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一回 大力除凶将军表心迹 赤诚为国侠士出边关(3)


  云重暴跳如雷,一掌击去,只痛得他胳膊几乎折了,哪里动得分毫。外面路明、路亮笑道:“云重你少发脾气,在里面静静躺它几天吧,只是恕我们不招待你了。”话中之意,明明是要饿云重几天,然后再来收拾他。云重又怒又气,只是无可奈何。

  原来路明、路亮乃是前几天从京城中私自逃出来的,那时于谦已立了新皇帝,正在大捕王振的党羽。路明、路亮平日出入王振府中,互相勾结,许多人都知道他们是王振的心腹,他们也甚机灵,一见风声不好,立刻逃跑,先回家中料理,正想建立一件功劳,以作投奔瓦剌的见面之礼,恰恰遇着云重到来,是以便施毒手。

  云重在黑暗之中摸索,澹台镜明道:“嗯,我在这儿。”云重小心翼翼地挨近过去,忽听得澹台镜明“哎哟”一声叫将起来,原来云重碰着她的伤口。云重抱歉道:“澹台姑娘,我死不足惜,只是今日累了你了。”澹台镜明本想骂他毛手毛脚的,听他一说,反觉不安,低声说道:“不,是我累了你了,你本来可以逃出去的。”

  云重心中甜丝丝的,道:“你伤口痛吗?”澹台镜明道:“反正咱们都是要死的了,还管它痛与不痛?”云重道:“不,我不愿意见你痛苦。”室中漆黑如墨,除了澹台镜明的剪水双瞳之外,云重其实并没瞧见甚么。澹台镜明经了这场患难,对云重憎恶的心情已减了几分,听了他的说话,更是心中感动,低头不语。云重道:“你解下衣服,让我给你敷药。”

  治外伤的金创伤,一般会武之人,都是随身备着,不过适才匆匆逃命,无暇敷伤罢了。云重一面说话,一面轻轻地伸手过去,道:“你拿着我的手,引到伤口上去。”澹台镜明面上一热,但一想在这暗室之中,解了衣裳,也无关系,她性情本来爽朗豪迈,便不推开云重的手,解了上衣,让他敷伤。

  澹台镜明的箭伤,一在肩头,一在颈项下面的背梁,云重替她治伤,触手之处,肤若凝脂,只感心中快美,难以形容。忽听得澹台镜明幽幽说道:“你英雄年少,高摄科名,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岂不可惜!”云重道:“张丹枫所托的宝藏,今日定可护送至京,我一心报国,而今总算做了一点事情,死亦无憾。”澹台镜明心潮波涌,对云重的观感又改了几分,心道:“此人虽然性情固执,气量也稍嫌浅窄,却也还有可取之处。”

  澹台镜明与云重在暗室之中默默相对,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听得外面马声嘶嘶,来的似乎不止一骑。云重说道:“不好。北京在敌人包围之中,这来的定是瓦剌军兵,若然他们将我们擒去献给瓦剌,那我就宁愿自杀,你可要原谅我不能再照护你了。”澹台镜明笑道:“你死了难道我还独自活吗?我若忍辱偷生,也对不住张丹枫呀!”云重听了,心中一阵酣畅,但听她提到了张丹枫,却又很不自然,心道:“原来她把张丹枫还看得比我重要得多。”

  只听得那马蹄声渐渐来近,到了门前停下,过了一会,便听得脚步之声走来,云重忍不住和澹台镜明双手相握,又过了一会,忽听得有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这里面关的是甚么人呀?”云重吓了一跳,在澹台镜明耳边低声说道:“这是澹台灭明!是瓦剌的第一勇士。”

  澹台镜明道:“嗯,我也听出来了,他是我的堂兄,今年五月之间,曾悄悄地到过苏州,在我们的洞庭山庄住了好几天。”云重尚未十分清楚澹台一家的底细,心中仍是惊疑交集,想道:“澹台灭明武功高极,若然给他擒着,想自杀也不可能。”只听得澹台镜明又道:“你不要嚷,咱们今日命不该绝,你听我的哥哥和他们说些什么?”

