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回 石阵战氛豪情消积怨 荷塘月色词意寄深心(3)


  原来云重那晚在快活林一无所得,反给张丹枫留字嘲笑,自是不肯罢休。其实张丹枫是好意劝他,他却当为嘲笑,当下恨恨然回转抚衙。第二日京中的七大高手都已会齐,探出张丹枫已进了太湖,于是七大高手,连同云重,共是八人,急急追踪而至,就在张丹枫陷入石洞之后的第二日日间,追到了西洞庭山山上。

  正在满山搜索,忽听得嘿嘿冷笑之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扬着一面锦缎,锦缎上绣着十朵大红花,其中七朵周围围以红线,十分刺目。一个侍卫奇道:“咦,这不是澹台村茶亭的那个老妪吗?她的女儿呢?我那日经过茶亭,正见她绣这锦缎上的红花。”另一个大内高手道:“是呀,那日我经过花亭,也正见她绣这锦缎上的红花。她还说甚么这是第十朵。”

  云重心中一怔,想起自己那日离开茶亭之时,锦缎上的还是第八朵红花,忙问那两个侍卫道:“你们那日是不是向她们打听过张丹枫?”那两个侍卫道:“是呀,这和锦缎上的大红花又有甚么关系?”云重道:“这个老婆婆定是张丹枫的党羽!”急急飞身追赶,那老婆婆又将锦缎一扬,阴恻恻的说道:“呀,可惜,可惜!你也来了!这三朵红花也要给明儿摘下来了。”

  铁臂金猿大怒,喝道:“兀你这妖妇,装神弄鬼。”率先便追,那老婆婆身法奇快,左一兜,右一绕,不消一盏茶的时刻,已将云重与大内七大高手,都带到了八阵图前面。云重见乱石堆栈,有如重门迭户,内中隐有煞气,他虽不识八阵图,却比那些人多读过几本兵书,不觉一阵踌躇,停下脚步。忽见乱石堆中,现出一个少女,笑道:“哈,你们都来了吗?他们等候同伴已等得不耐烦了。”将手一指,只见左侧的一堆石堆上,并列着七颗头颅,不知用甚么药水炼过,面目尚栩栩如生。

  云重认出其中一人,正是那日策马经过茶亭的那个骑士,铁臂金猿与三花剑也认出其中两人是司礼太监王振府中的卫士,另一个高手认出一人是海龙帮的副帮主,想来他们都是因为打听张丹枫而被这两母女割下头颅。大内七大高手都激怒,恃着艺高胆大一齐闯入了八阵中,云重身不由己,也跟众人闯入石阵。

  石阵中异声骤起,只见一个老者,三绺长须,提着一把渔叉,现出身来,接着现出几个农人,捏的不是锄头,却是刀枪剑戟,在乱石堆中,忽隐忽现。铁臂金猿大怒,喝道:“先把这老儿擒下。”洞庭庄主哈哈大笑,迎面就是一叉,铁臂金猿拐杖一震,横击过去,洞庭庄主身形倏忽不见,陡听得身后利刃劈风之声,那少女手使双刀,一个盘旋,便下杀着,云重呼的一掌拍出,那少女叫道:“好厉害!”身子一缩又不见了,三花剑玄灵子展剑一追,那老婆婆忽地不知从甚么地方跳出,十指如钩,朝玄灵子手腕与顶门双双抓下,竟然是大力鹰抓的功夫。三花剑心中一凛,急使绝招,倏地抖起三朵剑花,那老婆婆一抓抓空,立刻又转入另一处门户,阵图展开,霎时间,将云重等八个一流高手,都困在八阵图中。

  这八名高手虽然各各身怀绝技,但不明阵法,敌人个个神出鬼没,竟然被分隔得首尾不能呼应,只有挨打的份儿。云重较有机谋,见不是路,急忙叫道:“他们共是八人,咱们也是八人,各自认定一人,不要乱攻。”如此一来,形势渐稳。那八阵图虽是奇妙无比,洞庭庄主却只识得三成,尚未能尽量发挥,加以除了他夫妻二人功力最高,可与云重等人匹敌之外,其他六人和大内的众高手却是相差甚远,这一来一边仗着阵图奥妙,一边仗着实力高强,在石阵之中杀得难解难分,双方都是险招迭见。

