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回 石阵战氛豪情消积怨 荷塘月色词意寄深心(4)


  张丹枫道:“你要如何才肯相信?”云重一言不发,呼呼呼,又是连劈三掌,张丹枫好生气恼,却也无可奈何。

  忽听得哨声四起,半山坡的树木乱石丛中突然窜出一大批人,高矮肥瘦,奇形怪状,漫山遍野,四处杀来。张丹枫定睛看时,为首二人,一个满头红发,犹如一丛乱草,又似一堆火云盘在头上,此人正是昨日与自己豪赌的红发妖龙郭洪,这犹罢了,另一个人鹰鼻碧眼,身高七尺有余,手持一双开山大斧,却是瓦剌国太师也先手下的第一名勇士,名唤察鲁图,武功之强,在瓦剌国中,仅在澹台灭明之下。张丹枫见了,不由得大吃一惊,心中骇道:“郭洪是王振的心腹武士,这两人如何能会合一起,莫非瓦剌兵已经侵入中原么?”

  铁臂金猿一声欢呼,叫道:“你们来得正好,叛贼张丹枫正在这儿!”郭洪嘿嘿冷笑,把手一挥,将洞庭山庄的人与大内七大高手,连同云重在内,都围了起来。

  铁臂金猿这一惊非同小可,叫道:“喂,喂!你不认得我们吗?我们八人都是皇上派来的!”郭洪冷笑道:“我们都不是皇上派来的!哼,哼,把宝藏和地图都献出来!”云重怒道:“你们敢造反吗?宝藏和地图是皇上要的!”郭洪笑道:“你们到瓦剌去找皇上吧,宝藏和地图是王公公要的!”云重一怔,道:“你说甚么?皇上怎么啦?”郭洪笑道:“没甚么?瓦剌大军已进了雁门关啦!你的皇上已做了瓦剌的俘虏啦!”

  张丹枫叫道:“云重吾兄,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合力对外,是为上计。”一掠而前,挺剑便刺郭洪。云重一声怒吼,断门刀一闪,左掌呼的一声随着刀光劈去,直取番将,察鲁图振臂一格,云重虎口流血,断门刀几乎震飞。但察鲁图的双斧左上右落,也给云重的金刚掌力震得歪过一边,大叫:“好呀,你这娃娃也有点功夫。”用足力气,双斧一卷,霍地砍来,来势凶猛之极!

  张丹枫那剑迅若雷霆,郭洪见过他的厉害,不敢硬接,一个盘龙绕步,斜闪发招。张丹枫白衣飘飘,虚刺一剑,猛地一个翻身,剑把一翻,反手一带,察鲁图的左斧正在泼风砍到,被他施用巧力,一粘粘出外门。云重正在吃力,得张丹枫替他接了一招,口中不言,心中却是感激。

  察鲁图双眼一睁,道:“哈,张公子,原来是你!”张丹枫道:“你不在瓦剌,到这来做甚么?这里须不是你的地方,给我滚回去!”察鲁图道:“你家屡受我国国主大恩,居然也敢背叛么?”张丹枫道:“我烧变了灰,也是中国之人,焉能受你国主笼络!”察鲁图大怒道:“我早看出你心怀二志,原来你果真是私逃回来要与我们作对,哼、哼,吃我一斧!”

  张丹枫刷刷二剑,偏锋疾上,察鲁图双斧一个盘旋,犹如泰山压顶,硬压下来,张丹枫知他力大,只可智取,展开绝顶的轻身功夫,与他周旋。察鲁图神力惊人,不在澹台灭明之下,但论到腾挪闪展的小巧功夫,却是不如。两人瞬即斗了十数招,察鲁图双斧霍霍,周围一丈之内,全是斧影剑光。

  这时双方已成混战之局,郭洪带来的人竟有三四十之多,有些是奸臣王振暗中网罗的武士,有些是江南道上的黑帮人物,前日想抢快活林的海龙帮帮主也在内。

  郭洪这边胜在人多,但张丹枫这边,却有好几个一流高手,铁臂金猿、三花剑、云重以及洞庭庄主夫妻等人,都是一身武功,非同小可,但以少敌众,却也吃力非常。

  张丹枫道:“都退到八阵图内。”察鲁图大笑道:“区区石阵,能奈我何?”双斧挥舞,竟把一堆石头,劈得倒塌,有两名大内高手,抢上堵截,却因不识阵图之妙,反踏入死门,张丹枫大叫:“快退!”察鲁图左右开弓,双斧霍地一劈,这两名高手陷身在狭窄的石阵之中,闪避不便,冷不及防,竟然给察鲁图从顶门直劈下来,分成两片。

