用师门的救急绝招“极目沧波”一剑削出,赤神子若仍然用力抓下。虽可洞穿云蕾的脑盖,但云蕾这一剑也要自他前心直透后心,故此双方都挪动身形,手法变换,偏了准头,云蕾一剑勾破他肩上的衣裳,而赤神子也一抓抓裂了她的束发金冠,连包头的青巾也撕开了一半!

  满堂哄笑之中,赤神子吐了一口唾沫,“哼”了一声道:“算老子倒霉,碰着你这个人妖,老子不与娘儿动手!”云蕾气得面色变紫,青冥剑一挥,又想拼命,忽听得张丹枫柔声说道:“小兄弟,你且歇一会儿!”说话之间,已将赤神子截着,双方动起手来。

  笑声继续不绝,千百对眼睛都朝着云蕾瞧来,石英父女惊异之极,尤其是石翠凤更是呆若木鸡,辛酸、失望、诧异,悲痛,说不出心中的味道,她万万料不到日夕相思的如意郎君竟然也同自己一样,是个少女!只见云蕾咬着嘴唇,面色尴尬,将包头的青巾又已扎好,面上羞愧的神情,更像一个闺中少女。

  石翠凤凉了半截,仍是不愿相信,也不顾在众目睽睽之下,挨近云蕾,就在她耳边问道:“云相公,你为甚么欢喜将头发长得这么长?你,你,你究竟是男子汉还是女娇娘?”云蕾满面羞红,她本来是准备对石翠凤说明真相的,但在此时此地此种情形之下,被石翠凤这样追问,竟自讷讷不能出口,石翠凤伸出双指在她胁下一戳,道:“冤家,你说呀!”忽觉气氛有异,满堂的笑声都停了下来,原来张丹枫与赤神子正斗到激烈之处,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去了。

  只见云蕾也定了眼睛,凝视着场中的恶斗,眼光中充满关怀忧虑的神情,石翠凤心中又是一凉,如此神情,如此眼光,除了是情人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种解释。看来“他”之关心张丹枫就像自己关心“他”一样,是那么的真挚而自然流露!石翠凤心中的希望就像水中的明月,突给顽童用石头打碎,也说不出来惋惜还是悲凉?

  场中张丹枫与赤神子动手已过百招,张丹枫的内功火候比云蕾要深得多。赤神子的阴风毒砂掌对他毫无作用,张丹枫见招拆招,见式拆式,不疾不徐,一点也不烦躁。赤神子丝毫也占不到便宜,自己反而火起,狂吼一声,掌抓兼施,时而凌空飞扑,时而卷地擒拿,擒拿扑击之中,杂以抓裂、点打之法,十指乌黑的长甲就如毒刃一般,忽伸忽缩,手脚起处,全带劲风,一派凶猛粗犷之势,令人惊心骇目!

  看张丹枫时,却仍是气定神闲,衣袂飘飘,剑势轻灵翔动,潇洒之极!剑光四射,忽聚忽散,有如流水行云,丝毫不见吃力,但却处处制着机先。赤神子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心中好生奇异,自思:这掌法乃是我在苗山之中,看鸟兽扑击之势,自创出来的,沙无忌得我传授,亦未全晓,如何此人却像甚为熟悉,每每在我招式变换之前,就迎头狙击,令我不能施展?

  他哪知张丹枫自在石洞之中,得了彭和尚的遗书——《玄功要诀》之后,领悟各种武学的原理,各家各派的武功,经他过目之后,就可以无师自通。他看了沙无忌与云蕾相斗的一场,又看了赤神子与云蕾相斗的一场,自己又接了赤神子一百余招,对这种掌法的变化来势,已是了然胸中,更加上他的功力,亦稍胜赤神子一筹,他手中的白云剑又是宝剑,赤神子的毒砂掌虽然厉害,却不敢与之相碰,有此几样便宜,故此百余招之后,便占尽上风,杀得赤神子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赤神子见状不妙,越发心慌,虚抓一把,便思逃走,张丹枫冷笑,喝道:“你这妖人,且留下一点记号!”掌风剑影之中,只听得“喀嚓”一声,赤神子的一条臂膊已给他硬生生切下。

  厅上各路黑道人物,哗然惊呼,赤神子捧着断臂,挤开众人,奔出山寨,回头骂道:“好小子,十年之后,祖师爷还要找你报仇!”张丹枫提起宝剑,在衣袖上一抹,道:“好,我等你就是!”众人见赤神子断臂之后,还能奔跑如飞,如此凶狠,也不禁骇然。张丹枫本来无意令他残废,只因他骂了云蕾一句“人妖”,所以才切他的臂膊,这时也自有点后悔。后来过了十余年后,赤神子果然再找张丹枫为难,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那些三山五岳人马,见赤神子如此凶狠,尚自受创,心中所慑,都不敢出来单独挑战,沙涛一横了心,又想指挥手下群殴。忽听得有人笑道:“好剑法,好剑法,待我也来领教几招!”

  张丹枫一看,只见出来挑战的正是那蒙面人,但见他只露出双眼,闪闪放光,显得十分诡秘。云蕾凛然一惊!单打独斗,只恐张丹枫不是他的对手。那蒙面人随便立了一个门户,喝道:“进招吧!”张丹枫把剑一插,道:“既然阁下不亮兵刃,我也陪阁下走一趟拳。”云蕾眉头一皱,心道:张丹枫也未免太自大了,这人能抵御双剑合璧到十招之外,功力岂是寻常,仗宝剑之力或许能打个平手,与他比拳,那是准败无疑。不由得替张丹枫暗暗担心。

  那人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阁下赐招。”张丹枫道:“客不僭主,还是先请阁下指教。”那人笑道:“张相公处处都不肯占人便宜,的是名家弟子的气派,其实咱们都是客人。但张相公既要我先行献丑,那我就只好僭越了。”小臂一弯,蓦然就是一招“弯弓射月”,手指点向张丹枫胸膛的“玄玑”大穴。

  这蒙面人的点穴手法迅疾非常,但张丹枫是何等样人,焉能给他点中。就在他的指头沾衣之际,张丹枫蓦地吞胸吸腹,身子陡然移后一尺,右掌一起,一招“中流砥柱”,横截过去,掌心与他的双指,碰个正着,张丹枫这一掌有开碑裂石之能,就算内功有了火候的人,似这样的只凭双指之力,给他一个横斩,双指也要拗折,哪知这蒙面人的手指竟然坚逾钢条,在张丹枫的掌心一戳,迅即收回,赞道:“年纪轻轻,有这样的功力,确是后生可畏,再接这招!”变指为掌,手掌骤然从右肘穿出轻飘飘地拍了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