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回 滚滚大江流英雄血洒 悠悠长夜梦儿女情痴(5)


  云蕾怔怔出神,但听得张丹枫的笑声已远远传至。毕道凡道:“这位白马书生倒是可人,值得去见见他!”左手携了云蕾,右手携了翠凤,缓缓下楼。

  云蕾心急如焚,出到外面,高呼酣斗之声,已是惊心动魄。把眼看时,但见潮音和尚已与张丹枫斗在一起。

  潮音和尚的外家功夫,登峰造极,早已名满江湖,绿林群豪,环立如堵,看这两人在圈中恶斗,潮音和尚碗口般大的禅杖使得呼呼风响,那书生身形飘忽,剑势如虹,剑杖交锋,一时间分不出谁强谁弱。

  两人斗了半个时辰,潮音和尚一声大喝,禅杖抡圆,呼呼猛扫,有如蛟龙出洞,倒海翻江,张丹枫剑势一收,踏着五行八卦方位,步步后退。毕道凡微笑道:“潮音师兄的伏魔杖法大有长进。这白马书生的剑法,我可是从未见过。”说话之间,二人又斗了十余二十招,潮音和尚步步进逼,忽听得“当”的一声,火星飞溅,潮音和尚的禅杖已给剑削了一个切口,绿林群豪,惊起叫道:“好宝剑!”

  潮音和尚霍地一跳,随手一抖,那根碗口大的禅杖直弹起来,这是伏魔杖法的杀手神招,加上潮音和尚几十年的功力,猝然使出,如戳如扫,霎忽之间把张丹枫上下左右几路,全都封住,云蕾触目惊心,骇然而呼,忽听得潮音和尚一声大笑,张丹枫的剑飞上半天。

  绿林群豪,欢声雷动,忽见潮音和尚禅杖一收,托地跳出圈子,张丹枫身形掠起,翩如飞鸟,将宝剑一把接着。潮音和尚叫道:“你师父虽属可恨,你却是我本门小辈,我岂能以大压小,由你去吧!”绿林群雄大为惊诧,纷纷议论。毕道凡微笑道:“事情越来越妙,这白马书生怎么又成了潮音师兄的同门晚辈了?禅杖被削,宝剑脱手,他们师伯师侄,倒打了一个平手,有趣,有趣!”

  张丹枫手抚剑柄,潇洒自如,朗声说道:“晚辈张丹枫前来赴约,敬请毕老英雄一见。”郝庄主与代县的独行大盗邝冲最为性子暴躁,毕道凡尚未出声,他们已越众而出,一个手使长鞭,一个手舞铁牌,长鞭卷地,铁牌压顶,两般兵器,风雨袭来。张丹枫横剑当胸,身子滴溜溜一转,并不出招反击,郝、邝二人正待换招,但见张丹枫身形一闪,已从兵器夹击的缝隙中钻了出去。只听得毕道凡叫道:“都不要动手,张兄请随我来!”声如洪钟,震慑全场。绿林群雄心中都道:“定是震三界要亲自与他较量了!”

  但见毕道凡缓步前导,将张丹枫带到后面花园,假山湖石围绕之中,有亭翼然,亭中石案之上,摆着一盘围棋,棋子疏疏落落,想来是还未下完的一局残棋。

  毕道凡叫家人斟了两壶酒来,说道:“名将喜棋,高人赏画,古今同好,兄台也有兴致下一盘么?可惜老朽这里,无画可赏!”

  张丹枫微微一笑,一揖说道:“晚生不才,闻弦歌而知雅意。晚生随身携有卷画,虽非名家手笔,或许亦可一观。”将取自石英家中的那幅巨画高挂亭中,毕道凡瞥了一眼,忽地长叹一声,低声说道:“江山无恙我重来。当年写这幅画时,想亦有人下棋饮酒,张兄,你家学渊源,请持白子。”

  两人这一番举动,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传绿林箭是何等紧张郑重之事,他们却在这里赏画下棋。潮音和尚也诧道:“这师侄我亦从未见过,震三界怎么知道他家学渊源,擅于下棋?”云蕾在他身边,忽地回头说道:“他自然知道。这幅画画的可是苏州风景么?”潮音诧道:“你未到过苏州,你又如何知道呢?”石翠凤在旁也冷冷说道:“他自然知道。”