  察鲁图哈哈大笑,陡觉身后冷风疾射,回身一斧,砍了个空,只听得“嗤”的一响,衣袖已给张丹枫利剑刺穿,察鲁图急忙招架,倏地又不见了人影。正待窜出,猛然间只见白光一闪,张丹枫笑嘻嘻地从左侧乱石堆中现出身来,刷的一剑,在察鲁图的右臂开一道伤口。

  察鲁图暴跳如雷,双斧疾劈,但听得轰隆隆声如巨炮,石头纷飞之中,张丹枫身形一闪,又在察鲁图肩上刺了一剑,察鲁图要还击时,在沙尘滚滚之中,看也看不清楚,张丹枫又不见了。本来以察鲁图的武功,尚稍在张丹枫之上,但一者是张丹枫深识阵图巧妙,进退得宜;二者是轻功较高,亦占了便宜;三者是张丹枫习了玄功要诀,深明避强击弱之理。故此,竟然在霎时间,连刺了察鲁图三剑。

  察鲁图砍了几斧,精钢斧口,也已卷了。心中一怔,知道徒恃蛮力,只有吃亏,加上张丹枫神出鬼没,更是令人胆寒。察鲁图气焰顿灭,抢着占到一个较宽阔的地形,双斧展开,上使“雪花盖顶”下使“枯树盘根”,把全身防得个风雨不透。

  张丹枫哈哈大笑,不去理他,却在石阵之中,东驰西掠,片刻之间,又伤了几人。可是敌人众多,杀之不退,混战之中自己这边,又有两名大内高手,死在敌人兵刃之下。

  云重连用金刚大力手法,也毙了几人,忽见红发妖龙郭洪正被洞庭庄主的渔叉迫得身形歪斜不定,与自己相距不过数步之遥。云重恨极郭洪,放开身边的敌人,猛跃而前,呼的一掌就朝郭洪顶门劈下。

  忽听得张丹枫叫道:“小心,这厮掌上有毒!”云重心中一怔,掌势收拢不住,陡地直劈下去。但见郭洪手腕一翻,掌心通红如血,“蓬”的一声,双掌相交,郭洪一声厉叫,手腕关节,被云重一掌击折,手掌吊了下来,云重也觉掌心一麻,连忙后退。张丹枫道:“云兄,快运真元之气,不要让毒气上升。”云重瞧了张丹枫一眼,跌坐地上。张丹枫道:“镜明,你守护他,不准让敌人碰他毫发。”澹台镜明也瞧了张丹枫一眼,一声不响地持剑守在云重身边。

  澹台镜明熟悉阵势,又有张丹枫等在外线挡着敌人,果然防守得十分严密。那郭洪的手腕骨头,给云重掌力击得粉碎,疼痛难当,蓦然从同伴手中抢过一张利刃,“嗖”的一下,从断腕处齐根切下,敷上金创药,撕下衣襟包扎,厉声叫道:“我死不了,你们加紧强攻。”众人见他如此凶狠,亦都不禁骇然。

  那边少了郭洪一个高手,实力虽然稍减,却无大碍。张丹枫这边,少了云重,又要抽出澹台镜明为他防护,本来人少,阵势立见松散。郭洪坐在地上,挥单臂指挥,一阵强攻,反而占了优势。

  张丹枫见敌人势盛,相持下去,只有吃亏,但又想不到破敌之法,心中暗暗叫苦。激战多时,虽连伤了数名敌人,但自己这边,又有一名大内高手与两名庄丁受了重伤,形势更是吃紧。正自心焦,忽听得一阵悠扬的笛声,从山坡花树之间随风飘来,有人歌道:“谁把苏杭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古愁。呀,呀,牵动长江万古愁!”歌声妙曼,如怨如诉,这正是张丹枫画上的题诗。

  这霎时间,张丹枫心头,如有电流通过,顿时呆了。只见花荫深处,一个少女,手持短笛,缓缓行来。这少女穿着一身湖水色的衣裳,衣袂轻扬,姿容绝艳,轻移莲步,飘飘若仙。澹台镜明吃了一惊心道:“这难道是太湖的仙女飞上山头?”她素来以貌美自负,而今见了这个少女,宛如空谷幽兰,既清且艳,顿觉自愧不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