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回 一局棋残英雄惊霸气 深宵梦断玉女动芳心(6)


  官军越来越近,忽听得张风府大声叫道:“出来,出来,我已瞧见你们了!出来我有话说。”张丹枫打了个突,这张风府是京师第一高手,想不到他这样快又回来了,他亲自率人包围,想冲出去更是无望!

  张风府缅刀一指,又大声叫道:“躲躲藏藏,算得甚么好汉?”话声未了,只见山头人影一晃,张丹枫衣袂飘飘,自岩石之后一跃而出,拔剑大笑道:“张大人武功盖世,率领千军万马,居然攻上此山,确实算得好汉!”

  张风府面上一红,道:“你不必激我,这山下虽有众多军马,你们也尽管冲着我张某一人!”张丹枫宝剑一晃,笑道:“妙极,妙极,那么请划下道儿!”张风府瞟了他们一眼,忽道:“看你们二人并非黑道上的人物,和那震三界却是甚么交情?”张丹枫道:“这个你不必管,闲话休提,咱们且斗个三五百招,你若不能胜我,又待如何?”张丹枫自忖:若论功力的深厚,自己实不如他;若论剑术的精妙,则自己却要稍高半着,在三五百招之内,只怕谁也胜不了谁。他知道张风府乃是京师第一高手,为人自负之极,所以用话将他逼住。

  张风府又瞧了二人一眼,笑道:“不必单打独斗,你们二人一齐上来!”张丹枫冷冷说道:“那么京师三大高手,今后就只剩下两人啦!”意思是说,若然他敢以一敌二,那就必死无疑。张风府笑道:“那却也不见得!你们二人武功我都见过的,若说单打独斗,你大约可接我三五百招,你划这个道儿,我可不上你当。”张丹枫一怔,心道:“这人果是厉害,知己知彼,和我所见竟是完全相同。”便道:“那便不以三五百招为限,咱们一对一的厮拼,随你划出道来。”

  只听得张风府续道:“至于你这位伙伴的武功,大约只可接我百招。这样吧,你们二人一齐上来,在五十招之内,你们若能取胜,那么我便保举你们做今科的武进士,不必再考试啦。”张丹枫大笑道:“我们二人要胜你易如反掌,何须五十招,在五招之内,我们若然不能取胜,任由你的处置。若然在五招之内,我们胜了,我们也不希罕甚么进士状元,咱们绿水青山,后会有期!”此话意思,即是说在五招之内,假若他们二人胜了,张风府可得任由他们逃走。

  你道张风府何以定要坚持与他们二人相斗?原来张风府昨日追不上毕道凡,回来之后,见樊忠、贯仲二人都受了伤,惊问其故,樊、贯二人说及张丹枫与云蕾联剑之威,言下尚有余怖。张风府听了,甚是惊奇,心中想道:“他们二人,以那白马书生武功最高,但亦不过比樊忠、贯仲略胜一筹,联起手来在五七十招之内,打败樊忠、贯仲,也还不算稀奇,岂有在一两招内就能大胜的道理?”张风府乃是武术名家,平生潜心武学,闻说有甚么特异武功,便想见识,为人抱负却是与普通的卫士不同。

  张风府自思,自己断无在五十招之内落败之理,一听张丹枫说只须五招,不禁狂笑,缅刀扬空一劈,朗声说道:“好吧,那第一招来了,接刀!”刀光飘忽,似左似右,一出手便以“流星闪电”的招数,分袭二人。

  云蕾独倚岩边,如醉如痴,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张风府刀光闪闪,掠到面门。张丹枫大急,叫道:“小兄弟,快快出招!”剑随声到,手起一剑,“拦江截斗”,抢到云蕾前面,招架张风府的缅刀。张风府那招流星刀法,本是分袭二人,刀剑相交,铿锵一声,刀锋往前一荡,余势未衰,仍照着云蕾劈去,云蕾这时才出招相抗,剑锋一圈一抖,将张风府的缅刀封出外门。身子也不由自主倒退几步,摇摇晃晃。这还是因为有张丹枫替她先挡了一下,要不然云蕾的剑早已给他震飞。

  张风府哈哈大笑,道:“原来联剑之威,也不过如此!小心,接刀!我第二招是‘八方风雨’,你们双剑必须同出才行,休说我不告诉你!”

