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梁羽生 > 萍踪侠影录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回 爱恨难明惊传绿林箭 恩仇莫辨愁展紫罗衣(2)


  周山民看了云蕾一眼,微微笑道:“你该换衣服了吧?”云蕾自那日向张丹枫露出本相之后,便换了女儿服饰,这时被周山民提醒,不觉粉面飞霞,低头走进密室,把门关上。周山民一人留在门外,心中甚是狐疑:看云蕾这个样子,莫非在她未识破仇人面目之前,竟已到了和他熟落无拘的地步?

  云蕾在密室里打开行囊,脑海中不觉又泛出张丹枫似笑非笑的样子,“小兄弟,小兄弟——”那令人心魂动荡的声音,又似在耳边响了起来。云蕾随手取出几件女装衣裳,狠狠地一件一件撕成两半。她恨甚么?恨这些衣裳吗?不,她自己也不知道恨的是甚么,只是心中的抑郁却好似随着这裂帛之声而消散空溟,又好似撕毁了这些衣裳,就等如撕毁了自己的记忆。她真愿意自己真是一个男儿,如果是一个男儿的话,也许会少了许多苦恼。

  云蕾一件一件的撕下去,突然停下手来。她手上提起的是一件紫色的罗衣,记得露了女儿本相之后,第一晚换的就是这件衣裳,记得那时张丹枫露出异样的目光,啧啧地称赞自己的美丽。云蕾叹了口气,把罗衣一展,瞧了又瞧,这是张丹枫赞赏过的衣裳啊!她轻轻地抚摸那柔软的丝绸,又轻轻地把衣裳折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好,不再撕下去了。

  密室外传来了周山民踱来踱去的脚步声,云蕾猛然醒道:“我在这里发傻,周大哥可等得不耐烦了!”随手翻出一件男装衣裳,匆匆换上,走出门来,只见周山民倚在外边的石门说道:“你听那马蹄之声,来人已在一里之内。到这荒郊墓地来的,必定不是寻常之人,你精神如何,能用剑吗?”

  云蕾道:“还可对付。周大哥,你再给我说说绿林箭之事吧。”周山民想不到她在这个时候,还会和他闲聊,诧道:“绿林箭这时想已传遍各地,还有甚么可说的呢?”云蕾道:“这山西一省,有哪些厉害的绿林英雄?”周山民笑道:“哦,你是担心报不了仇吗?山西省的绿林高手可多着呢!啊,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事,你的二师伯潮音大师新近从蒙古归来,正在此地,只怕他也知道我们传绿林箭之事了。”

  云蕾奇道:“是吗?他几时到了蒙古?你碰见他吗?”周山民道:“我没碰见,听人说的。嗯,不要响,你听,有人在外面叫你!”话声一停,果然听得有人在外面叫道:“云蕾,云蕾!”这正是石翠凤的声音,云蕾怔了一怔,正想说道:“不要开门!”周山民却已把她放了进来。

  石翠凤旋风一般地飞跑进来,一见云蕾,喜出望外,欢声叫道:“云相公,你果然还在此地!”说着,说着,不觉滴下泪来,又哭又笑。周山民道:“云相公伤势刚好,你不要嘈吵他了!”石翠凤这才看到周山民也在旁边,柳眉一竖,怒道:“我们夫妻之事,你管得着!”上前靠近云蕾,低声问道:“云相公,你着了黑白摩诃的毒手么?”云蕾道:“你不用担心,现在已经全好了。”轻轻拉起石翠凤的手,道:“周大哥说得不错,我是想歇一会儿,你看,天色已经晚了。”石翠凤面色涨红,心中怒道:“你就帮着你义兄,全不把我放在心上。”可是云蕾既然如此说法,她也不好发作出来。

  周山民在旁边噗嗤一笑,石翠凤横他一眼,道:“你笑甚么?”云蕾插口道:“我肚子饿啦,石姑娘,麻烦你给我弄饭,这里有米,还有肉脯和腊羊腿。我暂时歇一歇,饭熟了你再叫我。”自顾自地走进密室,周山民也想跟着进去,刚刚走了两步,石翠凤忽然怒声叫道:“喂,你来帮我倒水洗米!”周山民好不尴尬,只好退出,云蕾向他微微一笑,好像小孩子做了一件恶作剧,甚为得意。

  周山民闷声不响地帮石翠凤洗米、生火、弄饭,石翠凤也闷声不响,毫不理睬于他,显然还在生气。云蕾在密室里独自思量,在想怎样将他们撮合,听外面两人毫不交谈,不觉暗笑:不是冤家不聚头,翠凤如此恨他,想必是以为我偏向义兄,故此,对他心有芥蒂,若然她知道我和他同是一样的女儿身份,岂不要哑然失笑?嘴中咀嚼着“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说话,忽然想起自己与张丹枫初见之时,也是对他憎厌,又不觉轻轻叹了口气。

