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奸宦弄权沉冤谁与雪 擂台争胜侠士暗飞针(3)


  云蕾一想这话也是正理,当下默然不语,泪湿衣衫。于谦缓缓起立,将玻璃窗格推开,意味深长地道:“嗯,天就要亮了。蕾侄,你住在哪儿?”云蕾道:“我住在客店。”于谦言道:“客店人杂,你单身一人,又是女扮男装,想必诸多不便,不如搬到我这儿吧。我这儿消息也灵通一些。”云蕾道:“既然老伯吩咐,侄女儿也不客气了,待我回去收拾,立刻搬来。”隔房有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叫道:“爹,你又一晚没睡觉吗?”

  于谦笑上眉梢,道:“就睡啦。”对云蕾道:“我的女儿催我睡啦,你快搬行李来吧。我常常因为事忙熬个通宵的,这也没有甚么,就是冷淡了这个孩子。”云蕾见他们父女的亲爱情状,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爷爷与爸爸。于谦的年岁和十年前的爷爷差不多,可爷爷对自己却没有于谦那样慈祥。

  云蕾回去结了店帐,搬到于家,于谦的女儿叫做于承珠,今年不过九岁,聪明伶俐,活泼非常,云蕾改回女装,承珠直追着她叫姐姐。云蕾和她甚为相得,自此就在于家住下来。云蕾住到于家,心中还隐藏有一个希望,希望张丹枫会再来会见于谦,可是一连住了半个月,张丹枫却没有来过。至于那番王和澹台灭明,也早在云蕾搬到于家之后的第六天,就因和谈失败而归国去了。

  住到半月之期,云蕾想起了张风府所说的今年武举特科,不住地问于谦消息,于谦总笑着道:“乖侄女,别心急,你哥哥若然出考,我总叫你见着他便是。”云蕾问道:“已经开考了吗?”于谦道:“现在还是初试,人多着呢,待我到兵部查查,看你的哥哥成绩怎样。”又过了五天,一日早晨,于谦突然把云蕾叫到跟前,笑道:“你想见哥哥吗?”云蕾跳起道:“伯伯你今儿就带我去见他吗?”于谦道:“是呀!可你要委屈一下。你扮作我的随从,我带你到校场看比武去。”

  云蕾这一喜非同小可,急忙又换了男装,扮成于谦的童仆。原来今日乃是最后的一道考试,让通过覆试的比武定武状元。本来武试没有要举子互相比武的,但因为今科是特科,为的是招揽天下奇才异能、武艺高强之士,因此在通过了第一场的考弓马,第二场的考兵法之后,还要来一场比武。

  这是大内总管康超海的主张,说既是特开的武科,就应以武艺为主,武艺有多种多样,不止限于弯弓驰马,盘刀弄枪,若不比武,焉能识别真才?皇帝祁镇在宫中正自闷得慌,一听有热闹可看,这可乐了,立刻准了康超海所奏,索性命人在校场里搭起擂台,又在四边搭起看台,除了自己亲临之外,还叫各部尚书和大臣们也陪着去看。康超海这个主张其实也藏有私心。原来他有两个师兄弟也参加今科武试,他的两个师兄弟武功甚高,但对于兵法策论,却是平平,是以康超海想叫他们在比武这一场大显威风。

  校场周围有御林军把守,场中搭起五个看台。于谦带了云蕾和兵部、户部各大臣在东边的看台,皇帝和各亲王、太监占着正面的那个看台。于谦悄悄说道:“你瞧,那个穿着龙袍,背后列有一排武士的人,便是当今皇上了。皇上左边站着那人,便是太监王振。”云蕾狠狠地盯了王振一眼,把他的相貌牢牢记着。

  参加比武的举子在擂台下面的凉棚休息,未上擂台之前,看台上可看不到。于谦对云蕾道:“今年的特科,虽说是任何人都可参与,但除了现有军职之外,其他的人还需要有一个三品以上的武官做保人,所以皇上敢放心来看。”云蕾心想道:“原来如此。那江湖上真正有极大能为之人,断乎不会来了。”

