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回 石阵战氛豪情消积怨 荷塘月色词意寄深心(2)


  张丹枫微微一笑,澹台镜明忽然“啊哎”一声,叫了起来,道:“你瞧,我又忘记了一件事。”张丹枫道:“忘记甚么?”澹台镜明道:“忘记你困在洞中已经是一天一夜了。你瞧,我给你带了好东西来呢。”走出洞口,将搁在地上的一个小花篮提了进来。篮中有太湖洞庭山的名果白沙枇杷,还有干粮肉脯。张丹枫先吃枇杷,后嚼肉脯,真觉是平生从所未赏的妙品。

  澹台镜明在洞中东瞧西望,把玩珠宝,笑道:“怪不得古往今来,许多人想做皇帝。你的太祖不过做了几年皇帝,就积下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把几粒夜明珠抛上抛落,像小孩子玩玩具似的,忽而又笑道:“这些东西确是好玩。可是既不能止饥,又不能止渴,我看呀,这些珠子还不如我的枇杷。”

  张丹枫笑道:“所以呀,我宁愿要你的枇杷,不要这些珠子。”澹台镜明道:“你说得好听,你若不要这些珠宝,为何冒了这般大的危险,从蒙古一直跑到太湖来?”张丹枫道:“我要把这些珠宝,尽数送给别人。”澹台镜明道:“送与何人?”张丹枫道:“送与明朝的皇帝。”澹台镜明叫道:“甚么,送与明朝的皇帝?明朝的皇帝不是你家的大仇人吗?”

  张丹枫道:“不错,明朝的皇帝是我家的大仇人。”澹台镜明道:“那么你还要将珠宝送与他?”张丹枫道:“不错,我是要送与他。”澹台镜明道:“哼,不行,不行!珠宝虽然是你们张家的,我们替你守了几代,你要送与明朝皇帝,可得问过我们。”张丹枫道:“我一说你们准会同意。”便将他为国的苦心和抱负说了。澹台镜明笑道:“哈,原来并不是送给明朝皇帝,是送给打鞑子的人,我倒给你吓了一跳。”

  张丹枫把半篮枇杷吃完,澹台镜明仍是留在洞中和他说话,好像忘记了外面还有人在等待他们的消息似的。张丹枫从她的话中也知道了许多关于澹台一家的事情。

  原来张士诚在败亡的前夕,将遗孤托与澹台归真。那澹台灭明的祖父,远走蒙古,将快活林的“藏宝图”托与一个姓石的心腹武士,即轰天雷石英的祖先,又暗中请澹台归真的弟弟,即澹台镜明的祖父镇守在西洞庭山,暗护宝藏,并留下了一枚只能从里面开出来的金锁匙,布置可算十分周密。排起辈分,澹台灭明和澹台镜明是堂兄妹,但两支人一在漠北,一在江南,却是几代不通音讯,直到上一个月,澹台灭明乘着护送番王之便,偷偷溜到太湖一行,他们才知道“老主公”(张士诚)已经在蒙古留下了后代。

  张丹枫见她笑语盈盈,在珠光宝气映照之下分外妩媚,心中一动,说道:“我的小兄弟见了你一定会欢喜你。”澹台镜明说:“甚么,你的小兄弟?我为甚么要他欢喜?”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自幼失了亲人,孤苦伶仃,没有人和她玩,你和她一般年纪,不正是可以做个最好的朋友吗?”澹台镜明怒道:“甚么?要我陪你的小兄弟玩?哼,我不喜欢和臭小子玩!”其实张丹枫也是“臭小子”,澹台镜明一说之后,立刻又发现自己说话的破绽,不觉面上又泛起红潮。

  只听得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不是臭小子。”澹台镜明道:“不是臭小子是香小子呀。哼,香小子我也不喜欢。”张丹枫笑道:“也不是香小子,她呀,她是一位小姑娘。”澹台镜明一怔,道:“是小姑娘?”张丹枫道:“是呀,是小姑娘。我认识她时,她女扮男装,我叫惯了她小兄弟,老是改不过口来。”澹台镜明见他提起“小兄弟”时,说得十分亲热,不知怎的,心头突然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竟是平生从未有过的感觉,但也是一掠即过,面上并没有现出甚么,可是张丹枫已似察觉了甚么,心中对这少女颇感歉意。

  两人停下话来,过了半晌,张丹枫忽似记起一事,问道:“你的爹爹为何不下来?”澹台镜明道:“他发现有敌人上山,想必是去布置八阵图了。”说得毫不在乎。张丹枫惊道:“若有敌人上山,就必定是扎手的强敌,咱们快出去瞧!”

