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回 滚滚大江流英雄血洒 悠悠长夜梦儿女情痴(2)


  石翠凤续道:“我爹后来常对我说,那恶丐其实不是恶人,而是一个奇侠,言下之意,对他竟似十分佩服。我就不肯相信,那日就如此欺负我的爹爹,强横霸道之极,怎么还不是恶人?我爹做黑道上的珠宝买卖,风险极大,有好几次碰到身家性命的危难,其时总对我说起那个当年的恶丐,今日的‘震三界’毕道凡,说是此事若有毕爷相助,便可化险为夷,说是如此,我爹可从未曾向他求助。云相公,今日我爹为你,居然肯写信给他,可知他爱你逾于自己,比对我还要深厚得多。我而今也不管他是好人还是恶人,是奇侠还是怪物,总之只要他肯拔刀相助为你报仇,我便满心高兴,再也不念他的旧恶。”

  云蕾出神思索,对石翠凤的话竟似不闻。潮音和尚接口说道:“震三界毕道凡此人,你说他凶恶确是恶到了极点,你说他良善却也良善到极点。二十多年之前,我和他见过一面,那时他与我一样是个和尚,还未曾蓄发还俗,也未曾做叫化子。”

  “那时我技业初成,浪荡江湖,是个吃四方的游方僧人。一日到了安徽凤阳,那是太祖皇帝朱元璋的故乡,有首歌谣道:‘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大户人家卖粮食,小户人家卖儿郎,奴家没有儿郎卖,背起花鼓走四方。’可知凤阳虽是‘帝乡’,却非但没有沾着皇帝的光,反而给皇帝定下来的苛捐杂税,弄得民不聊生,一遇荒年,百姓就要四处逃荒。那年也是荒年,凤阳十室九空,灾情十分严重。但却有一处地方富丽堂皇,狂奢极侈,你道那是个甚么地方,那是一间寺院!”

  云蕾奇道:“寺院?寺院不是和尚住的地方吗?”潮音道:“不错,寺院是和尚住的地方,可是那间寺院的和尚,却不与洒家一样,他们是有钱有势的大和尚!在这里说话不必忌讳,我朝的太祖朱元璋少时曾削发为僧,他就是在那间寺院出家的。那本是一间小寺院,朱元璋做了皇帝后,那寺院可就大兴土木,成了名闻天下的大寺院啦。因为皇帝曾在那里出家,所以叫做皇觉寺。

  “皇觉寺的僧人横行霸道,这且不必说了,他们既不持戒律,也不守清规,趁着荒年,竟然大批买入逃荒人家的女儿,养在寺院之中淫乐。我在凤阳一路听得那些灾民谈起卖女儿给寺院之事,这个说得了五百钱,那个说得了三百钱,这些钱还不够买十天的口粮。还有些是迫于无法养活女儿,不给钱也要求寺院要的。我听了心头火起,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寺院,这样的和尚,连我这个狗肉和尚的面子都给他们丢清光啦!

  “那时我不到三十岁,火气比现在大,也不管它是甚么皇觉寺,拽起禅杖便跑去找那住持和尚大骂一通。哪知那些和尚个个都会武功,住持尤其是个高手,全院和尚都跑了出来,要将我生擒活捉,凌辱处死。我和他们斗了半天,打死了好几个,可是寡不敌众,斗得力竭筋疲,眼看就要遭他们的毒手。

  “正在吃紧,外面忽然又来了个游方和尚,手敲木鱼,口宣佛号,大声叫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你们这班佛门败类,敢在这里害人么?’一面念着阿弥陀佛,一面动手杀人,杀得死伤遍地,我看着也心软了,便道:‘师兄,你饶了他们吧!’那和尚道:‘别间寺院的和尚可饶,这间寺院的和尚我恨之入骨!你发慈悲就让我一个人动手。’他一刀一个,竟然来了个斩尽杀绝。皇觉寺里挂有一张比人还高的明太祖朱元璋的画像,可笑得很,寺院里挂皇帝的像,那像中的皇帝,却又不敢画成是削了发的和尚。那游方和尚在朱元璋的画像之前大笑三通,呸的一口浓痰就吐在像上。