  正在激战之际,云重渐渐看出破绽,正在与铁臂金猿合力逼迫那老婆婆,陡见张丹枫一剑飞来,又惊又怒,急叫:“留神!”铁臂金猿与三花剑都曾在张丹枫与云蕾手下吃过大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双双抢上。张丹枫长剑一振,嗡嗡作响,白衣飘飘,在八阵图中窜来窜去,左一剑,右一剑,前一剑,后一剑,避强攻弱,不与铁臂金猿、三花剑及云重三个功力最高的人正面接战,却把其他五名大内高手,又逼得各各分开,不能兼顾。

  澹台镜明大喜叫道:“好啊!”洞庭庄主见张丹枫声东击西,指南打北,身形四方出没,却又是紧对着死门的枢纽要户,竟是深明阵法,犹在自己之上,也不禁狂喜叫道:“老主公有后,大周可以重光。”张士诚身死虽已七八十年,澹台一家,提起他时。仍是唤为老主公。这八阵图本是彭和尚传与张士诚,张士诚因要澹台归真守护宝藏,又将八阵图传授与他,而今洞庭庄主澹台仲元见张丹枫深明阵法,不待细问,已知他定是少主无疑。

  张丹枫与澹台镜明加入,形势突变,适才是八大高手稍占上风,而今却只有挨打的份儿。澹台镜明四处游走,运剑如风,向那些被张丹枫搅得头昏眼花的大内高手,东踢一脚,西刺一剑,杀得十分痛快。

  把守“惊”门那少女名叫澹台玉明,正是澹台镜明的妹妹,她刚才被云重掌力一震,险险跌倒,这时见阵形已隐,敌人只有防守的份儿,不自禁地跳出门户,高声叫道:“姐姐,你与我杀这厮,他刚才欺负我。”把手一指云重,澹台镜明笑道:“这还不容易!好,你踏干方,进坎位,攻他右边。”自己则抢先踏离方,奔震位,一招“白虹贯日”向云重分心直刺,云重一掌荡开,断门刀扬空一闪,正待还招,侧面青光一闪,澹台镜明的利剑又已攻到,而且位置巧妙,正在他的掌力攻不到的地方,云重飞身急闪,澹台镜明滑似游鱼,陡地从他掌下滑过,刷的一剑,指他面门。这一剑来得快捷之极,云重又被逼在两堆乱石之间,只能侧身躲闪。但因地形太窄,看这来势,纵然躲得开面门要害,肩头也只恐要被那利剑刺个透明窟窿!

  按说云重的功力本来比澹台镜明姐妹高出一筹,就算以一敌二,纵不能胜,也不会落败,无奈她们姐妹二人,仗着石阵的奥妙,先把云重逼得处身不利的地形,然后联剑急攻,顿时把云重置于险境。

  澹台镜明手腕一翻,刷的一剑刺去,忽听得叮当一声,只见张丹枫突然从左侧的伤门跳出,剑尖轻轻一拨,把自己的利剑拨开。张丹枫这一下,澹台镜明却是万万料想不到,诧道:“你干甚么?”张丹枫道:“看在我的面上,这一剑就不刺了吧。”

  澹台镜明莫名其妙,但见张丹枫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心中一动,似觉他的目光具有绝大的魔力,不由自己地将利剑撤了回来。洞庭庄主也好生惊诧,高声问道:“这军官是甚么人啊?”张丹枫道:“他说我是他的大仇人。”云重怒道:“谁要你手下留情,我与你两家之仇,今生今世,休想化解。”呼的一掌,斜劈下去。洞庭庄主更是诧异,看这情形,云重对他确是仇深似海,不知何以张丹枫却要处处护他。

  张丹枫左掌挥了半个圆弧,缓缓推出,云重心中一怔:“咦,他几时也学成了大力金刚手的功夫?”双掌相交,各退三步,张丹枫道:“云重吾兄,走为上计。”云重更怒,道:“谁与你称兄道弟?”呼的又是一掌,张丹枫道:“我问你何所为而来?”铁臂金猿喝道:“你将宝藏交出,我们便走。”此言实是色厉内荏,他知今日之战,讨不了好,但愿张丹枫肯放他走,要宝藏之话,不过是如此说说,遮个颜面罢了。

  那料张丹枫仰天大笑,忽道:“原来你们是为先祖的宝藏而来,这些东西我本来就想送给大明皇帝,有你们代劳送去,那是最好不过!”此言一出,除了澹台镜明之外,余人无不吃惊。洞庭庄主道:“少主,你这是甚么话?”云重道:“大丈夫宁死不辱。张丹枫,你焉能屡次戏弄于我?”他把张丹枫的真心话竟当作戏弄之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