  云蕾胡思乱想,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听得石翠凤敲门叫道:“云相公,饭熟啦!”云蕾这才如梦初醒,开门出来,一眼瞥见石翠凤和周山民互不理睬的尴尬模样,不觉又失声笑了出来。

  石翠凤和周山民都抢着替云蕾盛饭,石翠凤又横了周山民一眼,云蕾微微一笑,接过了石翠凤递来的饭碗,周山民想起自己太过着迹,心怕云蕾见笑,面上又是一红。云蕾道:“翠凤,我这位周大哥乃是日月双旗金刀少寨主,见多识广,又是极好的好人,你该多向他请教。”石翠凤“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的义兄自然是个了不得的英雄豪杰,要不然你怎会那样听他的说话!”

  周山民尴尬苦笑,云蕾解开僵局,笑问石翠凤道:“周大哥说,你那天赶着回家,怎么又出来了?”石翠凤道:“我回到家后,不多一会,爹爹也回来了。他面色非常沉重,好似有甚么极大的心事一般。我问他见着你没有,他说没有见着,但已确实知道你还在黑白摩诃的古墓之中,不过有人不许他见到你。我听了非常奇怪。”

  周山民也觉十分奇怪,忍不住插口说道:“你爹爹武功超卓,威震绿林,谁敢拦阻?”石翠凤听他称赞自己父亲,对他恶感稍减,却仍是偏着头对云蕾道:“我再三问爹爹,那是谁人,爹爹总不肯说,只说他天不怕,地不怕,只是那人的说话不能不听。又说那人说过我的婚事包在他和云相公的身上,所以叫我不要心烦。”说至此处,石翠凤两颊飞红,低头弄衣,不敢和云蕾的目光相接。云蕾心中暗笑,又是欢喜,又是悲哀。暗笑石翠凤的那片女儿羞态;欢喜石英对张丹枫的尊崇;悲哀的却是自己的遭遇。她已知道石英所说的那人乃是张丹枫,但却不愿明说出来。

  石翠凤接着说道:“这十多天来,我爹爹行事十分古怪,平日他有甚么事都和我说,这十多天来,却事事都瞒着我,那白马小贼的来历,那张图画的来历,以及拦阻他的人是谁,这种种怪事,都不肯向我透露半点。我生气他也不理,却要我立刻替他送信。”云蕾奇道:“送信,送与谁人?”

  石翠凤微微一笑,道:“送给一个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奇人,这时不先说与你知,你若愿意见那奇人,明日与我同去。”周山民道:“山西省内有甚么大名鼎鼎的奇人?是蓝大侠吗?是郝庄主吗?是——”石翠凤“哼”了一声,道:“别胡猜啦,你虽然是大名鼎鼎的金刀少寨主,也不见得能识遍江湖上的奇人。”周山民碰了一个钉子,闷声不响,云蕾笑道:“你们别尽抬杠啦。这么说,明天我与周大哥都跟你去。时候不早,我要睡啦。”推开小门,走进密室。

  石翠凤略一迟疑,也跟着走了进去,云蕾柔声说道:“凤姐姐,那边还有一间房子。”石翠凤又羞又气,站定脚步,正想说话,只听得周山民又叫道:“呀!这古墓里面真是别有天地,有如地下宫殿一般,除了这个大厅,还有好几间房子,真是太好啦。你们一人睡一间房子,我睡在大厅替你们守夜。贤弟,你伤势初愈,还要静养,早些睡吧,不要劳神多说话了。”石翠凤面红直透耳根,霍地跳了出来,只见周山民似笑非笑的眼望着她,不再言语。石翠凤恨不得一刀把他劈为两段,气呼呼地推开左边小房的房门,好半夜还睡不着。

  第二日一早,三人起来,云蕾和周、石二人点头说话,他们二人却是互不理睬。三人弄了早饭,吃过之后,正想出门,只听得远处一声马嘶,周山民跳起来道:“这马来得好快!”话犹未了,马蹄之声已是越来越近,又是两声长嘶,石翠凤“咦”了一声,说道:“好像是那匹白马的叫声!”云蕾面色苍白,摇摇欲倒,周山民拔刀叫道:“好,他倒先寻我们来了,合力斗他!”云蕾伸手拔剑,手指颤抖,宝剑还未出鞘只听得“轰隆”巨响,石门已给来人撞开,沙石飞扬,一匹白马飞奔而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