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喝雉呼卢名园作豪赌 扬声掷骰侠客儆凶顽(5)


  那九头狮子殷天鉴似乎对他颇为忌惮,笑脸说道:“咱哥儿俩何必伤这和气,你有甚么吩咐,小弟办得到的,尽管吩咐下来便是。”龙帮主倏地一声冷笑,道:“老殷,开饭馆的还怕肚皮大的食客?你既开赌场,岂能拒绝我来赌钱?你怕我没钱么?你问我有甚么吩咐,我就是要和你赌钱,这你总办得到吧。”殷天鉴面色大变,道:“人人有面,树树有皮,你既在众人面前挤兑我,那么我只有舍命陪君子了,好吧,你要赌甚么?”龙帮主道:“赌掷骰子最爽快,就掷骰子。喂,老郭,你手气好,你替我掷!老殷,你自己掷还是叫你的大师父替你掷?”

  只见龙帮主侧面转出一个貌不惊人的枯瘦老头,扯下头戴的瓜皮小帽,道:“俺郭洪拜见大哥。”帽子不脱犹可,一脱下来,全场注目,原来他貌不惊人,头发却是惊人之极,满头都是红发,犹如一堆乱草,又如一团火云,盘在头上,云重见了,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心中奇道:“哈,原来是红发妖龙郭洪,怎么他也来了?”

  这郭洪乃是奸宦王振的心腹武士,长年匿在司礼太监府中,专司保护王振之责,很少外出,非但江湖上少人知道,即京中见过他面的也不多。因他发色奇特,张风府曾对云重提过,所以云重虽然也未见过他,只看他的红发,就知道他是王振府中的神秘人物——红发妖龙郭洪。

  云重想道:“王振富甲天下,何以派人来与一个土霸争夺园林?以郭洪的身份,也不该做一个地方帮会帮主的副手,此事真是万不可解。”听得那九头狮子殷天鉴道:“这位郭师父替你赌吗?好,我不用别人替代,我自己下场。”

  龙帮主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哈哈,道:“好极啦,这里是十万两银票,都是大钱庄的,你看清楚了。这一口骰子,就赌十万两银子!”九头狮子殷天鉴道:“我手头上可没有这许多现钱。”龙帮主又仰天打了个哈哈,道:“你的家底我还不知道吗?你的田地店铺值银四十万两,这快活林也算它值四十万吧,你的赌本一共是八十万两,你放心赌吧。”

  殷天鉴心中气极,也打了个哈哈,道:“原来你是想要我的快活林。”龙帮主道:“你还未赌就怕输了么?”殷天鉴道:“只怕未必能如你愿。好,这骰子你先看过。”郭洪把那副骰子拿起一掂,龙帮主道:“郭大哥,料他不敢弄假!”郭洪又将骰子递过去,道:“九头狮子,你是这里的庄家,你先掷!”

  殷天鉴双手一搓一掷,喝声:“杀!”六粒骰子在海碗中滚动激荡,只听得唱摊的叫道:“二六一四,十六点,大!”须知掷骰子十八点乃是最大,十六点亦已甚为难得。殷天鉴抹抹冷汗,道:“好,姓郭的,你赶吧!”那红发老人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将骰子接到手中,指头微微颤动,猛地向碗中一掷,只听得唱摊的叫道:“二六一五,十七点,大!”殷天鉴面色发青,叫道:“有鬼!再掷!”那红发老人道:“好,再掷,这一口是赌二十万了!”殷天鉴手心里淌汗,颤声叫道:“全色!”一掷下去,只听得唱摊的叫道:“二六一五,巧极了,又是十七点!”掷到十七点几乎可以说是稳操胜券,殷天鉴微现笑容。

  只见那红发老人不声不响,随手一掷,围观的人全都变色,唱摊的叫道:“六红四,全色!”全色最大。红发老人笑道:“你叫不来,我不叫它反而来,好,这一口就赌四十万了!”殷天鉴面色更是难看,头筋红胀道:“这口你先掷!”那红发老人道:“好,我便先掷!”双手合抱,将骰子在掌心一摇,掷入碗中,顿时鸦雀无声,殷天鉴面色如土,过了一边,只听得唱摊的颤声唱道:“六个六,十八点兼全色,通杀!”按照掷骰子的规矩,掷到十八点或全色那是不能再赶的了。

