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回 半夜袭番王奇情迭见 中途来怪客异事难猜(2)


  这一下大出云蕾意料之外,澹台灭明分明是已发现自己,何以又将同伴引开?真是百思不解。这时店内乱成一片,云蕾悄悄溜了下来,只见那店小二站在暗角,向她招手。云蕾走了过去,那店小二道:“快随我来,趁乱逃跑。”云蕾随他溜出后面暗门,却喜无人知晓。

  小城城门没有关闸,那店小二一直将她带到城外一个土岗,道:“五更时分,有人来接。”云蕾松了口气,道声:“好险啊!”月色星光之下,只见那店小二露出诡秘的笑容,说道:“石姑娘交待,叫云相公带那枝珊瑚见她,相公可藏好没有?”

  云蕾好不心烦,想道:“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吭声闷气答道:“知道了!”店小二见她色变,不敢取笑。约摸过了半个更次,只见两骑马疾奔而来,一骑有人,一骑却是空骑,近前一看,原来是火神弹郝宝椿。

  火神弹郝宝椿对张丹枫敌意最浓,云蕾对他实是无好感,但此际劫后重逢,却也感到喜悦。郝宝椿抱拳施礼,问道:“你也逃出来了?那白马小贼呢?那日官军是不是他带领来的?”云蕾冷冷说道:“是他舍命救了毕老英雄,毕前辈没对你说么?”郝宝椿一愕,道:“真有此事?我还未见着毕老英雄,石姑娘叫我领你去后,再马上去找他。”云蕾道:“毕老英雄现在何方?”郝宝椿道:“听石姑娘说,毕老英雄脱险之后,全家在饮马川蓝天石的老家安歇,离此不过十来里路。嗯,东方将白,咱们该赶路啦!”

  郝宝椿请云蕾上马,自己在前引路,马行甚快,黎明时分,到了一处山谷。郝宝椿道:“这就是青龙峡了。”长啸三声,只听得里面也有人发声相应,郝宝椿道:“石姑娘已先来了,你进去吧,我还要去见震三界毕老英雄。”

  云蕾弃马入山,不一刻,山坳处转出一人,正是石翠凤。只见她泪水满面,疾奔上来,一把抱着云蕾道:“咱们又见着了!”云蕾扶她轻轻坐下,笑道:“你绝早约我会面,想来不只是为了谈情。”石翠凤薄怒含嗔,横她一眼,抹抹眼泪,说道:“老天保佑,咱们幸而重见,可是周大哥,周大哥——”云蕾惊道:“周大哥怎么啦?”石翠凤忽道:“我错怪你的义兄了,周大哥实是好人!”云蕾急道:“快说,周大哥他怎么啦?”

  石翠凤道:“那日你堕马受围,咱们想回来抢救,已被隔断。后来那张风府追毕道凡不上,却截着我与周大哥二人。我们二人不是他的对手,十余招后,我被他刀背一拍,打落马背,看看就要被他所擒,幸得周大哥舍身相救,一跃下地,竟冒着被马蹄践踏之危,拖着张风府的后腿狠命便咬,张风府一刀将他拍晕,抓上马背,大约是赶着回去治伤,便不顾得再追我了。”

  云蕾与周山民之间,虽曾闹过不愉快的事情,却是情如骨肉,闻言大急,说道:“咱们可得想法救他才是。”石翠凤道:“我约你到此,就是想法救他呀!你听我说,还有一桩奇怪之事。我脱险之后,前日在嘉县住宿,半夜时分,忽被一个蒙面人惊起,将我引出郊外,看他身手武功,在我之上,却又并不对我伤害。引到郊外,便自去了。我满腹狐疑,第二日才知道那晚嘉城中,官差捕快一齐出动,半夜搜查客店,盘问行人,听说是要迎接甚么贵人,所以预先防范。那人引我走出客店,想是事先得知消息,出于一片好心。”云蕾大是奇怪,喃喃自语道:“蒙面人,蒙面人?他的身段像不像以前偷入你家中的那个、那个白马书生?”

