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七回 冰雪仙姿长歌消侠气 风雷手笔一画卷河山(3)


  张丹枫猛然一醒:这阵法岂不是诸葛武侯传下的八阵图?留心细看,只见那八人果然是依着那乱石所布成的门户,分成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门,各守一门,而自己这时却正被引入死门。张丹枫心中一怔:懂得布这八阵图的,古今名将也没几人,却不料在这里见到!再留心看时,只见把守生门的,正是那使短剑的少女。张丹枫识破阵法,更不迟疑,飞身一起,自死门跳入惊门,自惊门跳入伤门,再转入杜门,绕过休门,直闯生门,八阵图登时大乱,那少女面有惊色,连连躲闪,张丹枫心中虽有不忍,但为着要闯出阵图,长剑闪闪,不离那少女背心,逼那少女引自己出去。

  眼看就要闯出生门,那少女忽然一声尖叫,似是骇极而呼,张丹枫一愕,只道是自己不小心,剑尖碰着了那少女的皮肉,就这么的一停,忽感地转天旋,“轰隆”一声,地面忽然陷了一个大洞,张丹枫整个身躯,跌了下去。原来他所站立的地方,底下是个陷阱,上面盖以浮沙,若以张丹枫的轻功本事,一掠即过,原可无事,但被那少女一呼,骤然一个突兀,停了一停,浮沙支持不了他的体重,竟出其不意地着了道儿。

  好个张丹枫,在半空一个筋斗,减了那下坠之势,轻飘飘地脚落实地。洞中黑黝黝的伸手不见五指,张丹枫自怀中取出一串夜明珠,挂在剑尖,珠光剑光,相互辉映,只见这洞深不可测,要攀上去已不可能,洞底凹凸不平,有一股潮湿的霉臭之味,似是一条多年不用的隧道。张丹枫行了许久,才行到尽头,摸一摸却是山岩石壁。张丹枫叹道:“料不到命丧于此,死了也是糊里胡涂。”想起自己壮志未酬,心中大愤,“啪”的一拳击在石上,那石忽然微微震动。

  张丹枫大喜,急用宝剑在那块石头的四周乱划,那块石质似乎特别松脆,不消多久,沙石纷纷落下。原来那块石头乃是装上去的,四周黏连的沙石去掉,立见可以活动,张丹枫奋起神力,把那块石头一推,“轰隆”一声,跌下对面,留下的缺口恰好可容一人钻过。

  张丹枫自洞口钻出,忽感一阵冷光耀眼,细看之时,不禁又惊又喜。原来洞口那边又是一条隧道,只是比起这边却短得多,隧道的尽头,矗立着一扇石门,竟是一块通体晶莹的白玉所造。玉石不奇,但这样大的一块玉石,可是无价之宝。张丹枫收了明珠宝剑,摸那玉门,光溜溜的滑不留手,张丹枫摩挲再四,忽然发现玉门的侧面有一个小小的匙孔,把金锁匙投入去一试,用力旋转,那玉门应手而启。

  张丹枫收了锁匙,进入里面,顺手把玉门一关,只见光芒耀眼,洞中堆满金银珠宝,张丹枫急在珠宝堆中寻觅,找出一个玉匣,把匣打开,内中放着一张平折的大地图,张丹枫展开地图,借着宝气珠光,仔细阅鉴,只见这张地图十分详细,画有各处山川险要的地形,背后还注有在各处险要的攻守拒敌之法。要知古代之时,交通不便,很少有人能周游全国,细察地形,所以像这样的一份地图,乃是稀世之宝。

  张丹枫想起了为了绘这份地图,费尽毕生心力的彭和尚,想起了彭和尚教自己先祖张士诚与明朝太祖朱元璋的苦心,与他起义抗元的壮烈事迹,不禁潸然泪下。再细看时,只见玉匣上还有两行小字,文曰:“此图出世,大周重光。”想是他先祖张士诚预料到有后代子孙可能到此,所以留下遗言,要后代子孙继承他的遗志,灭掉大明,重光大周(大周是张士诚所建国号)。张丹枫向玉匣地图拜了八拜,望空禀道:“不肖儿孙张丹枫要请列祖列宗原宥,灭明兴周的遗训只怕我不能依照了。”

