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奸宦弄权沉冤谁与雪 擂台争胜侠士暗飞针(4)


  沙无忌一跳上台,毫不客气,双掌一错,便道:“俺就用这对肉掌接你这面铁牌!”路亮大怒,铁牌一挺,立刻当头压下,喝道:“好,你就接吧!”牌挟劲风,少说也有七八百斤气力。沙无忌一跳跳开,劈面还了一掌,路亮一看,沙无忌掌心漆黑那是毒砂掌的功夫,不禁大惊,急忙把铁盾收回护身。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沙无忌出手如电,“啪”的一掌,在他肩头一按,路亮大叫一声,登时滚下擂台。本来路亮武功不弱,若以铁盾护身,沙无忌的毒砂掌虽然厉害,也打不进去,沙无忌工于心计,一跳上台,就激他出手,乘其不备,一掌奏功。

  路亮未到三招,就被打下,王振气得面色铁青。卫士总管康超海笑道:“公公不必生气,下一场就要叫这小子受不了,兜着走!”只听得旗牌官叫道:“第十二号陆展鹏上台,保人大内总管康超海!”

  只见一个五短身材的精悍汉子跳上擂台,他腰缠金丝软鞭,却不解下,微微笑道:“你的毒砂掌果然厉害,我就让你先打三掌!我若闪避,就算我输!”沙无忌一怔,只听得陆展鹏连连催道:“打呀,怎么不打?这是比武功的擂台,你若不打,就给我滚下台去!”沙无忌心中想道:“我这毒砂掌厉害非常,难道他练得周身毒气不侵么,我可不曾听说过有这种本领。”他心中气极,却是不动声色,冷冷说道:“我这手掌的毒,陆爷你得当心!”话声未了,倏地一掌拍向面门,他想:“打在身上有衣物隔着,只怕他另有化解之法,打你面门,难道你的面皮也练有功夫?”

  哪知一掌拍出,陆展鹏肩头一耸,朝他的手肘一撞,沙无忌痛入心肺,手臂也吊了下来,但他好不狠毒拼着口气,趁势向陆展鹏胁下死穴一抓,若给他抓着,金刚罗汉也受不了。云蕾这时也看得出神了,心中正想,这一抓若不许还手可怎生化解?忽听得沙无忌惨叫一声,陆展鹏身形未动,沙无忌已捧着断臂,滚下擂台!云蕾大惊失色,这正是江湖上罕见罕闻的“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内功!心中想道:“有这样的高手参加今科武试,只怕我的哥哥未必抢得了武状元!”

  这陆展鹏正是康超海的师弟,武功与康超海不相上下,这时正在洋洋得意时,忽听得旗牌官又叫道:“第十四号举子上台!”云蕾一看,又喜又惊,此人非他,正是她的哥哥云重!

  陆展鹏举手笑道:“云统领也来了,请亮兵器!”云重入御林军没有多少时候,但武功出色当行,已隐隐有与京师三大高手并驾齐驱之势。陆展鹏不敢轻敌,解下金丝软鞭,抢在上首,立了一个门户。他这金丝鞭乃用金丝虎筋与千年山藤等物缠成,可以克制刀剑,端的十分厉害,云重使的是一口红毛宝刀在兵器上先吃了亏。只见陆展鹏打了一个招呼,拉开架式,反手一鞭,就向云重拦腰疾扫!

  这一鞭势捷如电,但他快云重也快。只见云重身形一晃,旋风般随着鞭梢直转出去,金丝软鞭反卷到他的身上,却是差了几寸,连他的衣裳也没沾着。云重反手就是一刀,陆展鹏好生了得,一个“弯腰插柳”,刷!刷!刷!连环三鞭,呼呼风响,卷起了一团鞭影,竟如狂风猛扫,好不惊人。

  云重纵跃如飞,在鞭影笼罩下抢着进招,陆展鹏见“回风扫柳”的连环三鞭也打他不着,手腕一沉,又使出杀手绝技。只见那软鞭一拐呼的一声,忽然圈子转来,向云重的手腕疾缠,若给他缠上,这口刀立刻便要脱手。云重“吓”的一声,左手一推,那鞭梢忽然抖得笔直,荡了开去,掌风飒然,印向敌手胸膛,这是大力金刚手的上乘功夫。陆展鹏叫声“好啊”,只见他脚步不动,上身陡然向后移了半尺,左手五指骈指一划,两掌相接未接之际,忽地双方已变招,鞭飞刀舞,又已移宫换位,缠作一团,把人看得眼花缭乱!

  原来陆展鹏“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也是极为厉害,虽然制服不了云重的大力金刚手,却也敌得他住,云重的金刚手猛击三掌,都给他卸了猛势,也是吃惊非小。这时双方都展出了平生绝学,斗兵器,斗内功,斗掌法,几种功夫混合运用,只要哪方稍弱,就立刻要震下擂台,性命难保。皇帝看得连连叫好云蕾却是暗暗心惊!

  只见两人刀来鞭往,杀得天昏地暗,兀是不分胜负,双方脚步,都渐见迟缓。云蕾暗想:“这一场就算哥哥赢了,也必然累得筋疲力竭,比武规矩,要连胜两场,才能休息。要是下一场又有一个像陆展鹏那样的硬手,这武状元就准得丢了,何况这一场也未必能赢!”

  两人斗了一百来招,功力悉敌,双方都甚焦急。云重志在必得,连使险招,金刚手一轻一重,忽快忽慢,寻瑕抵隙,务求制胜。陆展鹏人较老练,不为所动,凝神对付。忽见云重一个跄踉,俯身跌进金丝软鞭舞成的圈子里面,右刀左掌,向陆展鹏上三路急袭,这一招用得险极,若然一击不中,己身不死也伤。陆展鹏道声:“来得好!”吞胸吸腹,软鞭倏地往内一圈,既避掌力,又施反击,这招数也是用得狠毒之极,云蕾几乎喊出声来。

  忽听得陆展鹏“哎哟”一声,云蕾未及看清,只见他已撤鞭跌倒,滚下擂台!原来他刚刚出招反击,手腕忽如给利针一刺,高手较技,哪容遇着意外,幸他闪滚得快,这才不至于毙在大力金刚手之下。他心中暗骂:“哼,这小子居然掌心还扣有暗器,受这暗算,真个不值!”可是比武并不禁暗器,他也做声不得。其实他却不知,这飞针暗器却并不是云重发的!

  看台上的云蕾,擂台上的云重,都是大惑不解!只听得旗牌官又叫道:“第十五号举子张丹枫上台,保人锦衣卫指挥兼御林军总教头张风府!”云蕾一听,灵魂儿飞上半天,登时呆了!张丹枫竟然也会参加比武,与自己的哥哥争夺状元,此事可真是绝对料想不到!正是:

  又见张郎施妙算,神针宝剑解深仇。

  欲知张丹枫与云重谁人夺得武状元,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