  石翠凤道:“黑夜之中,我没看清。再说我也从未联想到那白马书生,是以无从比较。”云蕾不觉面泛桃红,道:“我知道嘉县所要迎接的是甚么贵人,就是那班蒙古人。只因嘉县是个大城,所以要预先一日盘查客店。”石翠凤奇道:“你怎么知道?”云蕾道:“昨晚我也见着那蒙面人了。此事以后再谈,你先说你的。”石翠凤道:“昨晚我碰到了爹爹的朋友,得知震三界毕道凡亦已脱险,我便去找他,谁知他也见着了那个蒙面人,而且蒙面人还给他留下了一封信。毕道凡说:‘这人真像第二个张丹枫,却不知是不是他?’毕道凡刚到蓝家,蒙面人便现迹留书,毕道凡因为刚刚脱险,因此也就无心追他。”

  云蕾道:“信中说的是甚么?”石翠凤道:“那蒙面人的信中说道:‘我知道瓦剌使臣前往北京,为首的是个亲王,大约是向明朝提出甚么条件去的,大明帝国与瓦剌邦交虽是濒于破裂,大明天子可还想极力弥缝。是以对瓦剌这班使者极是奉迎,保护唯恐不周。’他信中又说,已知道周大哥落在官军手里,是以建议我们冒险去截这批蒙古人,若能擒到番王,那就更是一举两得。一者可以拿来交换周大哥,二者是免得朝廷向瓦剌低首求和。信中还说,青龙峡地形最险,可以在此地伏击,到时他或者也可相助一臂之力。”

  云蕾道:“毕老英雄意思如何?”石翠凤道:“毕道凡知道周大哥被擒,亦是焦急非常,但若要再传绿林箭,广约各路英雄,却是远水不救近火。毕道凡想不出别的法子,因此也愿照那蒙面人所说,冒险一试。他叫我们轮流在此瞭望,以防意外。等下他亲自率人前来。”

  云蕾沉吟不语,想那澹台灭明勇猛无比,劫人之计只恐难行。忽听得石翠凤道:“那店小二可将珊瑚交与你了?”云蕾道:“交了。”石翠凤道:“趁着时候未至,我可要问你一件事。”云蕾道:“何事?”石翠凤道:“一路前来,你对我如何,你自己心里知道。咱们虽是挂名夫妻,其实你何曾将我作妻子看待?”云蕾急道:“这个时候说这个干嘛?”翠凤道:“我闷了多日啦,我是急性儿,此事不能不问清楚。”

  云蕾拿她无法,见朝阳已出,料那批蒙古使者即将来到,更是无心与她纠缠,眼珠一转,忽地笑道:“凤姐姐我明白你的意思啦。你叫店小二将珊瑚留交与我,乃是——”故作猜度之状,石翠凤接口说道:“乃是想问明你的心意。你若不喜欢我,这珊瑚你收下来再送给别人。你若——”

  云蕾也截住她的话道:“凤姐姐,这枝珊瑚是我给你的聘礼,岂能再送别人。我现在再亲手交与你啦!”石翠凤芳心大慰,接过珊瑚,只听得云蕾好像漫不经意地说道:“嗯,周大哥实是好人,我的话可没有半点骗你。”石翠凤一怔,低头看见那枝珊瑚第三瓣花叶上所刻的“周”字,面色一变,正欲说话,只听得峡谷外马声嘶鸣,一行人走了入来。

  云蕾与石翠凤隐身石岩之后,只见一小队官兵在前开路,那蒙古番王与澹台灭明并马而行,走进山谷。石翠凤悄声说:“糟糕,他们这样早便来了。毕道凡可还没来呢。”那番王揽辔扬鞭,顾盼自雄,忽听得有人唱着蒙古民歌,迎面而来。歌道:

  我是草原的兀鹰,
  我的翅膀扇风云,
  朝飞斡难河,
  夜宿喀林城,
  飞了三个月,
  飞不出大汗的手心!

  这首民歌,乃是蒙古人歌颂他们的英雄成吉思汗的,番王听了,大为高兴,想不到此地遇到本国之人。而又听到这首蒙古人最引以为荣的歌词,便停下马来,对澹台灭明笑道:“重振大汗的威风,可得要看我们了。”叫人请那“蒙古人”前来相见。只听那人又唱道:

  大汗只手覆大地,
  他的生前享荣名,
  而今死了归黄土,
  占地不过是一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