  “这乃是大逆不道的惊人举动,洒家虽然也恨欺压良善的官府恶霸,见他对皇帝的画像如此侮辱,心中也不禁大为震惊。这和尚道:‘你不必害怕,朱元璋未做皇帝之前,也不过和咱们一样,他怕人提起他做过和尚,我还恨他玷污了和尚这个称号。你敢杀这些淫僧,为甚么就不敢恨这个纵容淫僧,曾为和尚的皇帝?’他说得火起,竟将那画像一把撕了下来,扯得粉碎。我被他当头一喝,如闻佛法,不再惊恐,合什大笑道:‘痛快!痛快!’”

  “那和尚道:‘杀人痛快,救人可极麻烦。做人也不可只图痛快而畏惧麻烦。’皇觉寺中藏有女子甚多,她们的父母已四散逃荒,加以路途不靖,放她们出去也无从寻觅。那和尚道:‘救人须救个彻底,你我理该护送她们,替她们找到家人。’他说得对极,杀人易,救人难,我们足足花了两个月的工夫,才将那些女子一一送回她们的父母兄弟手上。至于皇觉寺中的财物,自然也都分给了灾民。这件事情,乃是我下山之后所积的第一件功德,此生怎也不会忘记。”

  “我与那和尚相聚两个多月,意气相投,彼此印证武功,也不相上下,遂结为知交。这个和尚便是今日的‘震三界’毕道凡,我可真想念他,可惜自那次别后,便一直没有见过。”

  云蕾听得出神,潮音和尚的故事固然动听,故事中的毕道凡更惹她思疑,听潮音和尚说来,宛如见到毕道凡唾吐朱元璋画像时的那副神气。他为甚么那样憎恨明朝开国的皇帝?实是费人疑猜。云蕾蓦然想起了张丹枫,想起了张丹枫提到朱元璋时的那副憎恨神气,顿觉一片惘然,思潮更乱。

  只听得周山民笑道:“潮音大师,这回你可以见着他了。一个毕道凡已足够那小贼应付,再加上你老,任他三头六臂,插翼难飞。哈哈,贤弟,你的大仇定能报复,你爹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云蕾双目发直,凝视远方,竟然不答山民的话,连潮音与石翠凤也觉甚为奇怪。

  日影近午,潮音和尚一跃而起,说道:“距那白马书生之约,只有四日,咱们该赶去了。”四人鱼贯走出墓穴,云蕾仰望万里晴空,宛如做了一场恶梦。

  潮音和尚的白马最快,云蕾的红鬃战马次之,潮音放松马缰,与云蕾并马而行,故意把周山民与石翠凤留在后面,石翠凤自是极为不悦,可亦无可奈何。

  傍晚时分,到了忻县东的一个小镇,碰到了两拨人马,一拨是太谷的火神弹郝庄主,一拨是饮马寨的蓝寨主,潮音和尚与周山民都和他们熟识,彼此招呼,都是同到震三界毕道凡家赴会去的。潮音和尚一行四人和他们同包下一家最大的客店。潮音和尚要了三间房子,他自己与周山民同住一间,却叫石翠凤与云蕾各住一间,在众目睽睽之下石翠凤哪敢道半个不字。

  这一晚云蕾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忽听得门外有人轻轻弹了几下,云蕾问道:“谁呀?”门外石翠凤的声音低低地答道:“是我。”云蕾怕她闹出笑话,只得戴好头巾,披上外衣,把门开了,但见石翠凤泪痕满面,和身扑入怀中。云蕾轻轻将她扶起,坐在床上,问道:“你怎么啦?”石

  翠凤秋波一瞥,如怨如怒,说道:“云相公,我可不是低三下四之人,我可受不了这口闷气。”云蕾道:“谁给气你受啦?”石翠凤道:“你的师伯与你的义兄,怎么总像有意离间咱们似的,他们简直不把我当做你的妻子看待。是不是他们嫌我配不上你,要替你另选佳人?”

  云蕾忍不住噗嗤一笑,道:“你想到哪里去啦?他们实是一片好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