  原来张丹枫来取地图与宝藏,其中实是含有深心,他是想将地图献与于谦,让他去抵抗外敌,宝藏也准备献与于谦,让他拿去作捍卫国家的义兵军饷。

  张丹枫卷好地图,心道:“我且到洞口去大声疾呼,说明我这片为国的苦心,盼那洞庭庄主听见,若然他体谅我这片苦心,定然垂下长绳将我吊上去。”主意打定,便去开那玉门,不料用力一推,玉门丝毫不动,原来自己入门之时,顺手一关,竟将玉门又关牢了。

  那玉门里外有锁,张丹枫觅到匙孔,用金锁匙一试,却是开之不得,那门外与门内的锁匙并不是一样的。张丹枫暗叫一声:“苦也!”这洞乃是将山腹中间掏空,自己纵有天大本领,也难攻山而出。那玉门硬逾精钢,用宝剑也难剁烂,洞中空有金银,却无粮食,外面的人纵然想来援救,没有自己这枚金锁匙,也开不动外面的门。张丹枫心道:“看来这番必是饿死无疑!”

  张丹枫纵再胆大,这时也觉一片死亡的阴影笼罩头上。试试大叫几声,声音撞着山石玉门,又荡了回来,震耳欲聋,要想传出山外,那希望也是微乎其微。

  张丹枫定了定神,心道:“常人七日不食必死,我练有武功,可能捱到十日,这十日之中,我该做些甚么以遣此真正的‘有涯之生’?”脑海中朱、张两家的冤仇,云、张两家的冤仇一一闪过,云蕾的倩影突然浮现出来,那似喜似怒如恨如爱的神情又活在心头,张丹枫叹道:“小兄弟,今生今世咱们是再难相见了。”

  尽管云蕾有过几次要用宝剑杀他,而今他想起的却尽是云蕾的柔情蜜意,心中忽发奇想:“云蕾尽管有时对我现出杀气,心肠却是无限柔慈,呀,她人太仁慈,刚毅不足,是一大缺点。这洞庭庄庄主的女儿,尽管一片温柔,却带着男儿英气,我虽与她初交,却敢断定她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子。若然将云蕾的优点与她合而为一,岂不是天下完人?”

  张丹枫被困洞中,无聊之极,四处翻看祖先的遗宝,忽然在珠宝堆中又发现一个玉匣,上面刻有字道:“先师墨宝,士诚谨藏。”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有零散的地图与札记之类,那些地图乃是彭和尚每到一地时草草画下来的,那张详细的地图就是用这些草图拼合起来绘制的,有了那张大地图,这些草图自是无用,不过也可看到彭和尚当年绘制地图时所花心血。札记乃是他到每一处地方所写下的随笔,其中有风土人情,也有就着山川形势而谈到用兵的议论。张丹枫心道:“这些札记倒应该好好给他整理,辑成专书。”但一想到自己而今只是在洞中等死,又不觉黯然。

  札记堆中还藏有一本小书,张丹枫拿起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玄功要诀》四字,翻开来读,第一句就是:“子曰: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岂能出于理、气、象乎?”张丹枫道:“孔子哪懂内功?为何引他的话?”再读下去道:“象者拳之形也,气者拳之势也,理者拳之功也。理气象备,举手投足,无不逾矩。”把修练上乘内功的道理,解释得清清楚楚。张丹枫暗自叹道:“看了此书,方知自己浅陋。与这位武学大师相比,我不过是萤火之光。”

  张丹枫越读越觉有味,须知那彭和尚(即彭莹玉)身为两个天子(朱元璋、张士诚)的师父,胸中所学,实是非同小可!那本《玄功要诀》所讲的都是基本要理,张丹枫武学本有根底,人又极端聪明,读完之后,只觉一理通、百理融,许多武学上的疑难,竟然迎刃而解。

  张丹枫的师祖玄机逸士,传授四大弟子,都是每人只传一门绝技,张丹枫读了此书,细细揣摸自己所见过的大师伯的大力金刚手功夫,与二师伯潮音和尚的外家硬功,只觉其中都有理路可寻,可以无师自通,不禁狂喜,心道:“我有了此书,苦心虔修,将来岂不是学任何一派的武功,都可以事半功倍,容易得多!”但一想到自己困此绝窟,实难逃出生天,纵然学了绝世武功也是无用,更是神伤。正是:

  异宝奇书都得了,陷身绝境奈何在?

  欲知张丹枫能否脱险?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