  云蕾没精打采,平日秋水般的眼皮也像失去了光辉,张丹枫大急,悄声说道:“小兄弟,你虽恨我,也要先打退此人,留得性命,你才能向我报仇呀!傻兄弟!”说时迟,那时快,张风府缅刀扬空一闪,但见银光如雨,千点万点,遍洒下来,这一招是“五虎断门刀”的精华所在,比刚才更为厉害!云蕾心中感动,双睛蕴泪,青冥宝剑往前一指,划了半个圆弧,双剑一合,陡见剑光暴长,有如双龙交剪,瞬息之间,把碎雨般的刀光迫得雨收光散,张风府撤招叫道:“好,果然是有点道理!再接一招!”骄气受挫,这第三招他可不敢预先说出了。

  张丹枫面露笑容,道:“小兄弟,出手要更快一些!”张风府迈前一步,缅刀一推,左右斜撇,这一招名为‘分花指柳’,柔中带刚,却是半守半攻之着。张丹枫一声长笑,剑诀一领,出手如电,但是云蕾随手一挥,青冥剑也急随而出,张风府招数还未使开,已给双剑封住,不由得大吃一惊,强力一个“大弯腰,斜插柳”,把攻势全改为守势,硬生生的将缅刀撤了回来,张、云二人都觉剑尖如给一股劲力黏住,虽然是瞬息之间即将他这种内功柔劲化解,但张风府亦已脱了险境,跄跄踉踉地斜窜出一丈开外,吁吁喘气。

  张丹枫暗赞一声,此人果不愧是京师第一高手,但见张风府脚步不丁不八,横刀当胸,守着门户,双眼睁圆,显见心中甚是惊异。张丹枫眉头一皱,心道:“此人确是江湖老手,他全采守势,我们只剩一招,这一招未必能将他打败!”

  张风府用上乘刀法,护着全身,心中稍定,又高声叫道:“我已占先走了三招,还有一招,该让你们先走了!好,来呀!”张丹枫瞥了云蕾一眼,只见她目光闪闪,又恢复了平日的光辉,正在全神贯注,凝视敌人,张丹枫发一声啸,两人同时飞起,双剑齐伸,两道银光,凌空下刺,张风府身躯一矮,横刀往上挡,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双剑急落,银虹交剪,倏地伸展开来。

  张风府一个翻身,刀光一转,倏地腾身飞起,张丹枫绝料不到他在双剑环攻之下,居然敢出此险招,暗叫一声:“不好!”只恐一击不中,又要给他兔脱,那就满了四招,自己只好认输了。张丹枫出剑稍前,招数已经使尽,虽然眼见敌人从自己剑底飞身蹿上,也不能再招击刺,正在心急,忽见云蕾宝剑前指,剑光一伸,张风府大叫一声,跌翻地上。原来云蕾出剑稍后,剑势未尽,剑尖刚刚碰到张风府的脚跟,就在这稍纵即逝之际,将他击倒!

  张丹枫又惊又喜,心中暗暗奇怪,按说张风府的功夫,那一跃纵,只要去势稍快,云蕾的剑尖就落了空,不知何以他好像还未尽展所能。

  只见张风府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下一跃而起,苦笑一声,挥手说道:“双剑合壁,果是神奇!你们走吧。”贯仲在旁说道:“大哥,如此轻易,便放他们走了?”张风府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放他们走!”贯仲嗫嗫嚅嚅,尚欲进言,张风府道:“他们又不是黑道上的人物,放了他们,也没甚么罪责,何必贪领一功!”贯仲面上一红,道:“大哥既然一力担承,咱们没有话说。”张风府传下将令,让张、云二人安然下山,不准拦截。

  张丹枫施了一礼,张风府道:“咱们两次交手,尚未知道你的姓名,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张丹枫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你老子姓张,咱老子也姓张。此张虽不同彼张,五百年前是一家。我尊你一声大哥,为弟疲倦得紧,这里人多嘈杂,不好睡觉,恕不奉陪啦!”

  张丹枫亦庄亦谐,贯仲气得面皮变色,张风府却是不以为意,大笑道:“亦狂亦侠,有这样一个同宗兄弟倒也不错,好,你走吧!”张丹枫朗吟道:“尚有江湖本色在,将军亦是可人儿。绿水青山,后会有期,我去了!”携了云蕾,径自下山,扬长而去。

  一路上云蕾默不作声,走出五、七里地,已把官军远远甩在后面,面前是一条三岔路,张丹枫又打了个哈欠,搭讪说道:“小兄弟,咱们该找个地方歇息啦!正中这条路通往正定,左边这条路通往栾城,咱们还是往正定去吧。”云蕾衣袖一拂,冷冷说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张丹枫怔了一怔,道:“你就这样恨我吗?”

  云蕾避开他的目光,脸皮紧绷,道:“多谢你几次救命之恩,便咱们两家之仇,无法可解。咳,谁叫我的爷爷早死,想劝他回心转意,已是不能。祖先留下的遗命,子孙怎能违背?咳,这是命中注定——”张丹枫道:“我不信命。”云蕾道:“不信又待如何?——好,你走吧,你若走东,我就走西!”张丹枫黯然说道:“你既定要报仇,何不痛快下手?”云蕾眼圈一红,踏上正中那条路,头也不回,疾往前跑。正是:

  留有血书阴影在,恩仇难解最伤心。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