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峡谷劫囚车变生不测 荒郊驰骏马祸弭无形(7)


  张风府跳起来道:“黑白摩诃有这样大的胆子?”云蕾道:“不是真的弄死,但却与死也相差不多。”将所遇的异状一一细说。张风府听得客店中人都沉睡不醒,用冷水喷面也没效果,沉吟说道:“唔,这果然是黑白摩诃的所为了。西域有一种异香,乃是最厉害的迷药,名为‘鸡鸣五鼓返魂香’,非待天亮,无药可解。若到天亮,自会醒转。虽然邪气得紧,却是对人无害。看这情形,张丹枫是与黑白摩诃连手来的,由张丹枫引我走开,再由黑白摩诃施放迷香。咦,我自问与黑白摩诃无冤无仇,与张丹枫也有一段小小的交情,为何他们却与我开如此这般的一个大玩笑。”

  云蕾道:“我亦是十分不解呀!”再把在客店中所见的奇怪情形,细说下去。张风府听到铁臂金猿与三花剑联袂而来,不觉面色大变。云蕾道:“他们不是你们的自己人吗?你害怕怎地?”张风府摇了摇头,惨笑说道:“你且别问,先说下去吧。”云蕾一口气将所遭遇的怪事说完,张风府听得那少年军官也着了道儿,不觉苦笑。云蕾道:“那少年军官不知何以如此恨他?”云蕾自是隐着张丹枫的身份不说。张风府沉吟半晌道:“看那张丹枫器宇轩昂,当不会是个坏人。云统领何以恨他,这事我倒要问个明白。”云蕾听得一个“云”字,不觉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张风府急忙伸手相扶道:“你怎么啦?”云蕾拨马避开,定了心神,道:“没甚么。那军官叫甚么名字啊?”张风府道:“姓云名唤千里,你问他作甚?”千里二字合成一个“重”字,云重正是幼年就与云蕾分手的哥哥。云蕾此时更无疑惑,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惊惶。欢喜者乃是兄妹毕竟重逢,惊惶者乃是他与张丹枫势成水火。只听得张风府又道:“你们可是相识的么?”云蕾道:“他像我幼年的一位朋友。嗯,他是甚么时候回来的?”

  张风府道:“回来?咦,你也知道他是从蒙古回来的么?他到御林军中未满一月,我是锦衣卫指挥兼御林军都统,正好是他上司,相处时日虽浅,却是意气相投。据他说,他的祖先两代,都是留在瓦剌国的汉人,饱受欺凌,所以逃回。他立志要做一个将军,好他日领兵去灭瓦剌。所以先在御林军混个出身,准备考今年特开的武科,若然中了武科状元,那就可遂他的平生之愿了。”

  云蕾不觉叹口气道:“他想做官报仇,只恐未必能遂心愿。张大人,你休怪我直说,真正抵御胡虏的可不是大明朝廷。”张风府默然不语,半晌说道:“你所见也未必尽然,我朝中尽有赤胆忠心誓御外侮的大臣,阁老于谦,就是万人景仰的正直臣子。”云蕾不熟悉朝廷之事,当下亦不与他分辩。

  张风府见云蕾甚是关心那个少年军官,好生奇怪,正想再问,忽听得一声马嘶,张丹枫那骑白马又奔了回来。张风府叫道:“喂,你弄的究竟是甚么玄虚?你的好友在此,不要再捉迷藏了吧!”张丹枫白马如飞,霎忽即到,先向张风府道声:“得罪!”再向云蕾说道:“你好!”云蕾扶着马鞍,冷冷说道:“不劳牵挂。”

