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三回 戴月披星苦心救良友 移花接木珍重托珊瑚(1)


  张风府这刀虽是毕生功力之所聚,但张丹枫早有防备,随着刀风,直晃出去,手舞足蹈,故作惊慌失措之状。张风府越发大怒,骂道:“你故意来将我戏弄,是何居心?”张丹枫哈哈一笑说道:“你不谢我也还罢了,怎么颠倒骂我?你看这是甚么?”随手一抛,抛过一封朱漆封口的文书。文书分量甚轻,竟给他在数丈之外,像发暗器一样的抛掷过来,内家劲力之深,虽是张风府那样的高手,也不觉吃了一惊。

  拆开一看,这文书竟是贯仲秘密送呈康总管的,内中将出差以来,张风府的一言一行都写在里面,张风府在五招之内败与张、云二人,又不准旁人帮手等事,都有记录。周山民如何被擒,如何被他混在囚犯之中带走等事,更是写得详详细细。张丹枫道:“贯仲早已认出周山民,不过他不说与你知。他当日不及写信,就密遣心腹,飞服上京,不过对你尚无大碍,若这封信给康总管见了,可是有所不便!”

  张风府掷刀长叹道:“二弟本是贪心利禄,却不料他卑劣如斯!”兄弟情深,眼泪滴下。云蕾忍不住道:“这样的人,你还哭他作甚?”张风府道:“到底是兄弟一场。我不怪你杀他,你走吧!”山坳那边追杀之声越来越近,张风府将头颅包好,挂在马鞍,背向张、云二人。张丹枫突然抽出宝剑,刷的一剑刺去,云蕾惊呼道:“你干甚么?”但见张风府痛得哇然大叫,回过头来,眼中神色,惊骇之极!

  这一剑只削去了张风府左臂一片皮肉,并无大碍。张风府又惊又怒刚说得一个“好”字,只听得张丹枫低声说道:“快拾起缅刀,与我交手。”张风府恍然大悟,立即拾起缅刀,与张丹枫打作一团,左臂鲜血,一点一点地滴在地上,也顾不得止痛包扎。

  云蕾不觉失笑,心道:“张丹枫真是精灵古怪,这苦肉之计,却也把我吓了一跳。”试想张风府若不被“敌人”刺伤,居所被袭,失掉重犯等事,那就不好交代。

  张丹枫边打边低声笑道:“你适才砍我一刀,没有砍着,我刺你一剑,却把你刺伤,你服了我吧。”张风府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刀法散漫,不料张丹枫真真假假,剑法一紧,竟如狂风暴雨般的杀来,张风府左臂受伤,险险被他刺中要害,迫得认真抵敌。

  只见山坳转角之处,一伙人打得翻翻滚滚,直逼过来,前面的是黑白摩诃,后面的一个老汉一个道人,却正是康总管那两个师叔。黑白摩诃边走边战,虽败不乱。

  三花剑玄灵子忽见张风府被一个白衣少年杀得手忙脚乱,负伤力战,不觉惊疑交并,心道:“这少年是何方神圣,年纪轻轻,居然能将张风府打得如此狼狈,难道是康超海言过其实,故意将张风府的本事夸张了么?”立即虚晃一剑,舍了黑白摩诃,飞身抢到前面叫道:“张大人,你且退下,待我取他!”

  玄灵子是点苍派有数人物,出手果是不同凡响。只见他长剑一挽一送,登时飞起一朵剑花,手法不变,剑尖又已左右虚刺两剑,又飞起两朵剑花。他每一出手,都是一招三式,两虚一实,飞起的剑花也是一大两小,所以有“三花剑”之称,等闲人物,挡不了他三招两式。

  张丹枫叫道:“啊呀,不好了!”玄灵子冷笑道:“你知道不好了么?”振剑一挥,但见三朵剑花,齐飞过去,张丹枫脚跟一旋,团团转转,竟然随着他虚刺的两剑,直转过去,虽是三花盖顶,却是毫发无伤。玄灵子吃了一惊:这份轻功,可是人间罕见。不敢轻视,上下前后左右,疾刺六剑,每剑又分为三式,虚虚实实,变化无穷,剑花错落,有如天上繁星,任是绝顶轻功,也难躲闭。

  忽听得张丹枫哈哈大笑,陡见一道白光,有如神龙夭矫,从满空飞降的剑花之中直穿出去。张丹枫拔剑出鞘快捷异常,徒见玄灵子看出是宝剑之时,张丹枫的剑锋已削到他的手腕。玄灵子若是反剑抵御,兵刃必然被他削断,云蕾看得血脉偾张忍不住叫道:“好啊!”