  亭中两人一面饮酒,一面下棋,群豪远远观看,纳闷异常。毕道凡持黑子先下,起手布出“燕双飞”的局势,张丹枫第一步棋,却丢在棋盘当中,直占“天元”之位。围棋术语有云:“金边银角石肚子”,意思是保持边角乃是上乘,抢当中腹地,却是易受入侵,中看不中吃的。

  毕道凡起手所布的“燕双飞”之局,便是保持边角的战略。不料张丹枫意不与他抢夺边角,径占当中。毕道凡赞道:“兄台豪气,果是凌驾前人,竟不屑与我争一隅之地么?”凝思良久,始下一粒,张丹枫却是信手便下,毫不思索,下了半个时辰,棋盘中棋子还是疏疏落落,毕道凡汗涔涔下,忽然站起身来,将盘中棋子一扫,惨然道:“这局棋我不能再与你争了!”

  张丹枫一笑起立,道声:“承让!”将画卷下。绿林群豪耸动,毕道凡瞥了一眼,忽道:“张兄,非是老朽不知进退,你既约了这么多好朋友来,老朽也不能不随俗例,要请教兄台几路剑法。”张丹枫目光闪闪,毕道凡此语,颇似出他的意料,但仍是神色自若,一揖说道:“既然如此,请毕老前辈手下留情。”

  毕道凡从墙角取了一根木棒,笑道:“这叫化棒还用得着啊!”毕道凡的棒乃降龙木所造,坚逾金铁。张丹枫在下首立了个门户,毕道凡知他不肯先手出招,棍尖一指,道声:“留神接招”,手起一棒拦腰扫去,张丹枫道个“好”字,霍地晃身一跳,降龙棒在他脚下一掠而过,他身形未落,剑光已起,一招“白虹贯日”,便向毕道凡“华盖穴”刺到,毕道凡也叫声“好!”降龙棒往下一沉,一招“平沙落雁”,斜拍脉门,正击双胫,一招三式,用得十分老辣,张丹枫猛缩身形,身随剑走,突出一招“日月经天”,剑光如虹,横掠而过,将毕道凡的攻势全都破解。

  毕道凡赞道:“张兄剑法果然绝天下!”蓦地将降龙木棒一个顺势反抽,疾如骇电,看似张丹枫避无可避,他却忽地反身一剑,身法之快与剑招之妙,都配合得恰到好处,恰恰从木棒斜边长身而出,宝剑一抬,碰个正着,火花飞溅,铿锵有声。毕道凡似吓了一跳,抽棒看时,张丹枫已刷的一剑从他颈侧穿过,毕道凡偏身立棒,呼的又旋过来,绿林群豪心中都叫好险。潮音和尚却在诧异,这一剑剑尖只要略略一偏,就可刺中,难道是张丹枫的劲力还不能控制自如?

  毕道凡却知道他有意让了一招,一看降龙棒,并无缺口,哈哈笑道:“你的宝剑与我的叫化棒两无伤损,不必顾忌。”木棒一展,盘、打、挑、扑、圈、抖、敲、撞,施展棍棒神打八法,舞弄得出神入化,张丹枫打点精神,细心应付,只觉他的棍棒带着一种无形的劲力,有如天风海雨,迫人而来。原来若论身法轻灵,乃是张丹枫稍胜,若论内力的沉劲,却是毕道凡高强。

  斗了三五十招,张丹枫使了一招“龙门鼓浪”,剑势排空而至,强劲之极,眼看剑锋已是触及降龙宝棒,忽地被毕道凡横棒一带,身不由己,躬腰欲倒,扑向斜方。只听得呼的一声,毕道凡一棒从他脊骨上扫过,张丹枫反身一跃,跳过一边。绿林群豪心中都道:“可惜可惜!”潮音和尚却在诧异,这一棒只要略略一沉,便可将张丹枫脊骨敲碎,难道毕道凡那样的功力,劲力尚还不能控制自如?

  张丹枫却明白是毕道凡还让了一招,持剑踌躇,正欲设法探问毕道凡真意所在。忽听得毕道凡哈哈大笑,持棒逼来。正是:

  剑光映出当年恨,犹未敲残一局棋。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