  只听得“咚,咚,咚”三声鼓响,比武开始。云蕾紧张之极,聚精会神地看那跳上擂台比武之人,却是两个陌生的粗鲁男子,两人演出单刀对花枪,不一刻使单刀的赢了,接连又比试了三对,云蕾的哥哥都没有出现。败者淘汰,胜者继续主擂,连胜两场之后,可以休息,让其他各对先比,待对完之后,再来一个复赛。云蕾也无心记他们的名字,第四对比完之后,站在台上耀武扬威的得胜者,是一个身高七尺,魁梧奇伟的人,手使两柄铁锤,甚是神气。

  兵部尚书与于谦同一看台,说道:“这位是我们兵部新提拔的将军胡大庆,两臂有千斤之力。这次特科,应试者甚多,通过前两场考试的也有九十六人,本来都应该参加擂台比武,皇上说要看就看最精采的,又想在一天之内看完,所以昨天先在兵部举行了一场淘汰试,从九十六人中挑出二十四人。胡将军在淘汰试中的成绩好极了。”

  于谦微微一笑,他知道这个胡大庆乃是兵部尚书的亲戚,兵部尚书自然望他得胜。擂台前的旗牌官叫道:“第九号举子林道安上台!保人礼部主事李顺。”这样一叫,众人就知道这号举子并非现职军官。云蕾不觉一怔,只见一个举子手摇折扇跳上台来,他虽然穿了武举规定的服饰,戎装披挂,但相貌斯文,有如女子一般,手摇摇折扇,配着那身戎装,更显得不伦不类。这人正是轰天雷石英一个好友林庄主的儿子,数月之前曾向石翠凤求婚,给石翠凤用计打败的那个林道安。

  林道安抱扇一揖,阴声怪气地道:“胡将军手下留情。”胡大庆暗叫一声:“倒霉,哪里跑来的这样一个不阴不阳的怪物!”锤头一摆,喝道:“甚么留情?这里是朝廷抡元之所,你当是玩耍么?还不快亮出兵器?”林道安娇声说道:“晚生的兵器,就是这把扇子!”胡大庆大怒,呼的一锤劈下,他哪知林道安的点穴功夫又准又狠,只见折扇一合,扇头一指,径奔胡大庆胁下的软麻穴。胡大庆身躯高大,转动不便,两柄大铁锤虽使得呼呼风响,却拦不住林道安,数招一过,只听得“咕咚”一声,胡大庆水牛般的身躯倒在台上。林道安一脚将他扫下擂台,笑道:“晚生承让了!”

  皇帝祁镇看得好不开心,笑道:“妙啊!”王振道:“下一场更妙呢,皇上快看!”只听得旗牌官叫道:“第十号!”跳上来的高举一面铁盾,却是王振的心腹武士路家兄弟中的弟弟路亮,他们两兄弟参加比试,哥哥路明在昨日的初次淘汰赛中就给一个不知来历的少年打败,只有他参加覆试。

  路家的混元牌法,虽然要剑盾合使才见精妙,但只有一面铁盾,也够林道安应付了。路亮把铁牌展开,就如在身前摆了一面屏风,林道安哪里攻得进去。两人斗了三五十招,路亮故意卖了一个破绽,铁盾一攫,让开一线的空隙,林道安的点穴法见隙即入,已成自然,扇柄倒转立刻点他胸际的“璇玑穴”。哪料铁盾突然一合,“卡”的一声,把林道安的描金铁扇当中震断,林道安折了扇子,如乞丐丢了化子棒,没得舞弄,急急跳下擂台。

  王振眉开眼笑,皇帝奉承道:“公公的武士果然本事!”只听得旗牌官又叫道:“第十一号举子沙无忌上台,保人御林军副统领杨威!”云蕾又是一怔,想不到这个心狠手辣的绿林大盗,曾向石翠凤求婚不遂的沙无忌,居然搭上御林军的线,也来参加比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