  忽见玄灵子手腕一翻,白光忽地停住。原来是玄灵子的长剑搭上了张丹枫的剑身,双剑相交,彼此黏住。张丹枫也不禁大吃一惊,这玄灵子变招的快捷与功力之深厚,果然还在张风府之上。

  张丹枫再走险招,手劲一松,让玄灵子的劲力逼来,宝剑陡然移开,弯腰一剑,刺玄灵子下盘肾水命门要穴。玄灵子长剑呼的一声,从他头顶削过,招数未曾使老,忽地向后一仰,饶他避得如此快捷,袍角也被削去了一截。这两招双方都使得险极,张丹枫若不是冒险突攻,头颅一定被他长剑穿过!

  玄灵子连使数招,占不了便宜,勃然大怒,长剑一个盘旋,施展杀手神招,但见剑影纵横,剑花乱舞,虚虚实实,叫人目眩神迷。张丹枫心道:“在百招之内,我可以与他打成平手,若战到百招之外,我的武功可就要泄底啦!”将宝剑舞起一团白光,护着全身,高声叫道:“单打独斗,何时方能了结?喂,你还有一个伙伴,叫他一齐来吧!喂,黑白摩诃,放开这个糟老头儿,你们走吧!”

  玄灵子的师兄铁臂金猿龙镇方,以一敌二,正被黑白摩诃杀得呼呼喘气,冷汗直流,忽感压力一松,黑白摩诃同声笑道:“算你命大,我的小朋友保你不死。放你走啦!”龙镇方大怒,尚待进招,黑摩诃一杖飞来,龙镇方斜闪两步,招数刚刚递出,哪知黑白摩诃这对孪生兄弟,心意相通,他们平日又配合有素,停招进招,都似预先约定一般,龙镇方向左一闪,白摩诃刚好抢先一步,踏上那个方位,白玉杖在龙镇方背上一敲,大笑道:“打你这不知进退的老猴儿!”大笑声中,两兄弟扬长而去。只气得铁臂金猿几乎晕倒地上。

  白摩诃这杖沉重异常,饶是铁臂金猿内功精纯,运气三转,仍是觉得肋骨隐隐作痛。张丹枫笑道:“老猴儿,被打断脊骨了么?”铁臂金猿是成名了几十年的人物,几曾受过今日之气呢?大吼一声:“小贼欺我太甚!”怪兵器往地下一撑,身形扑腾飞起,竟在横空交击的剑气之中,突然下袭。

  铁臂金猿的兵器形似龙头拐杖,可又比普通的龙头拐杖多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在拐杖的尖端,伸出一个形如手掌的东西,五枝明晃晃的利钩,有如手指,可以勾刺撕拉;拐杖上又长满尖刺,整枝拐杖,除了手握的龙头把手部分,其余都不可接触,舞动起来,确是有如毛茸茸的猿臂,作攫人之势。

  张丹枫独战三花剑玄灵子已感吃力,猿臂金猿突然来袭,有如空中伸下怪手,天灵盖几乎给拐杖尖端的铁掌抓着。张丹枫吃了一惊,剑诀一指,剑光飘忽,一招“分花拂柳”,似东似西,分袭二人,铁臂金猿一声低啸,倏忽连进三招。猿臂般的怪兵器竟随着剑光飞舞,扑击擒拿,张丹枫也不觉暗道:“这铁臂金猿果然名不虚传,在苦战黑白摩诃,捱了一杖之后,居然还是这般了得!”

  玄灵子的三花剑也骤然加紧,剑剑直取要害,张丹枫应付为难,却是哈哈大笑:“妙极,妙极!两个老贼一齐打发,省了多少功夫!小兄弟上啊!”云蕾木然不动,忽见张丹枫一个踉跄,险险被玄灵子的长剑钉住,刚一闪身,又几乎给铁臂金猿的怪兵刃勾着咽喉,真是险象环生,令人惊心动魄。张风府退下一边,看得十分心急,见云蕾迟迟不上,几乎要替张丹枫催出声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