  张风府见二人神情,并不像是好友,奇异莫名。可是急于知道他的用意,不暇多管闲事,便率直问道:“张兄,你我也算得上有段交情,何以你与黑白摩诃到我住所捣乱?”张丹枫仰天大笑,吟道:“一片苦心君不识,人前枉自说恩仇。我问你,你可知道甚么人来查探你么?”张风府脸色一变,道:“你也知道了么?铁臂金猿龙镇方和三花剑玄灵子也来了。”张丹枫道:“可不正是,他们因何而来,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铁臂金猿与三花剑乃是当今大内总管康超海的师叔,这康超海乃点苍派领袖凌霄子的首徒,两臂有千斤神力,外家功夫登峰造极,只因他长处宫内,保卫皇帝,所以在江湖之上,声名反而不显。他不忿张风府有京师第一高手之称,曾三次约他比试,每次都输了一招,口中虽说佩服,心中却是不忿,所以暗地里常排挤他,张风府亦是明白。康超海的职位比张风府高,张风府对他甚有顾忌。

  张丹枫一番说话,说得张风府面色大变,喃喃说道:“莫非康超海将他的两个师叔请来,暗中想加害于我?”张丹枫笑道:“何须暗中加害,现下你就有痛脚捏在他的手里。”张风府道:“甚么?”

  张丹枫道:“铁臂金猿与三花剑本来不是为你出京,可是却刚好撞上你的事情。你欲知个中原委么?”张风府道:“请道其详。”

  张丹枫道:“黑白摩诃买了一宗贼赃,乃是京中某亲王的传家之宝:一对碧玉狮子,单那镶嵌狮子眼睛的那两对明珠,就价值连城,这事情闹得大了,康超海自知不是黑白摩诃的对手,所以请两个师叔出山相助查缉。他们料定黑白摩诃必是逃回西域,是故一路北来。却刚好你也在这一带,所以顺便就将你监视上啦。无巧不巧,你捉了金刀寨主的儿子,你还未知道他的身分,康总管已是得人告知,周山民的身价可更在那对玉狮子之上,能擒至京,便是大功一件。康总管立刻将追赃之事抛过一边,一面飞书传报,一面请他的两个师叔连夜赶到你那里提人。周山民前脚出门,他们后脚赶至。”

  张风府惊呼道:“若然他们知道我将周山民释放,这事可是灭族之祸。”张丹枫笑道:“他们已被我用计引开,这事他们永不知道。”张风府道:“呵,你原来是用黑白摩诃为饵,引开他们。你竟然能指使这两个魔头,佩服,佩服!可是你们在客店之中的那场捣乱,却又是为何?”张丹枫道:“他们虽不知道周山民是你释放,但失了重犯,这罪名可也不小哇!张大人宗兄,你熟读兵书,当知黄盖的苦肉之计。”

  张风府恍然大悟,在马上抱拳施礼道:“多谢大恩,没齿不忘!”云蕾尚未明白,禁不住问道:“你们弄的究竟是甚玄虚?”张风府道:“他们打开囚车,放走囚犯,我自然难逃罪责,可是来的若是极厉害的敌人,我们人人受制,那就说我已尽力而为,只因力所不敌,并无佯败私放的嫌疑,那罪名就减轻了。”张丹枫道:“不但如此,以你的声名,本来战败已是有罪,但若来袭的敌人,把本事比你更高的人都打败了,那么康总管也就不好意思降罪你啦。”张风府道:“那就是说你们准备给铁臂金猿与三花剑一点厉害尝尝了,你们谁能打败他们么?”张丹枫笑道:“你且细听!”

  只听得山坳那边一阵阵高呼酣斗之声,似是正向这边追杀过来,张丹枫道:“还有三里路程,张大人,我还要送你一点薄礼。”张丹枫手中提着一个红布包裹,圆鼓鼓的好像内中藏着一个西瓜。张风府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内中藏的竟是一个人头,张风府面色大变,手起一刀,向张丹枫迎面劈去,嘴中骂道:“你为何杀了我的二弟,这难道也是苦肉之计吗?”云蕾在旁,也看得清清楚楚,这正是与张风府、樊忠合称京师三大高手,内廷卫士贯仲的头颅。

  张风府这一刀乃是在急怒攻心之下劈出,威势猛捷无伦。只见张丹枫大叫一声:“哇哇不得了!”整个身躯,飞了起来!正是:

  又见张郎施妙计,一场大祸弭无形。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