  静了一阵,全场哗然,人人心中奇怪之极,何以那红发老人手风如此之“顺”!云重远观手势,看出了其中破绽。原来暗器功夫极好的人,手力可以操纵自如,能把任何东西掷到任何方位,那么手手掷出全色或十八点都不稀奇,只是这种上乘功夫,不但旁观的人不懂,即九头狮子殷天鉴也是莫名其妙!大家都是江湖上叫得响字号的人,输了便得认输,何况那骰子又是自己的,更不能说人做弄手脚。因此殷天鉴虽然心痛如割,也只得苦笑说道:“姓龙的,这快活林是你的了!”龙帮主言道:“你全部赌本八十万,输了七十万,还可以拿回十万,你愿要田地还是愿要现钱,姓殷的,有十万身家,也算得是个富豪了,我从不赶尽杀绝,这回算对得起你!”那红发老人道:“闲话少说,限你们日落之前,全搬出快活林去!”

  忽听得一声清笑,有人叫道:“且慢,我也要来赌一赌!”云重眼睛一亮,只见张丹枫白衣飘飘,从人丛中缓缓走出,自己刚才全神注意赌场,竟不知他是甚么时候来的!

  九头狮子殷天鉴瞪大眼睛,他从手下人所描绘的形貌,已知此人便是折辱他两个武师的白马书生,但这时他赌输七十万两银子,断送了快活林,哪还有心情和张丹枫闹事,只是呆立一边,抱着“隔江观火”的态度,看张丹枫与那红发老人又是如何赌法?

  那海龙帮的龙帮主和红发老人郭洪见了张丹枫全都变了面色,张丹枫笑道:“哈哈,你们不敢和我赌吗?”

  原来张丹枫衣服华丽,一派公子的派头,一到苏州,便引起了海龙帮注意,海龙帮的几个好手曾跟踪他到客店。张丹枫早已发现,却故作不知,故意将随身珠宝搬出来把玩,那几个好手也是老江湖了,见他如此,反而不敢行劫,回去报给帮主知道。龙帮主本待接收了快活林之后,再查清张丹枫的底细,然后决定动手与否,料不到他不请自来,而且还要和自己豪赌。

  红发老人瞥了张丹枫一眼,道:“你赌多少?”张丹枫笑道:“你有多少赌本?”龙帮主冷笑道:“殷林主的产业都是我的赌本。”张丹枫道:“唔,那么连你这十万两银票也不过是九十万两。好,我就和你赌两手消遣消遣!”红发老人道:“你赌多少?”张丹枫微微一笑,自怀中取出一串珍珠,个个又圆又大,白色晶莹,一看就知是无价之宝,那串珍珠还系着一块宝石,发出闪闪绿光,耀人眼目。张丹枫道:“我这口骰子就赌这串珍珠和这块宝石,你们估价去!”

  龙帮主接过珍珠串,翻来覆去地仔细看了一阵,道:“我们赌钱公公道道,你这串珍珠共一百颗,每一颗都是一样大小,毫无杂质的又圆又大的合浦珍珠,确是难得。本来每颗值一千五百两,难得有一百颗这样的珍珠,价钱应该高一点,就折二十万两银子吧!”张丹枫道:“唔,你还算识货。那这块宝石呢?”龙帮主道:“这块绿宝石更是难得之物,我也无法估价,折十万两你看如何?”张丹枫道:“折十万是稍为少了一点,但反正是拿来赌的,我也懒得和你计较。好,两注合共三十万两,我这口骰就赌三十万两。换过一副骰子来!”

  管摊的下手连忙换过一副骰子。张丹枫掂了一下道:“我若先掷,要是来了全色或十八点,你就没有机会再搏了。我不占这个便宜,免得你输了不服气,你先掷吧!”

  云重暗暗纳罕,想道:“张丹枫的暗器功夫世间少见,要是他先掷,那是稳操胜算。现在让这红发妖龙先掷,那就是必败无疑的了!”

  红发老人接过骰子,掂了一掂,感觉似乎稍微轻了一点,也不在意,双手一搓,掷入碗中。只见碗中先现出三粒六点的骰子,其他三粒尚在滚动,红发老人目不转睛地注视,片刻之间,又有两粒骰子现出六点,红发老人面现笑容,接着那最后一粒骰又现出六点,却忽然转动一下,定在碗中,现出五点。唱摊的唱道:“二六一五十七点,大!”红发老人本想掷六个六点,现在虽未如心所愿,十七亦已十分难得,便笑道:“十七点便十七点,你赶吧!”

  张丹枫将骰子一抛,又接在手中,道:“十七点这可难赶得很啊!”两眼望天,瞧也不瞧便一把掷出,顿时鸦雀无声,红发老人睁大了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