  只听得路明答道:“禀告澹台将军,这里面关的可是非常人物!”澹台灭明道:“什么人物?”路亮道:“说出来好令将军欢喜,这里面关的,一个是今年特科的武状元云重,以前是御林军的统领,将军上次来京,想必也见过他,他在御林军中的地位,如今仅仅在张风府之下,这可不是重要的人物吗?另一位是个女的,听说是江苏来的甚么义军女将,哈,这个女的长得还真是漂亮呢!我本来要等他们饿了几天,再将他们缚到大营呈献的,将军来得正好,这两人就任由将军处置了。”澹台灭明“咦”一了声,道:“是江苏来的女子?哦,她姓什么?”路明道:“我们尚无暇审问她,将军看了,若然欢喜,留她下来,我们绝不在太师面前,透露半句。”太师指的乃是也先,路明、路亮竟然把澹台镜明当作礼物,献给她的哥哥,澹台镜明听了,又好气,又好笑。

  只听得澹台灭明说道:“好,你把他们放出来,让我看看吧。”猛然间,那屋子又是一阵旋转,钢窗一齐开启,云重眼睛一亮,重见天光,房门也“呀”的一声开了。但见澹台灭明面似寒霜,凛然问道:“就是他们吗?”路明道:“是,将军就是他们。呀,将军,可有什么不对吗?”话犹未了,只听得“轰”的一声,澹台灭明出手如电,将路明、路亮,一手一个倒提起来,把两兄弟对头一撞,脑浆迸流,显见不能活了。

  澹台镜明喜极而泣,一跃上前,抱着澹台灭明道:“哥哥。”澹台灭明道:“呀,你受了箭伤,让我看,哦,还好,不碍事的。你这次路途辛苦,又经险难,刚才又中了路家兄弟的圈套,想必吓坏你了。不过,少年之人,多经险难,历练历练也好。”云重站在一边,怔怔地看着澹台灭明,说不出话。澹台灭明道:“云重兄,真是机缘凑巧,咱们又会面了。这次你不必再和我拼斗了。”笑了一笑,问道:“你这次到苏州,可见到了张丹枫么?”云重道:“见着了。”澹台灭明道:“你们两家的仇恨和解了?”云重默默不答,澹台镜明摇了摇头。澹台灭明道:“这是你们家事,我是外人,不便多管。只是我托你几句话,你这次入京,见到张丹枫,可叫他宽心,现在北京之围已解,瓦剌大军,不日之内,恐怕也要班师回国了。”澹台镜明喜道:“啊,真的?哥哥,这是也先告诉你的么?”

  澹台灭明道:“他才不会亲口告诉我呢。只是看这形势,也非退兵不可。我本来是奉他之命,在雁门关留守的,他怕明朝的各路义军齐集,断他的后路,叫我将雁门关的兵,分了一半,赶来接应他。我暗中通知了金刀寨主,叫他们在我起程之日,暗袭雁门关,前日接到消息,说是雁门关的瓦剌守兵和巡逻关外的流动骑兵,给金刀寨主奇兵突袭,伤亡了一大半,也先绝对想不到是我从中给他捣乱,只道是因我走后,雁门关兵力分薄,所以才有此败。这件事很令军心震动,加之瓦剌国内,情形也不安稳。我看他不出半月,必然退兵。”

  云重听得呆了,他想也想不到澹台灭明会如此这般,暗助明朝。澹台镜明问道:“咱们的主公现下如何?”澹台镜明口中的“主公”,指的乃是张丹枫的父亲张宗周,云重听他们提起仇人的名字,心中又是一怔。澹台灭明苦笑一声,说道:“主公日来甚是苦恼,他既念念不忘收复大周的江山,但又不愿瓦剌占了中华,是以心中矛盾。我也劝解不来。”

  澹台灭明一看日影,道:“我奉也先之命来取路明、路亮回去,而今只好报道他被仇家杀了。时候不早,我该走啦。”说罢出了路家,他带来的卫士都在门外巡逻,自然也和他一同去了。

  云重与澹台镜明待胡兵走后,急急跨马上京,北京之围已解,周围数十里内已无敌踪,两人走了三十多里,便遇见明兵,引入京都,与张丹枫、云蕾相见,云蕾自是喜出望外。云重经此一役,对张丹枫的仇恨,又减了几分,当下各道经过,不必细表。

  义军陆续入京,于谦将张士诚的宝藏换了银子,拨了军饷,又有详细的军用地图,士气大振,接连打了几场胜仗,半月之后,瓦剌大军果然退出雁门关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