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二回 浅笑轻颦人前作娇态 慧因兰果劫后证情心(3)


  额吉多性情鲁莽,不知利害,他吃了张、云二人的大亏,被打得面青唇肿,一口闷气正自发不出来,见沙涛讷讷说不出口,态度模棱,他不知这是沙涛有所避忌,竟自爆了出来。当下听得张丹枫指证。傲然说道:“不错,咱们瓦剌兵强马壮,邀你联盟,正是给你面子,你这小子不服,咱们单打独斗,再与你见个真章。”他的话一半针对张丹枫,一半针对沙涛。此言一出。除了沙涛的心腹死党与早被瓦剌收买了的人之外,倒有一半存了戒心,打定主意不肯再为沙涛卖力。

  石英双眼圆睁,拂袖而起,正想发作,只听得张丹枫又道:“你们也枉费了心机了。为了这一幅画图,将石老英雄诱到此间,又去洗劫他的住宅,费尽心机,一无所得,堂堂一个寨主,做鼠窃狗偷之辈,不怕天下英雄耻笑?”石英听得家被洗劫,更是愤怒,“啪”的一掌,将面前的茶几,切了一角,朗声说道:“古人割席绝交,今日切几明志。沙涛老贼,我与你兄弟之谊已绝,你再逼我,我就不客气了!”

  沙涛面上一阵青一阵红,把心一横,也大声喝道:“石老匹夫,你今日不把画图交出来,想生出此寨,万万不能!”把手一挥,就想来群殴强夺。

  忽见寒光一闪,张丹枫刷的拔剑出鞘,手肘一撞,将沙涛撞出一丈开外,沙涛的党羽大声鼓噪,正想上前,只见张丹枫右手持剑,左手已展出画图,哈哈一笑,说道:“要画图的冲着我来,我才是这幅画的主人!不过,你们要了去也没有用,苏州的藏宝与地图,我早已发掘出来,献给了当今的大明天子啦!”此言一出,合寨惊讶,都猜不透这少年是何来历,说的是真是假!正在此时,忽听得又有一人冷笑道:“张丹枫,你的话骗得谁来?”

  说话的人是额吉多的副手,名唤吉彰阿,他是也先府中的卫士,不比额吉多常在军中,故此认得张丹枫。额吉多听了此言,怔了一怔,道:“你就是右丞相张宗周的儿子吗?太师(也先)正在找你,快快随我回去吧!”张丹枫道:“我正要去见你的太师,可不是随你回去!我是中国之人,谁替你瓦剌做事?”吉彰阿道:“你家与朱明乃是世仇,你若掘出宝藏与地图岂有献给仇人的道理!这样吧,宝藏是你家所有,我们不要你的,地图拿来与我,待我献给太师,你不必再开玩笑了。”张丹枫一脚踏在椅上,将画一扬,喝道:“谁与你开玩笑?你有胆就自己来拿!”

  吉彰阿踌躇不前,几个暗藏的蒙古武士也不敢露面,邀来的各路黑道人物,有一大半不愿沾这蹚浑水,沙涛的党羽被他的声威所慑,一时之间,也未有人挺身而出。

  石翠凤轻轻倚偎着云蕾,在耳边柔声说道:“这些日子,你也想念我吗?”云蕾小声说道:“你瞧这么多人在瞧着咱们呢,今日只恐难逃出生天,你还有心情与我说此闲话?”聚义厅内外三层都已伏下甲兵,石英这边只有四人,虽然武艺高强,确实也难以闯得出去。石翠凤对这一切却似毫不放在心上,悄悄笑道:“我闷了将近一年,这些闲话今日不说,何时再说?今日不管能不能逃,与你死在一道,也是甘心。”石翠凤与云蕾空有夫妇之名,却无夫妇之实,分别多时,相思日切,一旦见面,忍耐不住,竟趁着大厅中嘈嘈杂杂的当儿,小声地大谈情话。

  云蕾正自拿她没法,蓦然间忽见两条大汉,挺身而出,扑向张丹枫。这两个乃是沙涛邀来的帮手,都练有大力神拳的功夫,看张丹枫年纪轻轻,不把他放在心上,一拥而上,一个施展擒拿手扭张丹枫的臂膊,一个便来夺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寒光一闪,张丹枫飞脚一踢,来扭臂膊的那条汉子,碰也没有碰着张丹枫,自己的臂膊反而给他一剑斩断,晕死过去;那抢画的汉子也给张丹枫一脚踢飞,胫骨都折断了。张丹枫横剑喝道:“好不要脸,你们想倚多为胜吗?”