  澹台镜明道:“甚么扎手的强敌,料也闯不过我爹手中的渔叉,闯得过爹爹手中的渔叉,也闯不过那个石阵。”她对爹爹的武功与八阵图竟是十分信赖。张丹枫心道:“呀,你这小妮子哪里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番来的敌人若非大内高手就定是红发妖龙那班邪魔劲敌。”说道:“咱们还是去瞧瞧的好。”澹台镜明道:“好,去就去吧。”与张丹枫走出石洞,关了玉门,通过隧道,洞口挂有一根长绳,两人攀援而上,外面一片灿烂的阳光,看光影已是正午时分。

  把眼一望,洞庭山庄庄门紧闭,山腰的乱石丛中人影幢幢,传出了一阵阵兵器的剧烈碰击之声,张丹枫急忙加快脚步,赶去助阵。澹台镜明道:“你急甚么?我的妈妈和妹妹都来了,还怕它甚么强敌。”张丹枫昨晚到洞庭山庄投宿,并没有见着女主人,诧道:“啊,原来你还有妈妈。”澹台镜明道:“我怎么没有妈妈,不过她住在外面,十天半月才回来一次,我刚才见她上到半山,才下来救你。”张丹枫甚感奇怪,想道:“放着这样好的人间仙境不住,却夫妻分开,住在外面,却是为何呢?”但这时急着助阵,无暇多问。

  两人来到八阵图前,不觉大吃一惊,阵中困住的敌人,竟是个个武功高强。尤其厉害的是一个老汉和一个道人,那老汉的兵器怪异之极,形似龙头拐杖,可又比普通的龙头拐杖多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在拐杖的尖端,伸出一个形如手掌的东西,五枝明晃晃的利钩,有如手指;另一样是拐杖上长满尖刺,舞动起来有如毛茸茸的猿臂,作势攫人。那道人的兵器,却是一柄长剑,虽不怪异,但抽刺之际,飞起一朵朵剑花,更是骇人。另有一个少年军官,掌风虎虎,石阵中较小的石块,竟然给他的掌力震得飞荡起来。澹台镜明再仔细瞧时,只见自己的爹爹虽然把守着死门要户,但是在强敌围攻之下,阵势施展不开。

  澹台镜明一声娇叱,拔出利剑,就待闯入石阵,忽见张丹枫定着双睛,如痴似呆,兀立不动。澹台镜明嗔道:“你这人是怎么的?刚才那么着急,现在却又不上前去助我的爹爹,你等甚么?”张丹枫暗叫糟糕,原来那老汉与道人正是铁臂金猿龙镇方与三花剑玄灵子,这两人也还罢了,那少年军官却是云蕾的哥哥,新中恩科武状元的云重。看两边斗得如此激烈,只怕会有死伤。

  张丹枫心道:“我虽然暗助云重中了恩科状元,只是他心中对我的敌意实未消除,说明真相,他又不肯相信,如何是好?我若然上前与他动手,岂不误会更深?”忽见三花剑玄灵子突展绝招,剑花朵朵,向把守杜门的一个老婆婆杀去,那老婆婆手使拐杖,呼呼还了两招,云重忽然连发三掌,助玄灵子将那老婆婆逼得退出了杜门,张丹枫又是一惊!

  另一守在惊门的少女也给敌人逼得手忙脚乱。张丹枫道:“这两人是你的妈妈和妹妹吗?”澹台镜明怒道:“怎么,你还等甚么?”说话之间,已奔出数丈之地,张丹枫一笑道:“原来都是熟人!”身形一起,倏地抢过了澹台镜明的前头,先入石阵,长剑一指,叫道:“澹台大娘,守紧杜门,玉明妹子,转过休门,我来也!”纵身一跃,掠过铁臂金猿的头顶,奔入生门,与洞庭庄主澹台仲元并肩一立,守稳了八阵图的门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