  沙涛面色铁青,心道:“这个时候,谁还与你讲江湖规矩?”正想下令,来个群殴,那救出额吉多的蒙面人,这时却忽地开声说道:“好极,好极,今日秋高气爽,正好松散筋骨,单打独斗,那是最好不过!”声若洪钟,震得大厅内嗡嗡作响。沙涛看了他一眼,话到口边,却又留住,心道:“就是单打独斗,也能累死他们!”

  石翠凤犹自倚偎云蕾,细谈情话,忽见沙涛的儿子沙无忌双掌一错,扑上前来,朗声说道:“我先请教云相公几招!”他最恨云蕾,这时见两人情话喁喁,更是看不过眼,所以先来挑战。云蕾急忙推开了石翠凤,将青冥宝剑拔在手中。

  云蕾曾与沙无忌在黑石庄外的松林交过手,深知他武功虽然不弱,却还不是自己的对手,故此并不怎样放在心上。哪知沙无忌来势迅疾非常,掌法尤其怪异,小臂一弯,左掌自内而外挥了一个圆弧,右掌跟着“呼”的一声推出,云蕾用了一招“脱袍让位”,左脚向斜方踏出一步,肩头一缩,反手一剑削出,先避敌招,再削敌腕,本来稳健非常,哪知沙无忌左掌虽然先发,在半途一划,右掌却是后发先至,掌风到处,隐隐有一股腥味,云蕾心中一怔,只听得沙无忌大喝一声:“着!”紫黑色的掌缘劈到胸前!

  掌风剑影之中,只见一条人影凌空飞起,“嗤”的一响,沙无忌脚步跄踉,裤管贴着胯骨之处,竟给利剑穿过,云蕾也倒跃出一丈开外,这一下,两人都是颇出意外。

  原来沙无忌自从那次挫败之后,千方百计报仇,拜了一位苗洞的怪人为师,练了一种极其邪门的阴风毒砂掌,掌法固然怪异,掌力更是歹毒,武功平庸者,被他掌风扫着,便会中毒,武功高强着,被他打中,七日之后,也定身亡。沙无忌刚才突出怪招,猝然一击,自以为必会劈中,哪知云蕾虽然不识这种掌法,但论到本身的真实功夫,却远在沙无忌之上,尤其身法的轻灵,更非沙无忌可比,故此在危急之中,仍能随机应变,避了开去,而且还了一剑。

  沙无忌中了一剑,幸未刺穿骨头,但亦甚为疼痛,气得哇哇大叫,双掌一错,又再扑上。云蕾经了一招,份外小心,展开穿花绕树的身法,与他游斗,霎忽之间,只见四面八方都是云蕾的人影,沙无忌连她的衣裳也沾不着,约斗了二十多招,云蕾剑势越发催紧,沙无忌情知不敌,但又不甘败下,拼着两败俱伤,突在剑光之中扑进,一招“斜劈华山”,拼着牺牲了一条臂膊,也要将毒掌印在云蕾面上,云蕾何等机灵,霍地一个“凤点头”,青冥宝剑反手一撩,疾起而迎,沙无忌的那条臂膊,看看就要被她硬生生地卸下。

  忽地一人从旁跃出,左手一拉,右手一抓,同时之间,既把沙无忌拉退,又攻向云蕾的脉门,这人长相甚怪,身躯瘦长,有如一条竹篙,十指长爪,乌黑发亮,阴恻恻的笑道:“石庄主的爱婿果然是不凡,待我来领教数招。”这人正是沙无忌新拜的师父,苗疆异人赤神子,他从贵州云游至北方,北方的豪杰十九不知他的来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